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任總統蔡英文的一封信

專題報導 - 2016-01-20
上週末大選,臺灣的公民透過民主的制度,將組織與領導新政府的責任交到您手上。我要恭喜您通過考驗,人民賦予您的責任與期望,您想必點滴在心。但今天我既以公民社會的一份子,也以在地球上一員的身分,寫這封信給您。

作者: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

從這一天起,您背負全民的期盼,未來,您的面前有無數重要工作,亟待展開。日益嚴重的環境挑戰,絕對是其中之一。藉著這個機會,我想請問您對於海洋的看法,我想請問,關心環境生態永續的人,能否期待您將帶著清楚的規劃上任,預備以遠大的作為,替您我生存的環境盡一分力?

我也想知道,未來四年,當您陷入長考、決定重要決策時,縈繞您心中的,是否不只您我這個世代,還有長遠未來?

讓我們先從您的政策談起。

給小英總統的一封信

海洋產業政策總清點

還沒向您介紹,我的工作是為了永續海洋而倡議。我深深認同您所說,「臺灣是海洋國家,也擁有堅強的海洋產業實力」,除此之外,更要「勇敢面對海洋」。過去兩任總統都喊出「海洋立國」和「海洋興國」的美麗口號,可惜的是,原先規劃的海洋部淪為海洋委員會,政策執行上至今仍缺乏宏觀與跨部會的溝通協調。

臺灣四面環海,我相信您一定理解未來海洋產業的重要性。您曾提過,臺灣可繼續發展已有良好基礎的航運、造船產業,您主張發展離岸風電、黑潮發電,作為再生能源的有力選項,您認為,海洋休閒是接下來應大力發展的領域,唯獨漁業,這個海洋最傳統的產業,您未有所著墨。

給小英總統的一封信

您一定知道吧!您的家鄉屏東是臺灣最多船長的故鄉,他們以勤奮、不懈與魄力,撐起半邊天。但是,過度捕撈、缺乏管理改變了這一切,根據綠色和平做的調查研究,大部分船長都說不希望下一代繼承漁業,太辛苦。是什麼讓他們引以為傲的工作褪了色?

每年五到七月,是屏東東港鎮最有名的「黑鮪魚季」,當初由您的政黨推動,作為振興地方產業的政策。但是,這類消費單一物種的行銷活動像「蟳蟹季」、「鎖管季」、「曼波魚季」等,卻也將特定物種推向崩潰。當黑鮪魚的數量只剩下3.6%,我們應更謙卑的檢討過往政策與永續海洋資源利用。

嚴峻的事實是,不論就統計數字或產業人口結構,臺灣的船長年紀偏高,再過幾年,在缺乏國內勞動力接棒的情形下,究竟漁業的未來在哪裡?

給小英總統的一封信

永續漁業,守護海洋的希望

說到要「勇敢面對海洋」,讓我從另一個角度談談漁業的重要性。

一直以來,臺灣經常只能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國際會議。但因為臺灣在全球遠洋漁業的地位舉足輕重,因此在諸如WCPFC(中西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的區域漁業管理組織中,臺灣是正式的會員。這是臺灣充分展現產業實力,因而參與國際社會、打開外交機會的例證。

在這些組織中,臺灣擁有發言權、決策權,也有和日本、歐盟、美國同等的能力和責任。然而,臺灣的船隊太多,卻無法有效監管,成了國際對臺灣的疑問。去年十月,歐盟發給臺灣一張「黃牌」警告,限期六個月內改善漁業管理措施,這突顯了臺灣長期以來在漁業管理面的漏洞。

這顯示,臺灣急需改變目前的管理制度,除了修改法律,更需要前瞻的政策綱領,帶領產業走向未來。

給小英總統的一封信

公民參與,制定政策

其實,臺灣的漁業之所以有必要改革,不僅為了產業,也能維護這個區域的生物多樣性。政府宣稱我們有超過四成的海洋為海洋保護區,但仔細觀察卻發現,只限制某一漁法或某一個季節的捕撈規定,跟國際上海洋保護區將嚴格禁止漁業捕撈甚至人員進入的定義,有很大差距。若政策制定時少了公民的聲音和監督,一言堂難以發揮真正的影響力。

我想知道,您會怎麼做?

您是否同意,法律訂定時應該納入公民,包括立法委員、學界、科學家、公民團體的聲音與意見?您是否承諾,在您領導之下的公務體系,將徹底改變做事思維,以永續與保育為念?您是否將致力資訊透明和公民參與?

尤其七月「海洋委員會」即將成立,到時,臺灣將擁有新的「海洋保育署」與「國家海洋研究院」,一新氣象,唯有宏觀的海洋政策作為配套,才可能走上期待的方向。以海洋相關所需的資訊為例,許多研究所需的資訊目前都付之闕如,不說遠洋,沿近海亦然,從魚種、數量,到資源評估,唯有建置基礎資料的資料庫,公開讓一般公眾、學者、非政府組織查閱使用,才能有助於相關的基礎科學研究。

我想,您一定知道自己背負多麼深的期望,臺灣有作為全球社會成員應該負起的責任。只有您能一改過往思維,推動對環境、對海洋更友善的政策,為了更好的環境、永續的臺灣!這是所有愛環境、珍惜環境的人的共同期待。

臺灣有能力,也有責任讓環境生態、讓海洋變得更好。這個機會就在您的面前。作為公民,也作為地球的一份子,我期盼您不只點亮臺灣,也點亮海洋。

加入連署:

除黃牌,救漁業,快連署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