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6 mins

【和你講氣候變化】有請香港年輕氣候行動家Lance Lau劉衍一

作者: 綠色和平

疫情緩和後,小學復課的第一個星期五,我們約定與年輕的香港氣候行動家Lance碰面。挑選這日子,是因為他堅持Fridays For Future,為未來,每周發起氣候行動,提醒同學及更多香港人,全球暖化的氣候危機已降臨。為了地球,他可以去得幾盡?我們可否與他一起為香港與未來,氣候行動?

疫情緩和後,小學同學復課的第一個星期五,我們約定與Lance碰面。挑選這日子,是因為他堅持每星期五為氣候行動。2020年6月12日,已經持續到第39周。

愛護地球,關注環保的你,會知道自去年起,全球有很多年輕人響應瑞典少女Greta Thunberg的號召,持續參與#FridaysForFuture氣候運動。然而,這浪潮尚未在香港普及,Lance Lau 劉衍一是少有為氣候站出來的年輕人。

Lance 在學校每周一次與同學、家長分享氣候危機的訊息。©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 在學校每周一次與同學、家長分享氣候危機的訊息。©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從別人當我傻,到他們被感染

其實在2019年3月15日,香港也響應了全球氣候罷課的號召,舉行了首次,而且是目前為止本地最大型的#FridaysForFuture氣候遊行,數百位參與者,主要來自國際學校的學生,也有一些本地的中學和大學生,還有支持環保的成年人;當日綠色和平也有和應同行

Lance回想自己的氣候行動,也在2019年3月開始,但他帳目分明:持續進行的行動,是從9月才開始的,未夠1年的時間。

他記得清楚,第一次自己行動,是在有全球氣候行動的一天,自己躍躍欲試:「我就同自己講,不如咁樣,我就自己做。我番到學,拎少少紙,整咗個紙牌,找 highlighter寫咗氣候變化4隻字,下面仲寫埋英文,就這樣,拎住紙牌,走出班房,行來行去。第一次,好搞笑,(笑)好快就俾老師捉了。」

Lance對待氣候議題,比很多成年人還成熟,但他也是位年少活潑的小伙子。©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對待氣候議題,比很多成年人還成熟,但他也是位年少活潑的小伙子。©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於是思考,如何不會阻礙同學上堂,又可以表達自己的氣候意志,最終決定早點上學,好好利用同學、家長回校的時間,向他們分享氣候訊息。於是,每個星期五,他提早1個小時起床。

「頭幾次,同學真係當我傻,不過過咗無耐,同學開始覺得『佢係真做喎』,就會聽下我講乜,就不再話我唔知做乜。我好開心有啲與我好friend嘅同學我稱之為『被感染』。都同我一齊做,也開始注意氣候危機。」他也開心分享,學校的老師和校長,明白他的想法和行動,對他很支持。

Lance與被他感染的同學仔。©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與被他感染的同學仔。©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從10歲開始進行一人氣候行動,到如今已經11歲了,他不賴床,不怕冷待甚至不禮貌的反應,為的是對氣候行動的承諾。你不能不佩服這位少年氣候行動家的堅持!

從分享訊息到帶動改變

氣候的議題很廣很多,Lance 每個星期五,會找來當刻的氣候新聞和大事,以合時的主題「吸客」,譬如早前談到澳洲山火,最近他就以6月已經非常炎熱和多雨為題,向大家解釋氣候變化已經演變為氣候危機。[1]

踏入夏天,天氣為Lance每周的氣候行動帶來額外考驗。©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踏入夏天,天氣為Lance每周的氣候行動帶來額外考驗。©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其實世界好多問題,譬如而家疫情,疫情嚟到,我哋仲有機會壓低佢;不過氣候變化就唔同,我哋唔可以話,海平面上升,將佢(融冰)變番舊冰,影響發生咗就冇得回頭。我哋要開始行動stop佢,對地球同人類嘅影響就可減少好多。如果唔行動的話,影響只會一路行,去到一個點,人類就會滅絕。」 Lance淺白充滿童真的解釋,卻是硬道理。

