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推動30年,西班牙煤電廠將成歷史!

作者: 綠色和平

淘汰化石燃料也許並非空想的神話,更是全球發展的趨勢?是什麼原因讓長年依賴煤炭的歐洲國家,今年陸續宣佈關閉境內燃煤電廠時間表,逐步走上能源轉型之路?距離2030年必須減碳最少一半的目標,只剩下不到10年,各地政府是否須加快步伐,你我又可否幫手更努力推進?

當全球因疫情引致經濟低迷、工廠停擺、用電量降低,反加速促成「終結煤炭」,推進能源轉型,7月15日迎來好消息。西班牙宣佈將在2025年前,全面關閉燃煤電廠,亦意味綠色和平於當地推動淘汰化石燃料30年,終於取得成果!

2019年7月,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的行動者前往Los Barrios燃煤電廠,將30米長、印有「氣候變化工廠」(Fabrica de cambio climatico)的橫額懸掛電廠所在港口,呼籲將化石燃料長埋地下,才能拯救氣候。©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2019年7月,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的行動者前往Los Barrios燃煤電廠,將30米長、印有「氣候變化工廠」(Fabrica de cambio climatico)的橫額懸掛電廠所在港口,呼籲將化石燃料長埋地下,才能拯救氣候。©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好消息!燃煤發電在2025年前告終

西班牙國內第4大能源企業EDP,宣佈將逐步淘汰最後兩座營運中的煤電廠[1],分別是Aboño和Soto de Ribera電廠;其中Aboño電廠中的1號機組即將退役,2號機組則會暫時保留以備不時之需。預計2025年前,西班牙就會全面擺脫燃煤發電,並以風力和太陽能電廠取代。

據了解,原先西班牙共有15座燃煤電廠,有7座於今年6月30日關閉,亦有6座早已停產或申請在2022年正式關閉,而EDP最終亦踏出淘汰燃煤發電的一步。

2018年11月,70名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行動者划船至Endesa電力公司的煤電廠外,手持「終結煤炭」橫額,要求關閉燃煤電廠。©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2018年11月,70名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行動者划船至Endesa電力公司的煤電廠外,手持「終結煤炭」橫額,要求關閉燃煤電廠。©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為什麼燃煤發電成為夕陽產業?

長久以來,西班牙非常倚賴燃煤發電,當局長期支持國內煤炭開採計劃,成為擺脫煤炭的阻力。但從2019年開始,西班牙加速減少使用化石燃料,轉用可再生能源的步伐更超越一眾西歐國家。

西班牙Andasol 1太陽能發電場,可提供20萬人用電,每年減少14.9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 Greenpeace / Markel Redondo
西班牙Andasol 1太陽能發電場,可提供20萬人用電,每年減少14.9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 Greenpeace / Markel Redondo

西班牙電網公司(Red Eléctrica de España)數據顯示[2],2018年燃煤佔全國發電來源達14.3%,然而僅過1年時間,2019年煤電比率就下降至5%,是40年來最低,甚至比2017年大跌7成。反觀可再生能源近年發電量大增,2019年已佔36.8%;西班牙政府同時亦通過氣候法案,計劃在2030年達到74%可再生能源發電比率。是什麼原因,使西班牙決定淘汰燃煤發電?

愈來愈多證據顯示,煤電已成夕陽產業。隨著開採煤礦的生產成本逐年增加,二氧化碳排放許可證的費用也日益昂貴,加上稅務負擔及天然氣價格下降,使煤炭需求急劇下滑。多年的鉅額虧損,使當局及電力公司決定與煤電「分手」!

煤炭成本逐年升高,加上碳排相關費用愈來愈貴,使歐洲許多電力公司決定逐步淘汰燃煤發電。© Greenpeace / Jiri Rezac
煤炭成本逐年升高,加上碳排相關費用愈來愈貴,使歐洲許多電力公司決定逐步淘汰燃煤發電。© Greenpeace / Jiri Rezac

EDP行政總裁Miguel Stilwell d’Andrade表示:「關閉燃煤電廠的決定,是在這個能源轉型過程中可預見的結果。為了配合歐盟希望達到碳中和的目標,公司也會履行對所有員工的承諾,提供轉型期間需要的專業技能培訓。」

堅持30年的戰役

早在30年前,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就向當地最大電力企業「西班牙國家電力公司」(Endesa)提出減碳訴求,並入稟法庭,要求企業行政總裁為煤電廠製造的排放、污染負起責任。當時,煤炭仍是西班牙最主要的電力來源,也製造最多碳排放。而綠色和平是西班牙第一個向國會表達反對煤炭、要求正視全球暖化的組織。

