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如果想拯救紅毛猩猩免於滅絕,就要從挽救牠的「家」開始

專題報導 - 2018-09-05
最近,數度獲奧斯卡獎項肯定的女演員Emma Thompson為綠色和平的動畫短片配音,在這篇文章中,她講述與「雨林裡的人類」紅毛猩猩相遇的故事,期盼更多人一起加入守護牠的雨林家園。

作者: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

記得初次與紅毛猩猩碰面,我驚慌失措。頭上樹蔭傳來一陣窸窣,然後牠現身了:在枝椏間穿梭擺蕩,以大如餐碟的臉孔俯視着我。

那次經歷確實嚇人,但我想本該如此。牠們是「野生」動物,與我們的生活不該如此交疊。

就在我呆站原地時,牠趨近打量,舉手投足與人無異,彷彿隨時會與我交談。如果牠真的開口,我知道牠會這樣說:「都是你們做的好事!真的,你們製造的麻煩實在太大了……而你們卻自稱『萬物之靈』?」

我和滿身橙紅毛髮、擁有修長雙臂的牠的邂逅,沒有原始森林作為場景,卻在位於加里曼丹(Kalimantan)的保育中心相遇。居住在此地的紅毛猩猩已算幸運,雖然空間不夠牠們到處暢遊,為了生存只能依賴保育員照顧,但還是比住在如今已經光禿一片的土地上要來的好。當初,牠們就在那裡被救下

紅毛猩猩瀕臨滅絕邊緣

印尼雨林本是紅毛猩猩的家,卻因貪婪的棕櫚油企業大肆開墾種植園而紛紛倒下。油棕樹果實提煉成價格實惠的棕櫚油,「棕」影遍布超市貨架上半數以上的商品。

紅毛猩猩即使獲救,卻早已失去生存所賴的家園。失去了待在野外的自由,甚至喪失親人。盡心盡力照顧牠們的工作人員,能運用的資源有限。保育中心擁擠不堪,救援行動滿載壓力和悲傷。

一隻動物獲救,背後是無數已經再也無法挽救的生命。救援工作很重要,卻是最後一道防線。不從源頭解決問題,這場保衛戰注定只會節節敗退。要挽救紅毛猩猩免於滅絕,唯一的方法,就是保衛牠們的

生產棕櫚油,不必以森林為代價

綠色和平一直以來積極行動,促使各大國際品牌整頓棕櫚油生產鏈。當品牌只向能夠證明與毀林無關的企業採購棕櫚油,我們可望實現業界的真正改革。

10年前,龍頭企業像是聯合利華、雀巢及億滋國際(吉百利生產商)等,承諾在2020年前實現「不毀林」。如今,它們只剩下不到500天可以兌現承諾。

時至今日,業界推出形形色色的「不毀林」政策,向守護雨林踏出一大步,但至今卻沒有大型企業「說得出做得到」,向破壞雨林、生產「骯髒」棕櫚油的供應商說不。

相反的,這些品牌只靠業內認證「乾淨」棕櫚油的機構,也就是「永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把關。然而,RSPO數度遭到揭發監管不力,對違反「不毀林」承諾的生產商及貿易商惡行視而不見。今年六月,綠色和平就曾經揭露,身為RSPO 董事會成員、客戶包括上述品牌的全球最大棕櫚油貿易商豐益國際(Wilmar),涉及破壞總面積相當於兩個巴黎的雨林。我們無法視而不見。

森林,是地球綠肺

過去16年來,已有10萬隻紅毛猩猩不幸喪生,家園被毀正是主因。牠們可能因為樹木被推倒而流落農田,遭受驚農民射殺,或因為失去棲地、沒了糧食,活活餓死。牠們或敵不過推土機的進逼而隨整片森林一同倒下,甚至因清空土地的「火耕法」而湮沒於人為大火。

雨林倒下,不只讓紅毛猩猩、蘇門答臘虎、蘇門答臘象與蘇門答臘犀牛失去棲身之所、數目驟降,森林裡的居民與社群也身受其害。企業掠奪土地觸發暴力衝突,權益侵害屢見不鮮,原住民無處容身。短短25年間,印尼失去的雨林面積相當於一個英國,削弱了地球緩減氣候變遷的能力。不論身處地球哪個角落,誰能說我們不受影響?

長久以來,牽涉種種惡行的國際大型品牌、棕櫚油企業置身事外,而看著照片中孤單、瘦弱、瀕死的紅毛猩猩的我們,難道只能感嘆一句「好悲慘」?其實,改變並非不可能,就看我們是否採取行動。

觀看一分半動畫,紅毛猩猩「軟糖」的故事

當綠色和平邀我為這支動畫短片配音,講述這隻名叫「軟糖」的小紅毛猩猩的故事,我毫不猶豫答應。我但願能盡我的力量,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有能力拯救牠的命運!這是為您、為我,一同「守護印尼雨林」全球行動的序幕,從源頭應對這個重要的問題。

倒數500天晃眼即逝,真心希望,我們都能把握機會,再一次凝聚全球公眾的聲音力量、要求答案,促成改變真正發生。到那一天,我們不必再因為紅毛猩猩心懷愧疚,而能喜悅地看著牠們再次逍遙於森林和原野,重獲真正的自由。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