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和環保署,「煤」有矛盾!

專題報導 - 2017-05-26
經濟部必須擬定健全的燃煤退場機制、將全民健康安全及碳排放控管視為優先,才能真正維持臺灣的競爭力,找回全民的福祉。

綠色和平能源專案主任 蔡佩芸
同時刊登於蘋果日報網路論壇

經濟部長李世光 16 日對媒體表示,為實現 2025 年非核家園,將在 2020 年達到燃煤發電占比 50%,以作為基載電力;到天然氣、再生能源發電量趕上後,再將煤電占比降至 2025 年的目標,即總發電量的 30%。這樣的說法令人憂心:經濟部若不正視煤電的健康風險,更無確實規劃煤電的退場機制,「能源轉型」四字恐怕流於空談。

 

燃煤電廠除了直接排放 PM2.5,還會排放的硫氧化物 (SOx)、氮氧化物 (NOx)、煤煙與粉塵,形成衍生性 PM2.5,經由呼吸系統進入人體肺部,再隨著血液循環全身,造成死亡、慢性疾病與其他許多健康危害。據 2015 年哈佛大學團隊與綠色和平合作發佈的研究報告《燃煤之疾》指出,燃煤發電廠的空氣污染物質排放,每年造成臺灣約 900 件早死案例;若依目前的規劃興建新的燃煤電廠,未來早死案例將增至 1,200 件。除此之外,燃煤帶來的大量碳排放亦是全球氣候變遷的重大影響因素,燃煤發電比例一旦提高,我們便離減碳目標更遠,離生態浩劫更近。

 

由於空污問題日益嚴重,環保署今年四月提出空污防制策略 14 項措施,其中對電力設施管制及改善措施包括推動使用低污染清潔燃料、老舊高污染發電機組除役等。然而,煤並非低污染燃料,當環保署已提出相對積極的空污解決對策,在此前提之下,經濟部卻表示燃煤發電比例將提高,其方式不外乎新增燃煤機組、老舊機組也不提前除役。經濟部與環保署之施政方向相牴觸,那是否正意味著行政體系內部缺乏一以貫之的大原則?甚至,代表了國人基本的健康與生存權並非政府最優先的考量?

 

當然,再生能源的發展需要時間,天然氣的基礎建設快一些,但也不是兩三年內能取代燃煤發電供應量的。但經濟部更需思考,當我們 2025 年的目標是將燃煤發電比例降到 30%,現階段卻持續擴建燃煤電廠、亦無老舊機組提前除役的計畫,五年之內把燃煤從 50% 遽降至 30%,是否造成更大的資源浪費、付出更多的環境成本?

 

同樣面對著空氣污染問題的韓國,已針對燃煤電廠展開大刀闊斧的處理。南韓新任總統文在寅 5 月中指示,將在每年空污高峰的四個月(3月至6月)關閉 8 座燃煤發電機組,共 3,000MW 的裝置容量,約占南韓煤電總裝置容量的 10%。雖暫時關閉電廠仍是治標不治本,但至少南韓已積極地面對空污問題、有了具體快速的應對措施,我們卻仍未執行任何針對煤電明確的減量、管制處置。

 

今年三月份,綠色和平組織和世界多國的其他環境組織共同發起「Break Free」串連行動,訴求盡速汰除化石燃料。斯洛維尼亞國會因而做出回應,承諾以巴黎氣候協定的規章原則展開減煤;德國也減少了煤礦開採,以色列能源部長表示考慮漸進式關閉其國內 Hadera 火力發電廠。在空污問題重大的中國首都北京,近年也已採取了漸進關閉各座燃煤電廠的策略,正視燃煤之害。各國政府對反燃煤呼聲的種種回應,都顯示出當今世界減碳、減煤的潮流勢不可逆,在氣候變遷已著實威脅了人類生存與發展的年代,再提高燃煤發電比例,實非明智之策。

 

燃煤發電隱身在我們自身健康與日常生活周遭的環境成本,是沒有人付得起的沉重代價,地狹人稠的臺灣尤其沒有本錢走回頭路。經濟部必須擬定健全的燃煤退場機制、將全民健康安全及碳排放控管視為優先,才能真正維持臺灣的競爭力,找回全民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