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急解缺電 但說好的減煤、減碳政策呢?

專題報導 - 2017-11-14
身為環保團體的綠色和平想問,行政院對於減少碳排與燃煤發電退場的具體政策呢?

原載蘋果日報

蔡佩芸/綠色和平專案主任

行政院為了解決缺電的議題,特別召開記者會,希望從非核家園、穩定供電、空污改善等三個面向,改善臺灣現在的能源困境。只是,身為環保團體的綠色和平想問,那行政院對於減少碳排與燃煤發電退場的具體政策呢?

雖然政府規劃在 2025 年要將燃煤發電佔比降到 30%,但分析缺電記者會中所提的長期電力規劃,我們卻看到,即使過了 2020 年的燃煤發電高峰,照理說煤電機組應該只能除役,不能新增,但政府仍然規劃要建新的燃煤機組,甚至,燃煤發電在未來十年的的裝置容量還會比現在增加 1000MW,相當於多蓋了將近五分之一的臺中火力發電廠。也就是說,政府雖說要讓燃煤發電的佔比大幅下降,但實際卻蓋了更多的燃煤機組!政策與口號之間的落差,讓人不禁擔憂減煤、減碳仍流於口號。

儘管有些官員或是產業界的大老會說,高效率的燃煤發電機組可以有效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然而根據 Coal Swarm 與綠色和平的共同研究卻指出,即使是最高效率的燃煤發電機組,它的二氧化碳單位排放量也比燃氣高 1.7 倍,更比再生能源高 17 到 69 倍。不只如此,也有研究指出高效低排 (high-efficient low-emission, HELE) 的燃煤發電並無法達成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 2 度 C 內的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煤電廠除了高碳排,更惡名昭彰的是其所產生的空氣污染對於人體所造成的健康風險。哈佛大學在 2014 年針對亞洲與東南亞地區燃煤電廠所帶來的空氣污染進行研究,結果發現,以全臺運轉中的燃煤電廠為基準,每年所造成的 PM2.5,就會早成 900 件早死案例,如果持續興建新的燃煤電廠,早死案例還會持續增加。

正因為燃煤發電對於碳排與環境污染會帶來巨大影響,世界各國正在積極地進行減煤的行動。光是 2016 年 1 月到 2017 年 1 月,全球規劃中的燃煤發電建置計畫就少了將近一半;同時許多國家,例如英國、法國等,都已經訂定了全面淘汰燃煤發電的期限;即使在亞洲,減煤也是一個共同的趨勢,以同樣面臨減碳挑戰與空污問題的中國與韓國為例,中國已經宣布關閉超過 1,000 座煤礦場,更首度取消 30 座興建中的燃煤電廠計畫。韓國總統文在寅在今年中更宣布將關閉 7 座老舊燃煤機組,不再規劃建置新燃煤電廠。世界潮流如此,那臺灣呢?

分析臺灣的減煤規劃,雖說在長期電力規劃中,首度將民營的麥寮電廠納入除役規劃。此外,經濟部也首度鬆口表示,2020 年預估燃煤發電佔比將降至 43%,但具體要怎麼降到 2025 的 30%?是否寫入既定的政策之中?目前仍然不清楚。

能源轉型議題環環相扣,切忌掛一漏萬,綠色和平並不是要求政府在一夕之間就淘汰燃煤發電,而是針對既有的電力配比,規劃一個務實的煤電退場路徑。在行政院的記者會中,所看到的是一邊規劃燃煤的配比要降到 30%,另一邊卻要新增 1000MW 的煤電裝置容量。政策之間的矛盾,令人質疑政府對於落實減排、對抗空污的決心。總而言之,為呼應全球減煤與減碳的趨勢,政府應該立即提出煤電的退場路徑圖,明確設定煤電的裝置容量上限,同時盤點並公開公民營電廠(包括汽電共生廠)的相關資訊。能源轉型同時也是社會轉型的大工程,期待政府可以有更全面的規劃,讓臺灣邁向永續與低碳之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