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最新見證:珠穆朗瑪峰氣候危機

作者: 綠色和平特派員

在喜馬拉雅山見證氣候危機,去年黃偉建帶我們一起登上全球第四高峰洛子峰;2020年,來自台灣的綠色和平特派員一方面圓自己的登山者的終極目標──珠穆朗瑪峰,同時為我們實地觀察、訪問當地居民,進一步見證「地球第三極」正受到全球暖化衝擊,氣候敏感地域面對氣候變化,生存危機已悄悄來臨......

綠色和平特派員自費前往珠峰基地營,觀察氣候變遷如何影響「第三極」喜馬拉雅山脈區域。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特派員自費前往珠峰基地營,觀察氣候變遷如何影響「第三極」喜馬拉雅山脈區域。 © Greenpeace

全球有7成的淡水凍存於長年冰河,包括南北兩極,還有被稱為「第三極 (Third Pole)」的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山地區(The Hindu Kush Himalayan Region),後者是世界的屋脊,擁有上千條的原始冰河和冰冠,綿延3,500多公里,橫跨8個國家,從阿富汗至緬甸,是十大河流的發源地,支撐著超過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水源與生活所需。

昆布冰河 - 世界海拔最高的冰河,發源自珠峰和洛子峰;登山者既愛又畏之。© Greenpeace
昆布冰河 - 世界海拔最高的冰河,發源自珠峰和洛子峰;登山者既愛又畏之。© Greenpeace

在這裡有全球14座超過8,000米的山峰,包括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Mt. Everest,台灣稱聖母峰)、K2峰、洛子峰(Mt. Lhotse I)、馬卡魯峰(Mt. Makalu I),景觀雄偉壯觀,終年積雪覆蓋,流傳的探險故事更每年吸引世界各地登山家和熱愛健行的遊客慕名而來。然而,全球暖化正在分秒影響這片氣候敏感地區,科學家們透過衛星雲圖和現場探勘,發現冰河快速消融、水資源不斷地流失;冰蝕湖面積也變大、數量增加,可能淹沒高山地區的牧場,若融冰崩解更將嚴重威脅下游的村落。

前往聖母峰基地營和登頂的必經之路,頻繁的冰河運動,斧琢出許多危險冰隙。© Greenpeace
前往珠峰基地營和登頂的必經之路,頻繁的冰河運動,斧琢出許多危險冰隙。© Greenpeace

喜馬拉雅地區氣候已變

喜馬拉雅地區每10年氣溫上升約0.6°C,是全球平均值的2到3倍,比工業革命前時代高了1.5°C,趨勢與北極、南極相同。每10年降雨量增加65毫米,季風季節來臨時也變得更加潮濕,容易降下超大豪雨,不利農作,但冬季卻變得越來越乾燥,應是積雪遍佈的12月至2月,從健行的淡季,也漸漸出現了登山者和觀光團,改變了當地經濟活動;因為氣溫不穩定的冰河運動和偶發的雪崩,也不時帶來山難的不幸消息。

沿著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冰河路(Glacier path),高山的懸冰不時崩落,先是聲響,跟著冰雪迅速滑落,揚起冰塵。© Greenpeace
沿著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冰河路(Glacier path),高山的懸冰不時崩落,先是聲響,跟著冰雪迅速滑落,揚起冰塵。© Greenpeace

登山風險增,影響雪巴人傳承

我們今年2月走訪珠穆朗瑪峰基地營健行路線,訪問了從業超過15年的雪巴嚮導Jyamjo。自2004年登頂珠峰,先後服務許多意大利、德國等登山探險隊,熱愛阿爾卑斯式攀登(Alpine Style Climbing)的他,喜歡分享在前線架設固定點和輔助繩的故事。祖父曾是世界第一個登頂珠穆朗瑪峰登山隊—Edmund Hillary和帶領嚮導Tenzing Norgay的高山合作夥伴。

