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勝利!澳洲鯨豚樂園石油退散

作者: 綠色和平
傷害環境的事物,一件也嫌多,如果代價是珍貴海洋生態以至8億噸碳排放,條數點計?感謝您和全球綠色和平支持者一直堅持,挪威國營石油企業Equinor上月底宣佈放棄大澳洲灣(The Great Australian Bight)鑽油計劃,更是4年來第4間「敗走」這片珍貴鯨魚棲息地的大型石油企業,令我們向Making Oil History邁進一步!
葉海龍(Leafy Seadragon)慣常神隱於海草叢,難得於大澳洲灣驚鴻一瞥。 ©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葉海龍(Leafy Seadragon)慣常神隱於海草叢,難得於大澳洲灣驚鴻一瞥。 ©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提起澳洲海洋生態地標,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固然教人心馳神往,但大澳洲灣才是當地民眾的隱世樂園:據說見證15億年時間長河的巨石陣墨菲乾草堆(Murphy's Haystacks)、遠眺澳洲海獅聯群暢遊的拉巴特角(Point Labatt),以及85%物種屬「當地限定」的大南方珊瑚礁(Great Southern Reef),生物多樣性甚至更勝大堡礁。

綠色和平2018年披露文件,指出Equinor的估算模型早已揭示潛在漏油事故將禍及整個澳洲南海岸,仍一意孤行染指大澳洲灣。© Greenpeace

綠色和平2018年披露文件,指出Equinor的估算模型早已揭示潛在漏油事故將禍及整個澳洲南海岸,仍一意孤行染指大澳洲灣。© Greenpeace

20億桶石油,代價有多重?

然而,這裡的潛在石油蘊藏,令石油企業聞風而至爭相「插旗」,其中挪威石油企業Equinor從英國石油公司(BP)接過燙手山芋,有意於Ceduna海岸對出372公里啟動鑽油器械,開採多達20億桶石油。此舉不只令每年從南極尋覓較暖棲地孕育後代的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頓失淨土,素以靈敏見稱的海豚亦迷失勘探爆破(seimsic blasting)其中,所衍生的8.17億碳排放更相等於澳洲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5倍。

以鯨魚傳說的勇氣行動

在澳洲Mirning原住民赭土上,一個鯨魚Jeedara的傳說流傳了6萬年。「牠告訴我們的先輩,Mirning意指聆聽、觀察、學習、了解各種智慧與知識,從而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的所在。」

綠色和平凝聚各界力量,與全球環境守護者堅持做對的事。我們聯同當地民眾多年來積極發聲,組織獨木舟隊象徵築起海洋防線,前赴化石能源會議現場呼喊訴求;船艦團隊的科研、拍攝與訪談工作,全方位記錄大澳洲灣獨有風光;12萬人聯署、數之不盡的去信及電郵向政商界施壓,過去4年先後促使BP、雪佛龍(Chevron)及Karoon打退堂鼓。

2018年,綠色和平更取得內部文件,揭露大澳洲灣倘若爆發漏油事故,災情比2010年震驚全球的墨西哥灣漏油事故翻倍;種種內憂外患,終令Equinor上月宣佈以「欠缺商業競爭力」為由,放棄大澳洲灣鑽油計劃!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2018年巡航大澳洲灣,與海豚碰個正着。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2018年巡航大澳洲灣,與海豚碰個正着。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澳洲及泛太平洋辦公室總幹事David Ritter表示:「這是一場大自然與群眾力量的非凡勝利,有賴沿海社群、原住民、衝浪客、捕魚業界、旅遊業與小店東主多年來不懈爭取,永遠不要低估澳洲民眾的力量與信念!保護沿海社群與大澳洲灣獨特海洋生態的唯一方法,就是永遠排除鑽油,全球氣候無法承受任何鑽油工程。」

封鎖鑽油大門「真‧封關」

守護大澳洲灣的行動未竟全功,皆因Santos、Murphy Oil及Bight Petroleum仍未放棄當地鑽探計劃,唯有全面禁令才能讓海洋生態安枕無憂。但有您同行,綠色和平近年連番力拒鑽油黑手來犯:2015年蜆殼石油公司(SHELL)宣佈停止進一步勘探阿拉斯加北極;2018年促使紐西蘭政府停止批出海上石油及天然氣勘探許可、巴西當局拒批道達爾石油公司(Total)的亞馬遜珊瑚礁鑽油申請;去年Equinor於北極巴倫支海(Barents Sea)多個具爭議的鑽油許可證亦告觸礁。連同近日兩場能源項目勝仗,我們見證助長全球暖化的化石燃料帝國終有日落時。

改變世界,年輕從來不是界限。2018年阿波羅海灣(Apollo Bay)的獨木舟守護大澳洲灣行動,就是由一班學生牽頭促成。 © Dale Cochrane / Greenpeace

改變世界,年輕從來不是界限。2018年阿波羅海灣(Apollo Bay)的獨木舟守護大澳洲灣行動,就是由一班學生牽頭促成。 © Dale Cochrane / Greenpeace

沒有過於宏大的願景,也沒有微不足道的行動。即使氣候危機來勢洶洶,您我的一念、一步,都在編織理想生活,積累改革力量,讓化石燃料封印歷史,譜寫可再生未來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