2008年,綠色和平於As Pontes燃煤電廠,將「淘汰煤炭」文字投影至煙囪外牆上。這座電廠消耗西班牙20%的煤炭,是歐洲最污染的電廠之一。© Greenpeace / Jiri Rezac
2008年,綠色和平於As Pontes燃煤電廠,將「淘汰煤炭」文字投影至煙囪外牆上。這座電廠消耗西班牙20%的煤炭,是歐洲最污染的電廠之一。© Greenpeace / Jiri Rezac

直至2015年12月,《巴黎氣候協議》通過,各國開始意識到必須減少碳排放,以達到控制全球平均升溫於攝氏1.5度之內的目標,盡力減緩氣候危機。綠色和平更積極發聲,促請淘汰燃煤發電,同時必須兼顧社會公義。

早於199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已於西班牙馬略卡島(Mallorca)阻截運煤船將煤炭運至港口,促請電力公司負起減碳責任。 © Greenpeace / Clive Shirley
早於1997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已於西班牙馬略卡島(Mallorca)阻截運煤船將煤炭運至港口,促請電力公司負起減碳責任。 © Greenpeace / Clive Shirley

近年來,綠色和平持續向相關產業進行非暴力直接行動,包括於燃煤電廠前舉牌呼籲「終結煤炭」(End Coal),並發表研究報告,以科學數據佐證關閉煤電廠的可行性、煤炭對人體健康與氣候造成的問題,要求逐步淘汰燃煤。我們同時與當地公民團體合作,亦與歐洲和當地政治領袖及電力公司代表多次會面,提出減碳訴求。歷經30年的戰役,終在2020下半年傳來捷報。

2018年11月,綠色和平西班牙行動者於煤電廠一座煙囪外牆通宵彩繪太陽圖案,象徵為了減緩氣候危機,全球民眾期待淘汰化石燃料、發展100%可再生能源,更健康永續的黎明來臨。 ©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2018年11月,綠色和平西班牙行動者於煤電廠一座煙囪外牆通宵彩繪太陽圖案,象徵為了減緩氣候危機,全球民眾期待淘汰化石燃料、發展100%可再生能源,更健康永續的黎明來臨。 ©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為了符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減碳標準,在2050年前達到碳中和(即淨零碳排),歐盟提出在2030年前削減至少40%溫室氣體排放。然而,歐盟須將減排目標提高至65%,並提出更全面的碳稅與發展可再生能源政策,才有機會緩解氣候危機。

淘汰化石燃料不僅是歐盟責任,亞洲呢?

除了西班牙踏出淘汰煤炭的第一步,德國國會也在7月初通過法案,宣布將在2038年前逐步淘汰境內煤電廠,並表示在2022年前逐步廢除核能發電,加入能源轉型先鋒行列。

你我當然樂見各地氣候行動,卻也明白減緩氣候危機是全球責任。事實上,不少亞洲國家及地區仍極度依賴燃煤發電,但即使各有前因,西班牙的能源勝仗告訴我們:改變並非不可能。只要以可持續發展為依歸,制訂更進取的氣候及能源政策,就能改變企業發展方向;企業的轉型抉擇,亦有助推動政策改變,從而確保工友得以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平穩過渡,最終惠澤全民。

台南一個養殖場在屋頂鋪滿太陽能板,毋須犧牲用地和環境,也能發展可再生能源。 © Greenpeace / Huang Jhih Yao
台南一個養殖場在屋頂鋪滿太陽能板,毋須犧牲用地和環境,也能發展可再生能源。 © Greenpeace / Huang Jhih Yao

綠色和平在台灣積極推動修訂《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呼籲當局趕上國際減碳步伐,項目團隊亦持續與經濟部及科技產業等耗電大戶溝通,推動它們投入發展可再生能源。而在韓國,我們亦密切跟進亞洲首個由執政陣營提出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綱領,指出上周公佈的方案欠缺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具體承諾,亦未有勾勒如何實踐大幅減排的路線圖,促請當局把握今年餘下多個政治契機,落實符合公眾期望的減碳政策。

回到香港,身處同一天空下,我們亦不能獨善其身於氣候危機。綠色和平早前參考香港天文台研究估算,假如全球溫室氣體排放趨勢不變,到本世紀中全港或有28平方公里面積(相等於147個維多利亞公園)平均每10年就會受到類似「山竹」帶來的風暴潮侵襲,影響近10萬人。因此項目團隊自5月起積極落區,遊說多個區議會關注氣候危機,凝聚民間力量,促請政府全面做好應對氣候危機的準備,以及減少香港整體溫室氣體排放。拯救氣候,你我行動!

延伸閱讀:
【社區救氣候】綠色和平落區手記:鯉魚門的社區自救
氣候雙贏:見證化石燃料行業走向沒落

[1] Energy Industry Review報導
[2] The Spanish Electricity System Preliminary repor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