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緊盯大澳洲灣石油鑽探潛在危機,防範於未「漏」與「燃」

作者: 綠色和平
近日,澳洲綠色和平揭發大澳洲灣(Great Australian Bight)的深海石油探勘作業對環境威脅之重大危機;大澳洲灣是生態資源非常豐富的海域,假若發生漏油意外,嚴重威脅珍貴地球資源和生境,情況令人非常關注。

相信大家不忘10月的IPCC,聯合國的科學權威對世界應對氣候變化之告誡:要維持地球暖化在攝氏1.5度以下,停用化石燃料是其中的頭號措施。本地而言,香港以燃煤發電為主,我們要積極推動政府走向可再生能源,發展太陽能!國際社會依然石油當道,我們更要盡力帶動「走油」,推動潔淨能源。

回憶撥前,2010年英國石油(BP)位於墨西哥灣的「深水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 鑽油井漏油慘痛經歷,幅幅水鳥海魚滿蓋油污奄奄一息的畫面,相信繼續深印大家腦海裏。上星期,綠色和平在澳洲揭發石油業者未公開的資料,揭示比墨西哥灣漏油更可怕的危機,不幸中之大幸的是,目前尚沒有爆發真正事故。

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將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 Equino 未公開的漏油模型文件曝光,文中估算,如大澳洲灣深井漏油,災情會是「深水地平線」的雙倍。更令人費解的是,石油公司不打算為可發生的情況制定災難戒備措施。

此讓我們更堅定所信所作:對化石能源界的作業要時刻嚴謹監察,步步爲營;守護海洋、地球資源、積極應對氣候變化,我與你責無旁貸。

背景:

大澳洲灣 Great Australian Bight (或簡稱 The Bight) 雖然有相當程度的經濟活動,例如捕魚和海產作業,但也保有大片原始未開發的海域,生物多樣性更勝大堡礁 (Great Barrier Reef)。該處有鯨魚、海豹、海豚、企鵝活動,也是海鵰與信天翁的棲息地。

Sea Lions - Adventure Bay charters - Hopkins Island by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Australia

這裏的油氣開採可追溯至數十年前,不過說到新時代非傳統或稱極端化石能源作業,例如深海鑽油,焦點始於2010年代初,大澳洲灣的油氣勘探許可證發出,多間能源公司均覬覦開發此原始海洋的寶藏,準備鑽井勘探,進一步了解蘊藏量和經濟效益,當中主要業者包括 BP 及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 (Statoil,2018年改名 Equino)。BP 原本希望在大澳洲灣海域挖掘四口深水勘探井,但此舉引發爭議,終於2016年10月宣佈放棄計劃。

2017年6月挪威國家石油與BP簽訂交換協議,並獲官方確認,接管後者兩個開發証,並就其在大澳洲灣的計劃續期。該公司澳洲代表當時表示,他們願意投入必要的時間,有系統地完成安全鑽探的所有準備工作。

最新事態:

11月14日綠色和平發出新聞稿,宣告澳洲辦公室取得挪威國家石油一份草擬文件,名為《油污應急預案》Oil Pollution Emergency Plan (OPEP),內容包括之前未曾公開的漏油建模 (oil spill modeling),當中估算如大澳洲灣發生漏油情況,往北有機會伸展至悉尼一帶的美麗海灘,澳洲數千公里的海岸以至列入世界遺產的塔斯曼尼亞荒野 (Tasmanian Wilderness World Heritage Area) 屆時就會受油污覆蓋。

無巧不成話,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過去兩年一直以資訊自由,向澳洲監管機構 NOPSEMA 要求公開的一份文件,終於上月曝光了。這是 BP 一份名為《油井營運管理計劃》 Well Operations Management Plan (WOMP) 的文件。

WOMP 內容提到,若大澳洲灣漏油,災情會是當年墨西哥灣的雙倍;而當年使用的「防堵罩閥 (capping stack)」,無法應用在海圖基準面3.5米。但綠色和平從澳洲氣象局所得的數據,比對大澳洲灣井位的海域,每年有122.8天會超越該限制,即表示井噴所需的關鍵「封蓋」設備,在澳洲當地每年有超過三分一時間不適用。

Cormorants taking flight at Smooth Pool Streaky Bay

另一 WOMP 文中重點,基於大澳洲灣項目是史無前例且充滿實驗性,任何石油公司在該深海床鑽油可能遇到的壓力和溫度都有「重大不確定性」。

回到尚待公開的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的 OPEP 草擬文件,文中提及如果發生漏油事故,油污可能波及北至麥格理港 (Port Macquarie),即悉尼的海灘如曼利 (Manly Beach) 和邦迪 (Bondi Beach) 均會遭殃;更駭人的是,該公司無視現實有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BP 的文件中有詳細表述),不會制定任何應變計劃,只堅持如此情況發生機會很微,因為之前未有發生過。 [1]

BP 離場後,Equino 成為這項目的大旗手,他們曾聲言會肯定一切安全方會行事。然而,此兩份文件正指明,由於地區偏遠,環境凶險,加上對生態和生活環境的潛在危害無可估量,確實沒有辦法在 The Bight 安全地鑽探。

BP在2016年提交的 WOMP 中,有此聲言:一旦漏油,要在如此極端環境底下鑽造裝置救災井的機會是「極不可能 extremely unlikely」的。 [2]

澳洲綠色和平的資深項目主任 Nathaniel Pelle 說:「此兩份文件可為大澳洲灣鑽油關上大門。結合兩者内容,我們可見此海灣發生意外的機會不單高於平均值,而且一旦漏油,情況堪虞,災情是墨西哥灣之雙倍,而且擴散範圍比之前透露廣遠。大澳洲灣是全球其中生物多樣性最豐盛及重要的地區,假設發生漏油,是何等災難,令人不敢想象。」

Nathaniel 並指出:大澳洲灣環境獨特,石油公司一般應對漏油的方法,很多無法有效地應用於此地。撇開漏油措施因地制宜與否,我們根本就不該開採(這裏的)石油!大家以為建造未來及發展,需要取備更多石油及化石燃料,其實最近的IPCC的報告說得很清楚,要這地球有未來,我們必須停用石油,遑論鑽油。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曾矢誓,找到安全的方法之前不會在大澳洲灣鑽油。然而公司的文件反映在大澳洲灣安全鑽油是個迷思。該海域風高浪急,而建議中的鑽探位置比的水深是「深水地平線」油井的兩倍。凡此種種,顯示大澳洲灣鑽油是超高風險的。

然而,他們繼續推進鑽油計劃,最早或會在來年夏天開展。我們定必緊盯大澳洲灣探油開採對海洋和氣候的威脅,亦要求澳洲政府加強並永久保護大澳洲灣海。

延伸閲讀:

  1. Equinor OPEP 文件的媒體簡報 (pdf 英文檔案),第二頁末。
  2. BP's WOMP 文件 (pdf 英文檔案), 第12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