輻射如影隨形

專題報導 - 2011-04-10
終於到了旅程的最後一日,來到了基輔以西300公里左右,有一個叫Rokytne的小鎮,是當年事故被輻射塵污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Prentice Koo/Greenpeace

輻射的影響對當地仍如影隨形,比如說,在這裡的市集內會突兀地出現一座實驗室,就是用來抽查產自當地的食物,特別是牛奶、蘑菇、野莓食物等。因為當地人非常喜歡吃壓碎的乾磨菇,當香料來配麵包、意粉和雲吞等食品,不過現時當地有錢一點的人都不會這樣做了。因為要這樣煮,需要將磨菇先以清水浸幾小時,再煮熟,希望用水稀釋當中的輻射物銫。

而在鎮上唯一的門診中心,在探熱和量血壓等一般慣性檢查外,也得加添量度體內輻射水平的測試儀,因為輻射已經成為居民不適的主因之一。我也做過測試,發現自己體內只有300貝可左右,與他們的體內的數千貝可、甚至數萬貝可的高水平輻射,我剎那發現了他們的不幸和無奈。

我在切爾諾貝爾的旅程就此畫上一個句號,遺憾可去的地方不多,不能多感受輻射對當地人的影響。但身在香港的你,仍有機會在這個星期六,透過我們的《切爾諾貝爾25週年》回顧展覽,一窺當地的情況,再想想,香港有沒有機會、不知在哪一天又會變成下一個輻射家園

本文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