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和你講氣候變化】黃浩聰:我問山,你喜歡給我跑嗎?

作者: 綠色和平

黃浩聰,香港山系強人,曾在四大極地馬拉松奪冠。山野盛載他最美好的童年,也讓他見證氣候的變化;看著山火、郊野垃圾對大自然的影響,他心痛且對人「消費大自然」有所反思。現在他除了喜歡跑山,他還會問:「這座山,喜歡給我跑嗎?」

黃浩聰走在山火後的鹿巢山。©Patrick Cho/Greenpeace
黃浩聰走在山火後的鹿巢山。©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黃浩聰,香港山系強人,剛於雲集世界高手的「HK100」野外長跑比賽,以第四名衝線,是成績最好的香港選手。曾在四大極地馬拉松奪冠,在殿堂級國際賽「UTMB」獲第6名,山野不僅是黃浩聰參賽的拍檔,盛載他最美好的童年,也讓他見證氣候的變化、人為的破壞。看著山火、郊野垃圾對大自然的影響,他除了心痛,也反思著人對大自然的「消費文化」。所以,現在他除了喜歡跑山,他還會問:「這座山,喜歡給我跑嗎?」

黃浩聰跑過四大極地馬拉松。(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黃浩聰跑過四大極地馬拉松:蒙古戈壁沙漠、非洲納米比亞沙漠、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以及南極。(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野火燒不盡 「消費自然」的文化

這一天,是馬鞍山山火後的3星期,我們重返其中一處受波及的山坡。2020年2月23日,鹿巢山焚燒20小時,火線一度長達400米。我們沿梅子林出發,還沒到達火災位置,燒焦的氣味已率先襲來。

「這裡是我們組織的青少年訓練隊的比賽路線,我們在山火前後到來操練,深深感受到環境的變化。這裡本來是翠綠一片,現在光禿禿的,植物全燒死了。」黃浩聰在山上雖然步履如飛,聲音卻有點沉重。沒多久,眼前已見一大片焦黑的山坡,有青綠的小草零落的冒出頭來,掩不住一片蒼涼。

黃浩聰他的雙腳踏遍四大極地,跑過大山大嶺,體驗過大自然的震撼。©Patrick Cho/Greenpeace
黃浩聰的雙腳踏遍四大極地,跑過大山大嶺,體驗過大自然的震撼。©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根據消防處和漁護署的資料,香港每年大約有1,000宗山火,最常發生在春秋兩季。而山火的主因,大多是掃墓人士焚燒冥鏹香燭後,未有把火種弄熄滅,也有市民在非指定位置燒烤,或是焚燒田草或雜草以致火勢失控。

黃浩聰是消防員,說到山火就有點感慨:「很多人以為,以火來移除墳頭的雜草很方便,最後卻可能控制不了火的力度,釀成山火,蔓延整個山坡。過後,甚至會有人覺得,草全燒掉更好,方便工作,但其實後患無窮呢。」

他補充,火災能產生許多溫室氣體,而當樹木減少,溫室氣體又沒有足夠的樹木吸收,地球整體溫度就會持續上升。而且,一棵樹的生長週期也要8年10年,一場山火,大自然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回復過來。

香港山系強人黃浩聰,同時是一名消防員。©Patrick Cho/Greenpeace
香港山系強人黃浩聰,同時是一名消防員。©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人類貪一時之快而「消費」大自然的行為,還不只山火。近日肺炎疫情嚴重,各處郊野公園又再成為市民周末的「解悶場所」。此後,山野間出現大量垃圾,也令黃浩聰感受到人的自私:「人沒事的時候,不會想起大自然,甚至做破壞大自然的事。現在不能出街感到沉悶,就去消費大自然,且不懂山野的禮儀,到處亂拋垃圾。」

這也令他反思,自己一直跟山嶺拍檔,參加越野跑嬴取獎項,實踐理想,自己又有甚麼可以回饋大自然呢?「我現在除了說自己喜歡大自然,鍾意跑山,也會問自己,山,是否喜歡給我們跑呢?」

黃浩聰在經過山火蹂躪的跑徑練習。©Patrick Cho/Greenpeace
黃浩聰在經過山火蹂躪的跑徑練習,想起從前的翠綠山坡,心中一陣傷感。©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從氣候變化 理解大自然的感受

當人類願意感受大自然是否喜歡我們的行為,不難發現地球正發出許多求救的信息。氣候變化、極端天氣的現象、溫度的改變等,都在告訴人類,現時的生活模式並不可持續發展。

黃浩聰不是科學家,他沒有數據或研究,可以證明氣候變化如何影響香港;他擁有的,是真實的體會及回憶。

回到青春時代,黃浩聰和一群朋友前往觀賞聖誕燈飾,同行的還有他的未來太太,當時還沒開始拍拖。「那時我留意到有位女同學覺得冷,我就脫下外套給她穿上;後來,她就成了我的太太。直到現在,她還會提起這件事呢!」他說,如今恐怕難以再有這些浪漫事件了,因為冬天越來越熱,很多人仍是穿短袖衫的。(笑)

黃浩聰小學至中學期間都經常在山野遊玩。(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黃浩聰小學至中學期間都經常在山野遊玩,更跟好友談夢想,希望長大後能環遊世界。(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此外,他也懷念兒時的春天。「從前四季分明,春夏秋冬,每個季節做不同的事情。空氣也有不同的濕度,風吹過來,會感受到是哪一個季節。」從前在早上讀書,他還會時常聽到一種雀鳥的叫聲:「喔噢喔噢!」他打趣扮著叫。近年同一時間同一地方,卻再也聽不到這些聲音了。「不知是鳥兒搬家了,還是氣候改變令物種減少了?」

因著參加極地馬拉松,黃浩聰跑過四大極地:蒙古戈壁沙漠、非洲納米比亞沙漠、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以及南極。當他身處南極,更感保護環境的逼切。「還記得比賽期間聽到巨大的聲響,好像爆炸一樣,原來是有巨大冰塊正在塌下來!還可以持續很久,一直不停在崩塌!」

黃浩聰跑過南極的馬拉松,更感保護環境的逼切。(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黃浩聰跑過南極的馬拉松,更感保護環境的逼切。(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從護然、保然到佩然

唸小學時,黃浩聰在舊寮屋區一帶的山野探險、捉蝌蚪,後來看著市區重建把這個地方圍板拆卸,喚醒他要保護大自然的心志。後來,參加越野跑,走過幾個極地,黃浩聰見證著大自然的震撼。

「走過大山大嶺,經歷許多挑戰之後,我知道要敬佩大自然。不論你身份高低,有多少錢財,有多大影響力,在大自然面前,嚴寒一樣可以把你冷死。在大自然的世界,所有事情都變得渺小而公平。

黃浩聰與護然、保然、佩然(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黃浩聰與護然、保然、佩然(照片由黃浩聰提供)

因此,當3個兒子陸續出世,他就以「保然」、「護然」、「佩然」來為他們命名,希望他們懷著保護和敬佩的心與大自然相處。

他現在更成立跑步會,致力培訓有心人,特別是年青人,學習山野的禮儀和觀念、以及對大自然應有的崇敬。

黃浩聰希望培育下一代尊重和敬佩大自然。©Patrick Cho/Greenpeace
黃浩聰希望培育下一代尊重和敬佩大自然。©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參考資料:

瀏覽更多:【和你講氣候變化文章系列】 

氣候變化影響無遠弗屆,世界命運共同體,沒有人可或能夠置身事外。我們邀請本地不同界別朋友【和你講氣候變化】,分享他們如何面對氣候告急,以行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