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土耳其發現新天然氣田:6個令人憂心的原因

作者: 綠色和平

上月底,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公佈,其「法蒂赫號」(Fatih)鑽井船在土耳其北部黑海沿岸工作時,發現天然氣田,儲存量約3,200億立方米,料足夠未來6年使用,他更預期在2023年前可抽取並使用。這個訊息,在疫情肆虐全球之時,更是另一單令人擔憂之事。

天然氣只是另一種骯髒的化石燃料

圖為法國道達爾石油(Total)於北海的Culzean化石氣體設施。©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圖為法國道達爾石油(Total)於北海的Culzean化石氣體設施。©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儘管埃爾多安指新氣田最快2023年投產,但有分析師稱,暫不清楚土耳其政府所謂的3,200億立方米是指估計蘊藏量,還是可抽取份量,更認為最終或要等上10年,並投資數十億美元建立生產和供應基建。

雖然發現新天然氣田,對土耳其來說,可能是一條經濟出路;但對全球環境來說,卻是走上萬劫不復的不歸路。沒有環境,就算經濟再好,全世界也會被「攪炒」。

綠色和平於泰國發起眾籌計劃,為當地醫院安裝太陽能板,至今年2月為止,計劃已促成7間醫院的太陽能裝置完成,開始自己發電。© Roengchai Kongmuang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於泰國發起眾籌計劃,為當地醫院安裝太陽能板,至今年2月為止,計劃已促成7間醫院的太陽能裝置完成,開始自己發電。© Roengchai Kongmuang / Greenpeace

6大原因告訴你,為何天然氣危害你我健康

「天然氣」給人感覺「天然」,又為氣體,看似比燃煤更乾淨,不是嗎?6大原因告訴你:絕對不是!

    1. 即使全世界不再燃煤,只以燃燒石油和天然氣為能源,也無法將全球升溫控制於1.5°C內!只燃燒現存和發現到的天然氣田,估計會排放173千兆噸溫室氣體,而要維持全球升溫1.5°C有50%機會的話,這等於佔了2015年後可忍受的碳預算幾乎一半。要實踐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1.5°C目標,最實際的方法是在2018年至2030年期間,將化石氣體消耗量降低幅度做到不少於39%。
    2. 天然氣的污染程度,可能與燃煤一樣!科學家認為,天然氣在提取、生產、運輸,整個生命週期中所排放的溫室氣體,污染程度可能與煤炭一樣大,甚至更甚:在液化天然氣和運送過程中,不僅消耗大量能源,當中所產生的甲烷量,在短時間內,與二氧化碳相比多出86倍,而當中更低估了天然氣基礎設施一旦洩漏,可能所做成的影響。
    3. 投資者已過度投資天然氣!投資於新的天然氣生產項目,無疑將進一步惡化現時的氣候危機,增加整體社會成本。截至2019年,新的石油及天然氣投資項目總值接近5萬億美元,這與國際要限制升溫在1.5°C內的策略存在極大矛盾。
    4. 可再生能源比天然氣便宜!根據澳洲聯邦科學工業研究組織(CSIRO)、拉扎德(Lazard)和彭博的能源成本分析,太陽能和風能在大多數主要經濟體系中,已經成為最便宜的發電技術,而這現象已出現一段時間!
    5. 電網可靠,不需要化石氣體!電網儲存方法和需求調整技術不斷成熟,令平衡電網的建設成本,對比天然氣尖峰負載設施的,具有一定競爭力。根據全球知名的能源和自然資源諮詢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的說法,電池將很快取代所有天然氣尖峰負載設施。現代社會漸漸讓交通和建築都能更廣泛使用電力(簡稱「電氣化」),將有助確保電網供應維持可靠和達致預期。
    6. 新的天然氣基礎設施,將鎖定碳排放增長達數十年!全球已經開始實施的天然氣生產計劃,已被認知將超過1.5°C升溫目標的全球碳預算70%。現有的化石氣體生產設備,約有一半是在2000年後建造的。新的化石氣體生產設施,其溫室氣體排放年期可達數十年,破壞地球的碳預算,或將因全球同聲要求氣候行動的壓力下被擱置。

事實上,天然氣與很多傳統的化石燃料一樣,既對氣候百害而無一利,生產成本又昂貴,實屬不必要。對比起更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的可再生能源,不但有效減緩氣候危機,減低溫室氣體排放及空氣污染情況,在很多地區,其生產價格比傳統化石燃料更便宜,且能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為了未來,你的選擇是?©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為了未來,你的選擇是?©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而作為具遠見的投資者及社會持份者,除了審慎考慮投資風險和回報,更應為長遠投資作打算。開發天然氣,只夠短期的能源使用,一旦存量枯乾,回報即變廢紙。投資,或以公民身份支持政府及企業發展可再生能源,不用擔心能源消失的一日,更會長做長有,對經濟和環境,絕對是一隻優質藍籌股。

*參考由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資深項目主任Nathaniel Pelle撰寫的文章,經編輯後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