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歷史上二氧化碳濃度首次突破400ppm關口

專題報導 - 2013-05-23
2001 年,我大學畢業,開展讀植被生態學研究生的課程,第一次接觸到「全球變化」的概念— 研究全球宏觀生態系統的轉變,了解升溫、降水格局改變為主要特徵的全球氣候變化。我的碩士研究方向是用遙感衛星影像,觀察陸地植被生態系統的改變,從地球衛星軌道高度上,經過訓練的雙眼逐漸可以觀察得到地球的呼吸吐納、律動有時。人類的擾動清晰可見。

作者: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專案經理李雁

那一年,高爾的電影《不願面對的真相》還在構想,「氣候變遷」仍屬於生僻術語。雖然《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生效已有7年,但人類文明第一個控制溫室氣體的量化減排條約《京都議定書》還有4年才能正式生效。那年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平均水準接近 370ppm 左右,已經比工業革命前的水準 280ppm 高出一大截。

12 年過去 ,2013 年5月9日,夏威夷Mauna Loa 監測站的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平均水準已達400.03ppm,我們迎來了人類誕生以來首個超過 400ppm 的日出。

(5月28日更新:監測站隨後修訂數據,指5月9日的二氧化碳澴度為399.89ppm;真 正突破400pp為5月26日,達 400.59ppm)

甚麼是 400ppm?

科學家用冰芯中包裹的史前大氣樣本,還原距今 80 萬年的高精度二氧化碳濃度曲線,未曾超過 300ppm,其中人類誕生之後的這二十多萬年二氧化碳濃度均在 180 - 280 的範圍內變動。再向古遠地質歷史時期追溯,大氣成分只有片段可循,根據古海洋沉積構造裡的浮游植物化石推測,上一次超過 400ppm 可能是距今 450 萬年前。然而,古氣候史上,10 個 ppm 的濃度提升可能要花一千年。全球關注與驗證二氧化碳濃度上升的趨勢也已經有四十多年。可是近一代人還未能扼住溫室氣體快速攀升的趨勢。

當然嚴格來說,400ppm 可能是短暫的瞬間值。6 月後北半球普遍入夏,廣闊植被繁茂生長、光合作用加劇,大氣中 CO2 濃度曲線或將回落到 400ppm 之下,冬春再破新高。因此,今年的年均濃度目前依然未知。但曲線的不斷上升趨勢強勁,逆轉跡象依然無處可尋。

一觸即發的反常實例

生態學有點像占卜,常發出含混不吉之言。讀書時理解生態系統與自然環境回饋的自然邏輯、癡迷於進化論,地球系統的複雜性和韌性令人敬畏,其脆弱同樣令人震驚 — 關鍵節點受壓一旦超過閾值,鏈條斷裂、扳機拉動,崩潰隨時可能到來。最典型的案例之一,是氣溫升高會加劇寒帶凍土苔原消融,埋藏其中的大量甲烷將釋放到大氣中,而甲烷作為溫室氣體的升溫效應遠比二氧化碳強力的多,進一步加劇升溫,形成不可逆的迴圈。海冰消融也是一例,融冰愈快,暴露出的深色海水吸收更多熱量,加快融冰。近幾個夏天,北極海冰超於預期的大幅消融、北極圈的快速變暖既是實例。

 

400ppm 的破壞

二氧化碳濃度跨過 400ppm 門檻的那一天、那一周、甚至那一年,太陽還會照常升起,地球照轉水照流,但人類和地球畢竟進入了新的時代,找到回去的路將會更加艱難。

在可能升溫 4 - 6 度的未來,全球糧食減產,耕地、淡水資源大範圍重新分配,熱浪、低溫以及旱澇災害越發頻繁,沿海最發達地區面臨海平面上升、侵蝕、颱風,海洋酸化引起的生態系統生產力退化和物種滅絕,等等進程,都有力量搖動脆弱文明的根基。在未雨綢繆時人類尚各自為政,大雨傾盆時又能否共度難關?

篤信科學的人類,能夠依據已有觀測和理性作出最合理的判斷 — 人類活動帶來的溫室氣體排放加劇氣候變化,為了避免災難我們需要減少碳排放、即早穩定大氣中溫室氣體;同樣信仰技術的我們,能否用手中已有的綠色技術推動新的文明變革?

氣候變遷已然發生,但並非無法挽救。我們其實有很多方法應對氣候危機。請與綠色和平攜手

  1. 推動發展可再生能源,逐步淘汰煤炭等污染能源;
  2. 鼓勵節能減碳,提升能源效益,增加綠色建築;
  3. 保護原始森林,減少排放溫室氣體。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