回應廖秀冬局長有關空氣污染的言論

新聞稿 - 2004-11-08
綠色和平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今早出席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時,談及本港空氣污染的問題有以下意見。

綠色和平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今早出席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時,談及本港空氣污染的問題有以下意見。

(一)待人以嚴 律己以寛

廖局長指來自珠三角洲的污染及路面運輸為香港空氣污染的最大元兇;卻對本港最大的污染源──燃煤發電廠──只輕輕帶過。事實上,香港面積只是珠三角洲的百份之二點六,卻排放了本地區百分之二十的氮氧化物,百份之十三的二氧化硫,百份之十二的可揮發有機化合物,百份之五的可吸入懸浮粒子。上述的數字有力的證明,香港不只是區域空氣污染的受害者,也是主要污染者。要改善珠三角的空氣污染情況,香港責無旁貸。

在節目中廖局長亦提過,內地的電廠正逐步安裝脫硫及其他滅少排污設施。但卻對香港的十六台燃煤機組中(中電八台,港燈八台),只有港燈的其中三台安裝了脫硫設施的事實隻字不提,更避談兩家發電廠排放了本港九成的二氧化硫、四成五的氮氧化物及三成七的懸浮粒子的問題。

政府一直將矛頭直指廣東,指摘廣東省的汽車及電廠排放污染物,導致本港空氣質素變壞。事實是:廣東省政府已有詳盡的改善空氣質素計劃,從交通及發電廠入手著力減排,並致力引進可再生能源。相反在一河之隔的香港,卻只從的士及小巴這些「小修小補」的地方入手,置燃煤發電廠的最大本地污染源於不顧。廖局長這種「待人以嚴、律己以寛」的論調,真的教人大開眼界。

(二)只見樹木 不見森林

中電自1996年起引入天然氣,令其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和空氣污染物(主要是二氧化硫)的排放量略有降低。可惜,由2001年開始,「由於用煤增加,我們未能達到持續改善氣體排夜的目標。用煤量佔燃料總用量的比例增加,令2002年及2004年每度電的平均氣體排放量比2001年為高…其中,二氧化硫排放量大幅上升,2003年比2002年增加接近一倍。」(中電集團,「社會與環境報告2003」,頁32)。同時,就2003年的中電的天然氣機組表現來說,本可最高供應3,230兆瓦的天然氣(1,355兆瓦來自青山發電廠和1,875兆瓦來自龍古灘發電廠),後因內地天然氣價格上升,令中電減少天然氣的使用,最後天然氣的供應只佔最高天然氣機組容量的29%。

天然氣為化石燃料的一種,與煤和石油一樣,燃燒時會排放二氧化碳和空氣污染物,亦會有用盡的一天。根據美國能源資料署2002年1月1日的統計,世界天然氣蘊含量約為5,451兆立方呎,(其中前蘇聯地區佔了35.9%,中東地區佔了36.2%,亞洲佔7.2%,中國大陸只佔0.9%)預計全球天然氣只可供世界使用60年。(可參考:http://www.npf.org.tw/PUBLICATION/SD/091/SD-R-091-016.htm, 08/11/04)。綠色和平認為,廖局長鼓吹天然氣根本是一個短視的假辦法,變相令香港與大陸爭奪這種天然資源。

廖局長於節目內不停提及增加天然氣,卻隻字沒有提及全無污染、安全和用之不竭的可再生能源,如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能的發展。發展可再生能源才是根治區域性空氣污染的最有效和長遠的出路。廣東省有3300多公里的海岸線,屬風能資源豐富的地區,估計潛在發電裝機容量可達約30000兆瓦以上,南澳風電場是全國第二大的風電場。特區政府絶對應該鼓勵電力公司發展華南地區的風力。

(三)為電費加價開路

廖局長表示如果電廠增加燃燒天然氣,由於天然氣的成本比煤貴,有可能會提高電費。她說她有可能會計算錯誤,但一個粗略的估計,可能要加上9%的電費。這是第一次有官員明言,為了要電廠改善氣體排放,我們要多付電費。

長久以來,兩間電力公司在《利潤管制協議》的庇蔭下,保證了其回報率為其固定資產的13.5%。中華電力去年賺��超過70億的利潤,香港電燈則賺取了超過60億的利潤。假如特區政府把利潤保證稍為調低1%,這已是一筆可觀的數目,可以用於改善空氣質素。而並非附和電力公司將清理污染物的成本轉嫁消費者。

Notes:

傳媒查詢:
陳宇輝 綠色和平副項目主任 
28548312 / 97728860
張韻琪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28548323 / 60766781
鄧淑儀 綠色和平傳媒主任  
28548326 / 94840167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