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漏油悲劇,可否不再重演……

專題報導 - 2018-04-13
3月底,印尼遭受過去十年來最大的環境災害。婆羅洲外海發生油管漏油事故,油污蔓延近半個臺北市大小的海域,造成5名漁民死亡,嚴重影響當地居民和生態。

您以為家園可與煉油廠、輸油管相安無事,然後一覺醒來,油污、火舌、濃煙就在咫尺之外......

3 月 31 日,印尼婆羅洲一條海底油管破裂,釀成大規模漏油,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事故造成 5 人死亡,油污更波及 60 公里海岸線及 129 平方公里海域(近半個臺北市面積大小)。綠色和平專案團隊走訪當地,密切監督事態發展,避免悲劇重演。

印尼婆羅洲外海因海底輸油管破裂,造成漏油,引起大火,黑煙直竄天空。

凌晨 3 時 30 分,尚未到晨禱時間,但馬加沙利村(Margasari Village)村長 Ride 漫長而奔波的一天自此展開。他接獲村民告知,油污正逼近位於印尼東加里曼丹省(East Borneo)巴里巴板灣(Balikpapan Bay)的附近村落。這對有一半都蓋在水上的村莊來說,可不是件好事。

馬加沙利村的村長 Ride 背後的漁船,停泊在受污染的海面,比鄰印尼的國有石油公司 Pertamina 煉油廠。

Ride 的首要任務,是要讓村民冷靜下來,並警告村民千萬不要點火,「我致電政府部門、警方及軍方尋求協助,同時勸止村民不要吸菸,或按照日常習慣在清早烤魚。」他說。經過大清早總動員清理油污,村民總算能稍事休息。

當地居民圍觀因海底漏油引起的大火黑煙,其後,上百人通報出現呼吸困難、噁心和嘔吐症狀。

就在此時,有村民發現 400 公尺以外的漏油現場海面濃煙密佈,火勢更迅速蔓延……是否需要全村撤離?Ride 視察過後決定暫時不須疏散,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正確。潮水漸遠離海岸,大火亦於數小時後撲滅。可是,不少漁船、貨船於事發海域作業,印尼當局於事發後 4 日公布,共有 5 人不幸於事故中喪生。

當地漁民將海面上的油污撈起。

解決生態災難沒有捷徑,村民與緊急應變人員努力清理一袋又一袋油污,盼海洋回復蔚藍,但漏油遺禍遠不止於此。Ride 說,事發後刺鼻氣味持續,健康中心更擠滿求診者,大部分都染上呼吸道疾病,他估計,村裡最少有 1,250 個家庭蒙受健康風險。

一隻短吻海豚因受到海水被油污污染而死亡,屍體被沖到沙灘上。

救災分秒必爭,油污也是對海洋生物的死亡之吻。棲息地遍布東南亞的短吻海豚(Irrawaddy Dolphin)亦不能倖免,受到油污污染而死亡的屍體被沖到沙灘,令人不忍。印尼的國有石油公司 Pertamina 竟然在事故發生後意圖置身事外,事隔數天才承認責任,指位於海平面以下 25 公尺的一條輸油管道破裂,釀成事故。

空拍圖呈現出受到油污波及的上千棵紅樹林。

生態系統融為一體,海陸之間哪有明確界線?油污波及最少 129 平方公里海域──面積超過 18,000 個標準足球場大小,近半個臺北市大小。而從航拍照片所見,油污更已蔓延至卡里安加村(Kariangau village)的紅樹林。

長鼻猴也紛紛逃離受到油污波及的紅樹林。

走近一看,紅樹林已變成兩截顏色,根據印尼環境及森林部發布報告,事故已殃及34 畝紅樹林生態系統,範圍比臺北淡水紅樹林保護區還大。連被印尼政府列為當地25 個瀕危物種之一的長鼻猴(Proboscis monkey),也無從迴避油污。

油污影響當地漁民生計,漁民 Rustam 拿著一籃未能通過出口檢驗的螃蟹。

自然生態首當其衝,漁民生計也大受打擊。就像當地漁民 Rustam 手中一籃子滿佈油污的蟹,根本不能銷售。微生物學專家 Hilda Meutia 指出,除了肉眼可見的海洋污染、引發皮膚與呼吸道疾病,漏油更會釋出有毒重金屬及致癌多環芳香烴(PAH),積累在生態系統中,對居民及各種生物造成長遠甚至永久的傷害。

一名卡里安加村男孩走過受到污染的海邊。海底漏油將影響當地生態長達數年之久。

卡里安加村孩童的風箏,也無法飛越滿岸油污。漏油是下一代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惡,由當地 23 個團體組成的「反油污大聯盟」,就批評 Pertamina 未有即時向當局及居民通報,至今亦缺乏有效措施阻止油污擴散,聲言將會訴諸法律,要求Pertamina 承擔責任。

綠色和平派員前往監測受污染的海域。

正如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海洋項目主任 Arifsyah Nasution 所言:「當務之急是要求石油公司 Pertamina 必須就這次漏油事故及後續影響負起全責。印尼政府也應該把災後復原工作放在首位,並制定長遠預防措施,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化石燃料在不少人眼中猶如無價寶,但背後的環境代價,是由誰來承受?綠色和平呼籲印尼政府積極發展再生能源,減少依賴化石燃料,別讓漏油悲劇延續下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