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插煤灰湖求煤廠安息

中電燃煤污染香港逾一百年

新聞稿 - 2006-03-26
綠色和平二十多位成員,今天闖進中電位於龍鼓灘稔灣附近的煤灰湖,把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乾涸了的湖面上,寓意中電嚴重污染環境,損害市民健康的一百零六年,位於青山的燃煤發電廠必需儘快「安息」。綠色和平並要求中電立即承諾一個減少燒煤的時間表,逐步取締排放大量空氣污染物的燒煤發電。

綠色和平成員二十多位成員,闖進中華電力位於龍鼓灘稔灣附近的煤灰湖,把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乾涸了的湖面上,寓意中電污染環境及損害市民健康一百零六年。綠色和平要求中電立即承諾減少燒煤的時間表,逐步取締排放大量空氣污染物的燒煤發電。

綠色和平成員二十多位成員,闖進中華電力位於龍鼓灘稔灣附近的煤灰湖,把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乾涸了的湖面上,寓意中電污染環境及損害市民健康一百零六年。綠色和平要求中電立即承諾減少燒煤的時間表,逐步取締排放大量空氣污染物的燒煤發電。

綠色和平成員二十多位成員,闖進中華電力位於龍鼓灘稔灣附近的煤灰湖,把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乾涸了的湖面上,寓意中電污染環境及損害市民健康一百零六年。綠色和平要求中電立即承諾減少燒煤的時間表,逐步取締排放大量空氣污染物的燒煤發電。

綠色和平成員二十多位成員,闖進中華電力位於龍鼓灘稔灣附近的煤灰湖,把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乾涸了的湖面上,寓意中電污染環境及損害市民健康一百零六年。綠色和平要求中電立即承諾減少燒煤的時間表,逐步取締排放大量空氣污染物的燒煤發電。

「中電遍佈在亞太地區的煤電業務,在05年已為全球帶來了311億港元的外在成本*,較去年上升約百份之四。而單在香港,眼前的青山發電廠亦已帶來了135億港元的外在成本。」綠色和平空氣污染項目主任周思中指出。

「舉例來說,中電因為燃煤發電在05年已排放了46,100噸二氧化硫。二氧化硫引起如哮喘和支氣管炎等呼吸系統疾病,導至酸雨等,都是外在成本,都是轉嫁至市民和環境身上的成本。」

就利潤管制協議的第二期諮詢,綠色和平在三月中展開了一個網上行動,邀請廣大市民將他們對電力公司的意見電郵至經濟發展及勞工局。截至昨天,綠色和平已收到超過1300位市民以個人名義,自願發電郵到經濟發展及勞工局。

「中電在香港已一百零六年歷史,由最初燃油到今天燃煤,不斷的破壞環境,是我們城市最大的污染源頭。我們今天帶著參與網上行動的市民的意願,把這一百零六個十字架插在煤灰湖上,嚴正的告訴中電,燃煤發電已到了結束的時候。」周思中說。

「參與網上行動的市民,經已很清晰地表達了他們的意願,希望中電減少燒煤。中電不能再迴避問題!」周思中強調。

中電早前一大輪電視和報章廣告攻勢,發出了大堆混亂的訊息,既指燃煤是中電不可或缺發電燃料、又指天然氣發電量將佔五成,又說燃煤現只佔中電約四成發電 量。周思中批評:「中電提出的訊息,有混淆公眾視聽之嫌;燃燒天然氣所排放的污染物無疑比燃煤少,然而若中電燃燒天然氣同時沒有減少燒煤的目標,繼續大量 燃煤,那只是轉移視線沒有解決真正問題」。

「中電自稱以香港為家,她對於十年,十五年,甚至更長遠的能源發展,究竟有甚麼計劃?何時才明確提出一個逐步減少燒煤的方案?還是會繼續推卸責任,迴避市民的聲音?」周思中質疑。

綠色和平要求,中電須在四月二十五日舉行的股東周年大會上,正面回應市民的訴求,提出一個逐步減少燃煤的目標和時間表,清晰交代中電對於燒煤發電在香港未來的發展方向。

Notes:

*綠色和平採用歐洲委員會的一份研究報告,計算發電站對社會帶來的「外在成本」,包括發電廠的空氣污染物、溫室氣體和污水排放,對居民健康、全球暖化、酸雨對樓宇的侵蝕,對糧食生產和自然生態系統的破壞等等。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