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5 mins

永久凍土融化 猛獁象復活救全家?北極苔原氣候紀實

作者: 綠色和平

編按:氣候變化的「加速師」威力,連曾經牢不可破的永久凍土也告失守融化,觸發病毒危機、建築物倒塌甚至釋放大量溫室氣體。《Kolyma. How to save the world》紀錄片導演Alexander Fedorov在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支援下走訪北極苔原地區,了解當地居民如何深受全球暖化衝擊,以及一項復育猛獁象(長毛象)史前生態系統的實驗計劃。

Alexander展開了一場跨越俄羅斯北極地區的旅程,除了前往西伯利亞科雷馬河(Kolyma River)拜訪當地居民,也親眼見證生活於氣候變化直接衝擊的地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永久凍土(permafrost,又稱永凍土、永凍層)是這齣紀錄片的主角,它覆蓋約60%俄羅斯領土面積,目前卻以驚人速度融化。全國多個地方的春、秋季氣溫持續破頂,積雪覆蓋時間亦見縮短。」Alexander解釋說。

「回春」景象對北極苔原而言並非好事,因為這代表永久凍土融化與全球暖化陷入惡性循環。 © Alexander Fedorov
「回春」景象對北極苔原而言並非好事,因為這代表永久凍土融化與全球暖化陷入惡性循環。 © Alexander Fedorov

Alexander於紀錄片作品《在科利馬途上:如何拯救世界》(Kolyma. How to save the world),透過在苔原(tundra,又稱凍原)生活的原住民,娓娓道來一個又一個故事:如四處飄泊的馴鹿遊牧人見證苔原充斥灌木(象徵土壤異常暖和),地貌變得陌生,亦不再適合放牧;漁村則傳來漁獲減少的噩耗,魚群習性也變得不可預測。

而這只是Alexander探討氣候危機系列紀錄片的序章。

「更新世公園」創辦人之一Sergei Zimov力圖重建史前生態系統,挽救永久凍土融化命運。 © Alexander Fedorov
「更新世公園」創辦人之一Sergei Zimov力圖重建史前生態系統,挽救永久凍土融化命運。 © Alexander Fedorov

影片尾聲則為觀眾介紹了Sergei與Nikita Zimov這對父子檔,以及他們矢志在科利馬河流域鄰近Chersky村落的東北科學站重建「猛獁草原」(mammoth steppes)生態系統、從而把二氧化碳長埋地下以抗衡氣候危機的倡議。

綠色和平能源及氣候項目主任Elena Sakirko表示:「我們與Alexander深入冰川深處(包括地下洞穴等天然「雪櫃」),在泥路上顛簸前行,目睹房屋因永久凍土融化而倒塌──氣候變化確實正在發生,而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應對。」

延伸閱讀:永久凍土融化 西伯利亞海水出現甲烷地獄

以下由Alexander分享拍攝的心路歷程,並指出講述氣候變化的迫切性:

我希望記錄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還有在地球最嚴寒之地的永久凍土融化。因此我一邊沿着科利馬河前行,一邊與當地居民聊天,從而發掘他們40年來的生活轉變,更甚是他們身處的大自然如何轉變──而我有了驚人發現。

升溫達3℃ 恐釋放大量溫室氣體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科學家的警示,若地球氣溫上升幅度超出攝氏1.5度,世界將會面臨不可逆轉的氣候危機:嚴重的旱災、水災,還有氣溫異常波動。而其實北極氣溫升幅早已超標,更達到攝氏3度,但最危險的是近年土壤溫度已上升8℃,連永久凍土也開始融化。

野牛是「更新世公園」引入物種之一,牠們與牧草的自然互動,有助降低永久凍土氣溫。 © Alexander Fedorov
野牛是「更新世公園」引入物種之一,牠們與牧草的自然互動,有助降低永久凍土氣溫。 © Alexander Fedorov

我從Sergey與Nikita兩父子營運的東北科學站開始拍攝。他們全天候量度土壤與沼澤地的二氧化碳及甲烷(同為溫室氣體)排放,並發現當永久凍土開始融化,早至「更新世」(Pleistocene,2,580,000至11,700年前)就埋藏於西伯利亞的動物骸骨甚至草根等有機物質將逐漸出土,連帶積累、封存數以萬年的二氧化碳同步釋放。而這些深埋凍土的有機物質,質量竟可與當今全球陸上生物質的總和相提並論。

