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極地嚮導Eric Wong專欄】走在極地最前線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Eric Wong

「極地探險者」Eric Wong從本月開始在綠色和平開設專欄,與大家分享極地所見所聞,透過他的第一身體驗和攝影作品,讓香港人進一步了解氣候變化冰川融化企鵝北極熊的滅絕危機,絕非遙遠的命題。首篇他分享到踏上南極半島的第一個震撼景象,竟然是年幼企鵝悲慘的命運。

大家好,很高興能成為Greenpeace其中一位專欄作者。今後,每月我都會為大家分享極地的所見所聞。在成為一位極地嚮導前,我與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是一名坐在辦公室裡工作的「打工仔」。氣候變化、冰川縮小、北極熊的滅絕危機,這些命題對我來說實在太遙遠。作為城市人,住在石屎森林裡不顧一切賺錢,好像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直至有一年,我到過尼泊爾山區親身感受過大山大水後,才意識到地球是多麼的美。自此我立下決心成為一位登山嚮導,希望每一天都能沐浴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並為地球出一分力去保護這美麗的地方。

擁有厚毛的企鵝也會凍死?

2019年我開始在南極和北極工作,工作內容是在探險船和其他島嶼協助科學家完成不同的研究,並且教育旅客有關南極的生態環境。我記得第一次,與鳥類學家Dr. Marcelo Flores 研究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又稱南極企鵝  )族群的數量,登上南極半島時,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了。歡迎我的不是壯觀迷人的風景,而是遍地年幼頰帶企鵝的屍骸

Dr. Marcelo Flores跟我說,頰帶企鵝的族群正在銳減。更不幸的是,早一個星期島上下了一場大雨,剛出生的小企鵝身上還披著不防水的絨毛,結果一場冷風令到小企鵝凍死。全球暖化、氣溫上升的問題在南極日益嚴重,本應下雪的地方,卻變了下雨,造成生態大亂。位於南緯64度的Damoy Point,長年積雪,是頰帶企鵝和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uin,又稱金圖企鵝)的棲息地,但2020年3月我們再回去的時候,大部分的積雪消失了,企鵝竟然要吃殘雪為其身體降溫

位於南極半島的Deception Island生活了最大型的頰帶企鵝族群,但可惜頰帶企鵝數量正在大幅減少。© Eric Wong / Greenpeace
位於南極半島的Deception Island生活了最大型的頰帶企鵝族群,但可惜頰帶企鵝數量正在大幅減少。© Eric Wong / Greenpeace

在粉紅雪藻和綠雪藻中築巢孵蛋的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需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成功孵化全黑的小阿德利企鵝。© Eric Wong / Greenpeace
在粉紅雪藻和綠雪藻中築巢孵蛋的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需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成功孵化全黑的小阿德利企鵝。© Eric Wong / Greenpeace

雪上加色

走在南極雪地上,往往不難發現積雪染上了其他顏色。有時是綠色,有時是粉紅色。起初我以為粉紅色雪是企鵝糞便所致(企鵝以磷蝦為主食),但地質學家Dr.Keith Mountain告訴我,粉紅雪是一種被稱為雪藻(Snow Algae)的藻類在白雪上生長所致。又名西瓜雪的雪藻,之所以能在冰雪上生長,是因為雪地上含有豐富的微生物和礦物,當冰雪受氣溫溶化後,雪藻在積水中受到太陽紫外線照射,形成光合作用,並製造多種紅色素,形成西瓜的顏色。不過這並不是一種浪漫有趣的現象,雪藻會吸收太陽的熱力, 並加速冰層融化,而有研究顯示,紅雪吸熱率更比綠雪高出20%。有企鵝或海豹的糞便作為營養,溫度越高便有利雪藻繁殖,這就可以解釋到為什麼剛才提及到的Damoy Point會沒有冰雪。

不斷剝落和溶化的冰川會令地球海平面上升。© Eric Wong / Greenpeace
不斷剝落和溶化的冰川會令地球海平面上升。© Eric Wong / Greenpeace

如果你認為南極企鵝少了,又或是紅雪藻多了,對你的生活或是香港沒有什麼直接影響,這就錯了。在蝴蝶效應之下,南極海洋動物減少會影響整個地球的海洋生態,而冰川溶化亦會令海平面上升,到時所有沿海國家都會被淹沒。其實要為地球出一分力,一點都不難。源頭減廢,節約能源,減少使用塑膠都只是一些很簡單,你知我知的事情。何必為了一時方便,而污染地球?

在聖誕節前成功孵化的小巴布亞小企鵝(Gentoo Penguin),亦可能因為氣候改變而導致死亡。© Eric Wong / Greenpeace
在聖誕節前成功孵化的小巴布亞小企鵝(Gentoo Penguin),亦可能因為氣候改變而導致死亡。© Eric Wong / Greenpeace

Eric Wong簡介:登山家和極地攝影師。2018年成為第一位香港人不靠任何支援協作,獨攀技術型山峰Ama Dablam。2019年在加拿大的探險船成為極地嚮導。作品和報導曾刊登於National Geographic 和知名的旅遊雜誌。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Eric Wong簡介:登山家和極地攝影師。2018年成為第一位香港人不靠任何支援協作,獨攀技術型山峰Ama Dablam。2019年在加拿大的探險船成為極地嚮導。作品和報導曾刊登於National Geographic 和知名的旅遊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