從前只有旺季4至5個月才上山的他,現在全年無休,因應淡季也湧現的登山者,每年平均往返基地營和周遭環狀健行路線12次。他沿著低中高海拔高度,向我們介紹了當地的氣候和農作物,從前只有中海拔可以種植椰菜和薯仔,現在在高達4,500公尺的地方也可以。

Jyamjo Sherpa現年48歲,狀態尚勇,但感「生命很重要」,只帶風險較低、報酬不高的基地營路線的健行隊。© Greenpeace
Jyamjo Sherpa現年48歲,狀態尚勇,但感「生命很重要」,只帶風險較低、報酬不高的基地營路線的健行隊。© Greenpeace

家族和部落一生奉獻給登山運動,對這片區域的山脈、路線、歷史和文化如數家珍的他,協助過無數來到這片眾神山嶺的逐夢者,翻越一座又一座夢想的高山。他有個正值青年的兒子,問他兒子是否也會從事高山嚮導的工作,他笑笑地說,「他去城裡工作比較好。高山的風險太高了,近年來冰攀的意外很多,罹難的嚮導也多,報酬雖優渥,但『Life is very important!』」。

Jyamjo偶爾跟離鄉的兒子傳照片、通視訊電話,自己則繼續守護這裏的山峰和訪客。© Greenpeace
Jyamjo偶爾跟離鄉的兒子傳照片、通視訊電話,自己則繼續守護這裏的山峰和訪客。© Greenpeace

每年在此山區都有人失蹤、罹難,而死亡人數的幾乎一半都是雪巴人。2014年珠峰雪崩、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發生嚴重傷亡後,大量年輕雪巴人出走家鄉,不再從事登山相關工作。

喜馬拉雅承受的氣候變化衝擊,無人能獨善其身

全球暖化不僅影響冰河冰冠加速消融,亦增加發生洪災、山難的風險,連帶衝擊喜馬拉雅山區的村落生活與經濟活動,登山季節的改變便是其中之一。氣候變化同時會演變成生態浩劫:降雨的增加和積雪消融加成作用,亞高山帶(Subalpine Zone)的林線隨著氣溫升高而向上延伸。高山的植被也逐漸往更高海拔生長,植物因而能吸收更多的陽光,土地的溫度也隨之上升,加速融雪,使得原本應該白雪皚皚的喜瑪拉雅高山地區越來越綠意盎然。

在海拔4,000公尺的亞高山帶林線上,陽光照耀在茂密的針葉林,融雪約莫到中午就會消失。© Greenpeace
在海拔4,000公尺的亞高山帶林線上,陽光照耀在茂密的針葉林,融雪約莫到中午就會消失。© Greenpeace
超過4,500公尺的高山區域,長年積雪消融得快,四處可見褐紅色的灌木叢和裸露的植被。© Greenpeace
超過4,500公尺的高山區域,長年積雪消融得快,四處可見褐紅色的灌木叢和裸露的植被。© Greenpeace

如果氣候變化持續下去,不僅對該區域的生態和龐大人口造成嚴重的生存危機,更可能引發資源搶奪的衝突,影響擴及全球。氣候危機已迫在眉睫,我們必須正視並研討對應方法,採取積極行動,趁我們還來得及的這個最後關頭。

喜馬拉雅山區海拔落差大,原來生態豐富多樣。© Greenpeace
喜馬拉雅山區海拔落差大,生態原本豐富多樣。© Greenpeace
備註:

此次登山健行觀察,100%由特派員自費自假。特意將前往珠穆朗瑪峰基地營的行程記錄下來,與綠色和平的所有支持者分享。

延伸閱讀:
  1. 世界屋脊撐不住 興都庫什山區 生物多樣性暴跌《商業周刊》2019.7.12
  2. 8,516米翻越冰封與雪崩 黃偉建俯瞰氣候真相 綠色和平2019.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