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澳案 經濟部不要再誤導民眾

專題報導 - 2018-05-02
供電穩定與環境保護並非二擇一,加速發展再生能源,以再生能源作為電源開發的選項,才是解決現有困境的關鍵。

綠色和平再生能源專案主任  蔡佩芸

原載於蘋果日報

持續延燒的深澳案,迫使經濟部和台電終於出來面對社會各界的質疑聲浪。但,令人遺憾的是,政府仍選擇用各種不相干的資訊來模糊焦點。首先,面對高污染的燃煤電廠,經濟部竟然說出要「打造世界第一流的深澳燃煤電廠」,試圖用「世界一流」的文字來粉飾高污染燃煤電廠的事實。諷刺的是,台電聲稱要仿效日本的磯子電廠,但根據台電自己的資料,2025年才要上線的深澳電廠,它所排放的粒狀物、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都比2009年商轉的磯子電廠都要高。一座2025年上線的燃煤電廠,比起16年前的技術,還排放更多的空氣污染物!這樣的技術,經濟部還敢聲稱是世界一流,顯然就是在玩文字遊戲,誤導民眾。

再者,分析經濟部提供的資料,其中一大盲點就是,深澳電廠的比較基準都是老舊的燃煤電廠,而不是跟污染較低的天然氣,甚至是再生能源做對比。打個比喻,經濟部就像是在一堆爛蘋果當中,硬要選擇一個相對不爛的,然後說這個不爛的蘋果也可以吃。如此的政府,究竟要如何在年底的大選中,贏得民眾的信任?

針對燃煤電廠所造成的空污,我們必須不厭其煩地指出,即使是超超臨界機組,它與燃氣機組相比,硫氧化物排放仍然是燃氣的15倍,氮氧化物則是1.7倍,懸浮微粒則是4倍,也就是說,經濟部所謂的空污改善,都是對比爛蘋果,它始終不拿較高效率的燃煤與燃氣,甚至是再生能源做對比。更重要的是,經濟部始終也沒有回應燃煤電廠將產生大量的重金屬污染的疑慮。

根據聯合國環境總署出版的《2013全球汞評估報告》指出,燃煤發電是全臺汞排放的最大來源,僅在2010年就排放2877公斤,這些排放的汞,部分將經由食物鏈回到人體。許多研究已經證實,汞會危害孩童的認知與神經發展,汞的毒性高,即使是非常小的劑量也會帶來嚴重的健康危害。日前已有醫師團體憂心鄰近電廠的瑞濱國小的孩童健康。反觀經濟部,不僅無視重金屬污染,還高調地表示,火力發電不是空污元兇。

面對質疑,經濟部始終沒正面回應,反而開始用南電北送的議題,試圖在空污的議題上,造成南北之間的對立。其實,關於南電北送的議題,可以分成三個層次回應:

首先,民眾並不反對電源開發,反對的是以燃煤發電作為電源開發的唯一選項。在面對氣候變遷與空氣污染的威脅下,全球都將積極淘汰燃煤發電,但臺灣卻仍把燃煤作為深澳的唯一選項,令人大嘆能源轉型開倒車。事實上,供電穩定與環境保護並非二擇一,加速發展再生能源,以再生能源作為電源開發的選項,才是解決現有困境的關鍵。

第二,為了追求穩定供電,不能只思考開源,「節流」也是需要面對的課題,我們必須認真面對臺灣用電持續成長的事實。其實,節電就是最乾淨的電廠。誠如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所言,北部的縣市若大力推動節電,其實就不一定要蓋燃煤電廠。只是,節電不只是政府的責任,全民都應該要有共識,惟有致力於節電,我們才可能找回乾淨的天空。

最後,若真如經濟部宣稱,要解決南電北送的問題,才必須要蓋深澳電廠。先不管以臺灣的地理尺度是否真有跨區送電的疑慮,要解決空污,關鍵是中南部的老舊燃媒機組,應該要明定提前退役的時程。我們必須追問,按照政府現有的規劃,新增深澳電廠的同時,中南部的燃煤電廠並沒有明定對應的退役時程,也就是說,建深澳電廠對解決中南部的空污並無直接的關連。現在的情況是,建了深澳,中南部的煤電廠也不提前退役,所以導致2025年後燃煤發電的裝置容量不降反升,這說明了經濟部只是藉由南電北送的議題在模糊焦點。

政府最喜歡談前瞻,但從前瞻的視野來說,我們值得更好的電源開發選項,同時,政府也要把這1000多億的預算,投入節電與儲能設施。若經濟部仍迴避社會疑慮,選擇要硬闖,那們人民在年底的大選中,自然會背離這個無視民眾健康,走能源轉型回頭路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