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3 mins

古偉牧 VS 阿木:從漁翁撒網打工仔到「真‧Campaigner」

作者: 綠色和平
前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古偉牧,在機構中多被稱為「阿木」,主力做氣候變化、電力市場、反核等項目。

在商業掛帥的香港,投身環團,何嘗不是一個另類選擇。古偉牧坦言自己起初並非積極環保份子,加入綠色和平,不過是漁翁撒網,找份毋需跑數的工作。這條大纜之所以扯得埋,他形容是一個語言上的誤會,「綠色和平講Campaign,我之前做市場推廣,說的都是Campaign,仿佛有點關聯。佢夠膽死請我,那我就夠膽死入去試。」

在綠色和平工作六年,古偉牧有很大自由度作不同嘗試,「在綠色和平,每年上司會給你一個主題,至於做甚麼如何做,自己決定。」那個年代,大部份人認定綠色和平走抗爭路線,他卻可以辦一個鼓勵市民參與、在他口中「不太Greenpeace」的無車日;攀爬建築物表達訴求固然可以,一落地直接開記者會亦無問題;之前沒有人提過的核電議題,上司容許他花時間學習有關知識,甚至動用機構的資源人脈支持,曾經到外國修讀核安全的課程,又有機會到訪切爾諾貝爾親身了解核災的禍害。

這些經驗也令他現時在護鯊會的工作崗位上得益不少,「譬如宣傳拒吃魚翅,以往做法是不停向消費者灌輸訊息,但這不是綠色和平給我的訓練。接觸這個議題幾年,你便明白很多時賓客要到開席時才知道晚宴菜單;即使你不吃,已經煮好了,所以主人家才是要說服的對象。」

一直以來,在古偉牧心中,好生活是有空間發掘生活的可能性、作出另類嘗試,「每日返工返學、睇戲食飯算不上好生活」。因此他現在推動護鯊工作時,也嘗試為辦無翅婚宴的新婚人士提供另類選擇,「在市民心中,環保是需要付代價,例如新人要保護鯊魚,代價是婚宴無翅食。為了打破這種傳統觀念,我們將向舉辦無翅婚宴的新人送贈禮物,令他們明白到為環保付出也可以有回報。」

正如傳統做法不一定有效,有些辦公室規矩也非死守不可,「綠色和平應該是唯一容許我穿拖鞋上班的公司。我尊重其他公司的文化,所以工作會面時我穿著整齊;同樣,綠色和平膽敢讓訪客上來辦公室見到我穿人字拖,這方面確實難得。」

「如果要強行要為好生活下一個定義,那就要問,我們的生活有沒有空間嘗試另類選擇。有,那就是好生活。當然不代表這個選擇一定很好,但假如生活所有事都按別人預定的模式進行,這種生活好極有限。」

回顧過往在綠色和平工作的日子,古偉牧認為最大得着是,學會分析議題背後與甚麼人有關。

人字拖是過往古偉牧上班的「標準裝束」,踏在地板上的「啪啪聲」成為他在辦公室內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