Lance在學校行動,最初很簡單,只希望與更多人分享氣候訊息。多了人關注氣候危機,經驗累積後,他的目標也隨之增加。

學校的氣候行動以外,Lance開始寫他的green letter「綠色投書」,直接將建議向自己的屋苑及區議會反映,希望由居住的地方開始改變,增加多一些綠色設施,包括太陽能板和堆肥設施,還有改善區內的單車徑,期望自己居住的東涌可以成為單車友善的社區。

Lance用硬皮圖書、橡筋做成環保文件夾,有聯署書、綠色投書還有他手作的氣候信息圖。©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用硬皮圖書、橡筋做成環保文件夾,有聯署書、綠色投書還有他手作的氣候信息圖。©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寫信可以是直接對話的開始,但也可能徒得個人獨白。Lance是行動派,自有對策。「而家,我只是一個人,得一把聲係唔足夠,佢哋收到信,會(唯唯諾諾回應)好,環保啲。不過,我而家做緊個簽名行動,那就不止我的聲音,而是有好多人一起發聲,一起去行動。聚集夠大的壓力,對方就會開始做嘢。」

Lance會在媽媽陪同下,每星期一、兩次到屋苑鄰近的商場,花心思找個保安不干涉的位置,向街坊與附近的訪客講解他的訴求,收集他們簽名。問他,這樣行動不一定得到反應,會否有時覺得灰心?他的字典,卻只有堅持:「我就覺得,總之我一路逼一路逼就一定有效果。」

Lance與東涌街坊講解氣候危機,並爭取他們支持區内增加綠色設施。©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Lance與東涌街坊講解氣候危機,並爭取他們支持區内增加綠色設施。©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凝聚力量,與綠色和平攜手行動

今年Lance原已打算與一些企業、餐廳,以至自己的屋苑和區議會合作,一起應對氣候危機。他希望說服餐廳、企業減少用膠;而在自己的屋苑和社區,可以出現綠色設施;又希望區議會開始有針對極端天氣譬如颱風的應對措施,因為他家住東涌,颱風來襲香港,大嶼山往往遭殃。

綠色和平今年也立意將氣候危機的議題帶入社區和議會,Lance有感大家的理念一致,於是一拍即合。答應與綠色和平合作。「我哋今次合作的目標,係將氣候變化和氣候危機的訊息傳開,希望香港從個人、企業和社會層面都可做點事情。」

感謝Lance特別手作新的氣候標語。©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感謝Lance特別手作新的氣候標語。© Patrick Cho / Greenpeace

「香港(本地)人對氣候變化的確認識不多,香港也舉行過大型氣候行動,差不多成千人,當時主要都是外國人,或者是又識中文又識英文的本地人士。因為目前氣候變化運動的(訊息來源)主要都是英文,我希望可做埋中文,希望香港人會明白這個訊息,可以同政府、企業講番,我們要即刻行動。如果唔係,就好大劑!」

「其實我哋個個都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個個都各自攞住個牌,在自己學校或公司,每日企十分鐘,或每個星期企個零鐘,其實,我都是這樣,企一企,已經那麽多人聽到。我相信,大家做啲,或者在fb post 關於氣候變化的訊息和資料,都可以讓更多人醒覺,再開始行動。」

Lance與綠色和平簽署氣候宣言,承諾一起氣候行動,還有區議員(左二起)李嘉豪(離島)、張國昌(東區)、陳嘉琳(西貢)同來撐場。© Fung Pik Yee / Greenpeace
Lance與綠色和平簽署氣候宣言,承諾一起氣候行動,還有區議員(左二起)李嘉豪(離島)、張國昌(東區)、陳嘉琳(西貢)同來撐場。© Fung Pik Yee / Greenpeace

[2020年8月更新]香港氣候行動者劉衍一Lance為你報導2050年的「新聞」。雖然是幻想式的情節,但我們必需合力應對氣候危機,否則情節可成真!

備註:
[1]世界氣象組織6月19日在其臉書引述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C3S)資訊指出,剛過去的5月是有史以來最溫暖的5月,而西伯利亞部分地區的平均氣溫比平均高出攝氏10度。

延伸閱讀:
《氣候危機殺到!到世紀中你家還安全嗎?》
《青少年氣候行動勢成氣候》

瀏覽更多:【和你講氣候變化文章系列】

氣候變化影響無遠弗屆,世界命運共同體,沒有人可或能夠置身事外。我們邀請本地不同界別朋友【和你講氣候變化】,分享他們如何面對氣候告急,以行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