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下10度的首爾到零下30度的南極

專題報導 - 2018-02-14
如果有一天,上司問你:「你願意去南極嗎?」你會怎麼回答?作為綠色和平的一員,意味隨時有機會脫離平淡的日常生活,接受各種各樣的挑戰和歷練。3個月前,我被問到這個不曾想像的問題。

作者: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媒體主任Jiwon Hyun

南極海洋委員會 (Antarctic Ocean Commission) 今年10月將召開會議,決議是否創造歷史,通過在威德爾海 (Weddell Sea) 設立海洋保護區。綠色和平於今年1月正式推出「守護南冰洋」全球項目,目標是說服24個委員會成員國及歐盟放下分歧,為眾多南極物種創造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這正是綠色和平必須前往南極的原因。為證明這片海域的生態系統值得也必須保護,船艦「極地曙光號」已於1月初啟航,實地見證這片海域的美麗與脆弱。「極地曙光號」可容納30多人,扣除了船員、南極科學家、攝影師和傳媒等,其實名額非常有限。我很幸運能代表東亞分部參與這次航程。

您可能會問:韓國跟南極天南地北,有何關連?事實上,韓國的角色非常重要。這不僅是由於韓國是南極海洋委員會成員國之一,更是因為韓國是南極海域的主要磷蝦捕撈國之一。如果韓國重視捕撈磷蝦遠多於保護南極的海洋,那麼,創建地球上最大的保護區恐怕會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我很希望為南極發聲,但知道自己有機會去南極時,我第一時間的回應是:「我會考慮。」因為我實在太容易暈船,連主題公園的海盜船都受不了,而且作為船上唯一的韓國人,我有點擔心自己能否與外國人有效溝通。考慮了一個晚上(其實是要做好覺悟),我回覆上司:「我要去南極!」

為南極之旅作準備時,受北極地區冷空氣影響,韓國遇上攝氏零下10度以下的寒潮,有說這次「最強寒流」,讓韓國的體感溫度就像南極一樣冷。

與正值嚴冬的韓國不同,1、2月是南極的仲夏,是全年氣候最「溫和」的時節。南極的平均夏季溫度為攝氏零下30度,冬季則為零下60度。即使我是在相對「溫暖」的2月前往南極,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南極的強風會使得體感溫度較實際氣溫低得多。

前往南極,我如何打包行李?

除了厚外套、保暖內衣、冷帽、雪靴等防寒衣物,前往南極還需要甚麼?就讓我來為你作簡單介紹吧。

第一,止暈浪藥。坐船是現時前往南極的最主要交通工具,但這也代表你必須經過臭名遠播的德雷克海峽。在這裡,據說是最有經驗的水手也會暈船,更何況連海盜船也受不了的我。好消息是,大多數人只需要一至兩日就能適應,希望我不會是少數的例外吧。但穩陣起見,我還是請醫生處方了30天的止暈浪藥。

第二,解悶法寶。我問認識的綠色和平船員:「長期待在船上生活,最大的困難是甚麼?」得到這個意想不到的答案:無聊。尤其對於依賴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人來說,在船上除了收發電子郵件,其餘大部分網絡功能都會被封鎖。我聽從前輩的建議,出發前下載了不少一直沒時間看的電影和劇集,當然還帶了幾本好書。

第三,太陽鏡和防曬霜。相信您也聽說過,南極的臭氧層穿了洞。這代表身在南極洲,會受到更多的紫外線照射,因此我們必須帶上能阻擋100%紫外線的太陽鏡,外露的皮膚亦要做到百分百防護。

小心!到訪南極的違禁品

南極是世界各國努力避免其遭受發展、干擾和污染的地方,其中尤其要注意「生物安全」方面的規限。為避免南極的「原住民」動植物被污染,破壞現有的生物鏈和生態系統,進入南極洲前應該去除任何可能埋藏在衣服口袋、褲管摺疊部分、外套帽子內、卡在鞋底的種子、土壤或繁殖材料。

Madder Cliffs, Joinville Island. Antarctica.Sandra Schoettner, marine biologist and oceans campaigner with Greenpeace Germany and Josh Ingram from Greenpeace ship Arctic Sunrise doing snow sampling to investigate the presence of 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like PFCs (per- and polyfluorinated chemicals) in the Antarctic environment. PFCs are widely used in industrial processes and products. The outdoor industry applies them for waterproof gear like jackets and shoes. Greenpeace has already performed this kind of sampling in other remote and seemingly pristine places in China, Russia, Turkey, Scandinavia, the Alps, and Patagonia.

我的南極之旅大約歷時一個月,我將陸續與您分享科研團隊在南極洲西部海域探索的美麗與危機。如果您願意與我一起保護這片地球最南的美麗土地與海域,請即聯署,加入守護南極的行列。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