一旦永久凍土開始融化,二氧化碳便會隨連鎖反應不停釋放,後果更不堪設想。

延伸閱讀:極地回春?北極恐已踏入臨界點 出現氣候新型態

Duvanny Yar的永久凍土崩塌現場,向一眾氣候科學家響起明確警號。 © Alexander Fedorov
Duvanny Yar的永久凍土崩塌現場,向一眾氣候科學家響起明確警號。 © Alexander Fedorov

我們前往Duvanny Yar進一步記錄實況:融冰如靜脈盤根錯節,與土壤裡的有機物質形成混合物「йедому」,還有史前生物的骸骨;亦與前來挖掘猛獁象化石的獵人碰面交流。

漁獲減至十分一 馴鹿搵食艱難

來到旅程第二部份,我登上了一艘貨輪:在夏天唯一穿梭科利馬河的途徑航行,探訪北極及西伯利亞遠東地區的馴鹿人、漁民及原住民。

居於科利馬河口的Tevr族馴鹿牧者,表示因永久凍土融化,令牧養大群馴鹿變成不可能任務,更難以維持生計。而在Pokhodsk村落定居超過40年的漁民則告訴我,漁獲大幅減少接近10倍;而且由於科利馬河的河水表面溫度上升了3℃,魚群要不潛伏河底,要不不再進入科利馬河。

紀錄片導演Alexander(中)與兩位Tevr族馴鹿牧者合照留念。 © Alexander Fedorov
紀錄片導演Alexander(中)與兩位Tevr族馴鹿牧者合照留念。 © Alexander Fedorov

但更可怕的是極端氣候。過去10年間,科利馬河流域的城鎮及村落不時水浸,連河道流向也持續轉變;Yukaghir族首領Slava Shadrin更稱,一年沒有水浸已是難能可貴。另一邊廂,薩哈共和國(Yakutia)今年初夏卻經歷了異常熱浪,更爆發區內歷來其中一場最嚴重森林大火。

延伸閱讀:西伯利亞大火,北極氣候危機火上加油

「更新世公園」試驗:重建史前生態系統

在這齣紀錄片,我很想找出拯救大自然我們可做的事。於是在旅程尾聲,我回到東北科學站,進一步深究Nikita與Sergey妙想天開的計劃:他們相信如果把苔原重設成早於人類存在的「更新世」生態系統,就可以緩減永久凍土融化甚至全球暖化。

事實上,Nikita與Sergey正在進行一場生態系統實驗:先移除冬季對土壤起保暖作用的苔蘚(mosses)和地衣(lichens),形成沼澤(swamps),繼而讓牧草恢復生長:它們雖然不會從大氣吸收二氧化碳,卻能發揮完善根莖系統的吸水特性,把二氧化碳封鎖地下。但要讓苔原開始長出牧草,便需參考「更新世」孕育草食動物與掠食動物的生態系統。他們把計劃稱為「更新世公園」(Pleistocene Park),每年把野生、本土物種重新引入苔原,讓牠們日漸適應,希望了無生氣的沼澤有朝一日演化成蓬勃草原。

永久凍土融化同時禍及馴鹿生存,危機包括糧食不足、傳染病誘發及土地崩塌。 © Alexander Fedorov
永久凍土融化同時禍及馴鹿生存,危機包括糧食不足、傳染病誘發及土地崩塌。 © Alexander Fedorov

至今這個計劃已經接近20歲,而在園內的一小片土地,Sergey與Nikita確實成功降低土壤溫度,停止永久凍土融化。他們深知道計劃規模前所未有,卻更相信人類一直入侵並破壞自然生態,如今是時候再次介入,恢復原始面貌,才能挽救人類等物種的共同未來。

我經常走訪各地,見證不同文化的生活如何改變,純粹、原始的地方買少見少,卻也見證我們開始關注環保、多念及環境。而我希望成為這場守護行動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