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氟之路,行路難?

專題報導 - 2016-03-03
身為環境工作者與登山愛好者,了解登山者的舒適與安全,和保護環境一樣重要。功能性衣物是否一定要使用有毒的全氟化合物 PFCs?開心的是市面上已有 PFC-free 的產品可以選擇,我們實在不需兩難。

綠色和平 污染防治專案主任 陳玲瑤

在高山草坡上背著笨重的背包徐徐地前進,在中低海拔的山裡與夥伴披荊斬棘地找路曾是我大學時代最美好的回憶。險峻的峰稜讓我學會謙卑,靜謐的綠林讓我沉澱塵事,對於自然的崇敬與眼見越來越多環境危害事件發生,讓我漸漸地成為一個全職的環境議題工作者。即使再繁忙,週末到山裡偷閒仍是讓我感到最輕鬆自在的時光。但我始終不知道,原來讓登山者保持乾爽的防水裝備,是使用有毒害的全氟化合物PFCs。

親近自然的歲月啟發了環境保護的意識 (攝於甘卓萬之行)
甘卓萬之行--親近自然的歲月啟發了環境保護的意識

當我開始著手戶外去毒專案時,其實心中是矛盾的:我可以理解登山者對舒適與安全的需求,但另一方面卻也無法忽視PFCs對環境與人體的潛在危害。於是我開始與一些山友和從事戶外活動的前輩討論這個議題。大部分的山友都可以認同淘汰PFCs,但他們總是異口同聲地問我:那我能做什麼?我能有什麼其他的選擇?

今年二月,綠色和平發佈了戶外產品檢測報告,發現40件防水產品有36件皆被驗出PFCs[1]。隨後的日子,我們就接到許多民眾的意見回饋,有些民眾驚覺這樣的毒物就在身邊,有些民眾針對替代性物質提出疑慮,有些民眾認為消費者應該團結要求品牌承擔起社會責任。疑惑的聲音、鼓勵的聲音其實直指著一個問題核心:戶外品牌何時能讓消費者不再面對不知如何選擇的窘境?

無所不在的PFCs

PFCs 是人造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屬環境賀爾蒙,有不容易分解的特性與生物累積性。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顏宗海醫師指出,像PFOS、PFOA在人體的半衰期可高達數年,不僅傷害肝腎還可能增加心血管疾病機率、甲狀腺功能異常,刺激腫瘤生長甚至增加罹癌風險。PFCs被廣泛地使用在各種民生消費品,像是戶外防水產品、電子產品、不沾鍋鍋具、防水防油食品包裝紙盒等。

PFCs 透過大氣與空氣散佈,一旦被釋放到環境中可在生物體中累積。目前科學研究發現 PFCs 的主要污染源是從製造過程中釋出,綠色和平2011年在中國的紡織製造工廠廢水中即檢驗到多種PFCs[2],2013年在台灣的家庭灰塵檢測[3]、2015年於全球與臺灣偏遠山區的環境調查中也檢測到PFCs[4],甚至有科學家在北極熊的肝臟與人體的血液中發現它的蹤跡[5]。PFCs到處擴散的警訊不得不讓人關切,我們勢必採取行動來阻止它對於環境以及生物體的危害。

目前歐盟與挪威等國家對於像是PFOS、PFOA長鏈的PFCs有較多的規範[6],但是由於長鏈跟短鏈PFCs都具有不容易分解與生物累積的化學特性,因此在2015年5月有來自38個國家的200多位科學家發表了馬德里聲明(Madrid Statement),呼籲在民生消費品中淘汰長鏈與短鏈的PFCs[7]。目前各國法規並沒有針對短鏈PFCs做任何的規範,產業界也仍然大量採用短鏈PFCs作為替代方案,然而使用短鏈PFCs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因為要使短鏈PFCs達到同樣的功能性就必須使用更多的劑量,每年透過空氣與水散佈到環境中的PFCs就勢必會有增加的趨勢[8]

無氟之路的曙光

令人開心的是綠色革新的風潮已經開始,目前市面上已經有戶外運動品牌推出無氟的防水機能性產品,像是Fjällräven、Paramo、 Pyua、 Rotauf 和 R'ADYS。其中英國Paramo更是唯一個率先簽署綠色和平去毒承諾(Detox Commitment)的戶外品牌,願意淘汰包含PFCs等有毒害的化學物質,並且提出具體的去毒時程表以供外界監督。這個好消息也讓全球消費者期盼其他國際戶外領導品牌能夠跟上去毒的腳步,成為其他業界的模範。

來自台灣、香港義大利阿根廷的登山好手也都響應了無氟的訴求,穿了不含氟的防水衣物登上雪山峻岳,想要證明無氟登山的可能,更想要登高疾呼帶來革命性的改變!

來自東亞各地的登山好手參與了無氟的四姑娘山攀登,證明無氟的可能性
來自東亞各地的登山好手參與了無氟的四姑娘山攀登活動,證明無氟的可能性

你的選擇舉足輕重

在這個快速消費的時代,你在購買產品時是否多加留意產品上的資訊,甚至反問自己:我真的需要嗎?

相信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需求,有人想在陰雨綿綿的城市中保持乾爽、週末到戶外、公園散步,亦或是攀登高山需要舒適且安全的防水產品。是否需要一件防水外套,或是需要什麼防水透氣係數等級的外套,我認為消費者應該思考自己的需求、並作出對自身與環境有益的選擇。

 另外以PFCs議題來說,對於防水的需求是否一定與環境健康風險為天秤的兩端,只能擇一嗎?過往很多化學物質被研發出來,因為優點特長被廣泛使用,但在後續被發現有環境與健康危害後立即或是逐漸被禁止,而替代性物質也因需求被研發出來,大家耳熟能詳的毒物DDT與氟氯碳化物即為最好的例子。

我相信消費者的力量與對於友善環境產品的需求會漸漸帶動市場的轉變。產業界的創新與研發能力一定能儘早提供讓民眾更安心的產品。因此當下次你需要選購防水產品時,不妨問問商家的產品中是否含有PFCs,以及是否有不含PFCs的產品可以選擇。透過各界的力量,相信會有越來越多戶外品牌承諾去毒,讓穿著無氟裝備上山不再是個夢想,甚至鼓勵其他產業儘早跟上去氟的腳步。讓無氟之路行得坦、行得廣,是我最由衷的希望。


[6] PFCs是一個由氟與碳原子構成的人造化合物家族,簡單地來說可以分為長鏈與短鏈,一般紡織業界所稱的長鏈C8即是有8個碳鏈構成的PFC,C6或是C4即為6或4個碳鏈的短鏈PFC。由於越來越多科學研究發現PFCs的危害與無所不在,目前歐盟規範長鏈PFOS於產品中不得驗出1 µg/m²,挪威更於2014年6月規定紡織產品中的長鏈PFOA不得超出標準1 µg/m²。

[7] Madrid Statement (2015)  The Madrid Statement is based on: M. Scheringer, X. Trier, I. Cousins, P. de Voogt, T. Fletcher e, Z. Wang, T. Webster: Helsingør Statement on poly- and perfluorinated alkyl substances (PFASs), Chemosphere, Volume 114, November 2014, Pages 337–339.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565351400678X

[8]今年2月綠色和平發布的產品檢測報告 (見註1) 即指出短鏈揮發性 PFCs 在某些產品中被當作替代性物質品,這樣的發現令人擔憂,因為這會導致可萃取的 PFCs 濃度高於我們先前發現的離子型 PFCs 的濃度,這些揮發型的 PFCs 可以散佈到空氣中並降解為離子型 PFCs,像是 PFHxA 或是 PFOA。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