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是塑膠怪

專題報導 - 2019-07-17
我穿著用500個回收塑膠袋製成的衣服,在超市前化身「塑膠怪」,與往來的民眾對話,邀請大家一起重視塑膠包裝氾濫的問題。

作者:綠色和平志工姚皓婷

照片中間就是我,和專案主任一起將訴求帶給超市,希望超市能採取行動,減少氾濫的塑膠包裝。

我站在超市前面,面帶微笑地向一些從超市出來,提著大大小小購物袋的民眾打招呼。有些人看著我若無其事地轉頭離去,也有些人害羞地微微一笑頷首致意。那天天氣悶熱,接著下起大雨。我在雨中把握機會和每位民眾對話,希望他們能夠重視每一個商品過度包裝的問題。

小姐!你會不會覺得青菜其實不需要外面那層塑膠袋?「對,沒錯,謝謝你也認同,我們都會自備購物袋,大可以改用裸賣的方式讓大家購買。」「大哥,這些泡麵都沒有散裝,你會不會買超過自己想要的量啊?真的,很容易浪費,我也這樣認為,而且外面又用更多的紙板和塑膠膜把它組裝起來,又是另一種浪費。」

我們生活在塑膠王國裡

「從1950年開始,全球總共生產83億噸的塑膠產品,重量相當於10億隻7.5噸重的大象,或者8,000萬隻100噸重的鯨魚。」我站在超市外,腦海裡浮現出10億隻大象的身影。要怎麼樣才能讓地球上擁有的是10億隻大象而不是和10億隻大象等重的塑膠呢?

當鈍重的、來回輾壓的無力感席捲全身,我才發現這不是一個浪漫或是愉快的工作,儘管自己面帶笑容卻不由自主地感到悲傷。在每一次的轉身,我都能聽見颯颯的聲響,就像秋天在庭院裡灑掃滿地落葉一樣,聲音質地鏗鏘有力又清脆;在每一次的呼吸,我都能感受到都市的五味雜陳,譬如菜市場的魚腥味或是小吃店的油煙味。氣味和聲音相互交織縈繞在我身上,這些東西來自大自然,卻很難在自然界裡消除。我凝視著身上的塑膠裝,來自回收廠的各式塑膠袋,層層堆疊出華麗衣裳,這些包裝使用過後遭人遺忘,遺棄在世界的另一角,彷彿靜止一般,在時間軸遙遠之外的端點上才有機會畫下句點。

我憶起電影《北方一片蒼茫》裡女主角身著薩滿服在大雪裡翩翩起舞。她隨著光線的律動旋轉著,長及腳踝的頭髮在雪地裡形成鮮明對比,手持鈴鼓閉上雙眼深深的吸吐大地的芬芳。在臺灣的我們無法踏上厚厚的雪地去感受寒冷氣息,但我喜歡雪,也喜歡正午在雪地間的陽光。我熱愛大自然的一切包括金黃色的稻田、蓊鬱的青山和蔚藍的海洋,我也醉心於清晨鳥兒們盤旋於空中或是魚群在海洋裡悠遊的身影。究竟我們該如何把握大自然的美好呢?我們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這個世界?我們是否有能力把所有喜愛的事物保留下來?這些問題每日我都在思索著,不過似乎單單只有我自己思考著還不夠,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在享受自然資源的同時能一起思考並做出選擇,這些問題才能化為實體,變成某種解決方案並且成為一種行動力去改變這個世界。

超市門口,很多消費者都願意停下腳步,一起檢視購物袋裡的商品,是否有不必要的塑膠包裝?大家都希望看到,超市思考源頭減量、推廣重複使用的創新方案。

為每一個生命作出選擇

對於正在經歷「第六次生物大滅絕」的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在面對琳瑯滿目的商品時,可以多花一秒去思考每次消費背後代表的意義。畢竟我們都有能力去打造自己所想要的理想生活,所以當把保護環境這樣的思維不再視為一種口號而是一種生活型態,我們才有辦法真正去解決現在所有龐大的污染問題,和社會資源不平均的狀況。每一個人的能力其實是無限質,不只是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和心態,也能影響家人和朋友,甚至還能夠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合作、社群與社群間的努力將改變的能量放到最大,去引導政府和企業走向更正確的道路。

在迎來生日的前夕,我想我會把許願的機會讓給地球:如果可以我仍然想要騎著腳踏車沐浴在夕陽的餘暉下緩緩滑過山坡道,被微風輕柔地擁抱著,凝視山群結束疲憊的一天;如果可以我仍然想要後代的子孫都能和我看到一樣美麗的風景,而不是滿坑滿谷的回收物曝曬在炎熱的陽光下,四周沒有山也沒有海,只有濃濃的惡臭蔓延開來。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這顆美麗的星球並不只居住了人類,動物也同樣辛苦地在經營牠們的家園。當然用人類的角度來看,這些自然資源也不只是屬於我們這一代,下一代的人們應該擁有同樣的權利可以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