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6 mins

應對氣候危機,亞洲晉身進擊的巨人

作者: 綠色和平

年度交接之際,氣候變化議題上,亞洲接連傳來佳訊,包括通過《氣候緊急狀態宣言》,企業加緊向化石能源說不,更積極應對氣候危機。當全球向氣候危機的臨界點越來越靠隴,但願更多更廣更快的行動讓我們締造地球的氣候未來。

別了,燃煤發電,我們向可再生能源進發。©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別了,燃煤發電,我們向可再生能源進發。©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新年伊始,世界局勢、病毒困境,未有隨我們更換日曆般更新氣象;慶幸,年度交接之際,氣候變化議題上,亞洲接連傳出的正面發展,值得與你分享、互勵互勉,包括通過《氣候緊急狀態宣言》,企業加緊向化石能源說不,更積極應對氣候危機。當全球向氣候危機的臨界點越來越靠隴,但願更多更廣更快的行動讓我們締造地球的氣候未來。

菲律賓眾議院發佈《氣候緊急狀態宣言》

值得鼓舞的是,2020年結束前,我們得悉,菲律賓眾議院通過了《氣候緊急狀態宣言》的決議,此決議有望使政府將氣候行動與氣候正義視為治理核心。

自2013年熱帶氣旋「海燕」(Typhoon Haiyan)為菲律賓帶來翻天覆地的災難,多方包括綠色和平一直就氣候危機向政府與企業倡議,促請制定減碳政策,伸張氣候正義。經多年努力,2019年全球喜迎氣候公義的突破,菲律賓人權委員會(CHR)宣告國際的碳排巨頭,或需向因氣候變化遭到人權損害的菲律賓人承擔法律及道德責任。

海燕已經是8、9年的事情,極端氣候、颱風對菲律賓的威脅有增無減。近期就有2020年10 月,強颱風天鵝造成至少 20 人死亡、4 萬人被迫撤離。綠色和平菲律賓辦公室在11月2日向政府倡議,要求發佈《氣候緊急狀態宣言》(Climate Emergency Declaration),以加強政府及社會對於緩減氣候變化的動員速度和範圍,保護菲律賓人民。

目前全球有超過1,700個政府單位宣佈進入「氣候緊急狀態」。© Seungchan Lee / Greenpeace
目前全球有超過1,700個政府單位宣佈進入「氣候緊急狀態」。© Seungchan Lee / Greenpeace

這份宣言針對主要碳排者(90 間化石能源與水泥公司),必須為全球自工業革命以來所製造的 60%人為碳排放負起責任,其中50間企業或投資公司曾受到菲律賓人權委員會調查,包括蜆殼石油(Shell)、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雪佛龍(Chevron)、英國石油(BP)、法國道達爾石油(Total)與南非薩索爾(Sasol)。

2020年11月26日,菲律賓下議院通過了第 1377 號決議。這份《氣候緊急狀態宣言》主要的訴求,包括海內外的碳排大戶應為氣候變化負起責任,並將資源投注於可再生能源,以及鼓勵當地政府宣示氣候緊急狀態。部分決議案中的法規,包括要求國家負責且確保快速能源轉型,與綠色和平向政府提案的內容相符。此前,菲律賓總統已注意到綠色和平的訴求,發言人更曾表示當局的聲明回應了綠色和平的呼籲。

綠色和平菲律賓辦公室項目主任Virginia Llorin表示:「我們樂見眾議院的決議,也將此視為決策者注意到人民的聲音,有望使氣候行動成為政策的主要考量。我們期待看見在此決議後,國會為氣候變化做出積極且急迫的行動。」

颱風天鵝吹襲菲律賓,當局將受嚴重威脅地區的居民安排入住臨時而擁擠的避風撤離中心。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颱風天鵝吹襲菲律賓,當局將受嚴重威脅地區的居民安排入住臨時而擁擠的避風撤離中心。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氣候緊急狀態代表什麽?

2016年澳洲德爾賓市(Darebin)是全球第一個宣示進入氣候緊急狀態的政府單位。目前全球已有由城市到國家層級的超過1,700個政府單位,宣佈進入「氣候緊急狀態」。而我們臨近的台灣,截至2020年4月21日,已經有82個學術研究單位、143名專家聯署回應2019年11月《生物科學》(The BioScience)期刊的「科學家警告:全球正面臨氣候緊急狀態」報告,呼籲政府、企業、社會都應重視氣候變化[1]

你或會問,科學界、政府單位及城市宣示氣候緊急狀態代表什麼?全球的碳排放約有75%來自都市,主要來自於工業、交通和商住領域,透過城市層級的宣示,向各級政府展現處理氣候危機的決心,同時採取行政作為、給予民眾心理建設,創造官民齊心拯救氣候的意志和環境。

韓國就做了個最佳示範,226個地方政府在2020年6月共同聲明,要求中央政府盡速宣佈國家級氣候緊急狀態,承諾2050年碳中和願景,並訂定地方能源計劃、擴大再生能源建置等應對氣候危機策略。2020年10月2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在國會宣佈,將在2050年以前達到「碳中和」的目標,會對早前宣佈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投入8兆韓元(約港幣55億),計劃包括以可再生能源取代對煤炭的依賴。

韓國濟州島的風力發電設施。© Greenpeace
韓國濟州島的風力發電設施。© Greenpeace

亞洲金融業對拯救氣候有何作為?

在緩減氣候變化的戰役中,從開採與發展化石燃料的計劃撤資,是加速能源轉型的重要決策。所以不單政府機關,商界同樣要投入氣候行動。最近我們也喜迎亞洲企業的躍進。

一直以來,東南亞區域的金融企業,就氣候危機與企業社會責任限制或終止煤炭融資,未見作出亮麗的舉措,直至2019年新加坡最大的3間銀行(大華銀行 UOB、星展銀行 DBS 和華僑銀行 OCBC),還有台灣國泰金控,均宣佈將終止為燃煤電工廠相關計劃融資。

政府及企業一定要與民眾同行,發展及政策須信守可持續方向,共同應對氣候危機。©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政府及企業一定要與民眾同行,發展及政策須信守可持續方向,共同應對氣候危機。©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馬來西亞CIMB銀行承諾:2040年終止所有燃煤相關計劃

而在2020年12月8日,馬來西亞聯昌國際銀行(CIMB)宣佈將在2040年退出所有煤炭的投資,並且將從 2021年開始,不再接受新的燃煤相關融資計劃,成為東南亞第一家做此承諾的銀行,期望此舉會對當地其他銀行造成壓力,引起帶動作用。

根據2020年初的數據[2],CIMB、馬來西亞銀行和興業銀行(RHB)在 2010年至2019年間,共為煤炭產業提供49億美元資金。其中 CIMB 所提供的資金超過總額的一半,共借貸超過26.8億美金。

綠色和平在東南亞的印尼辦公室和馬來西亞辦公室,持續向 CIMB 倡議多時,並與當地環保團體聯手合作,針對CIMB一邊宣傳「為永續地球降溫而挹注資金」,另一邊廂投資印尼的Jawa 9 & 10燃煤電廠計畫,實屬自相矛盾,獲得媒體報導。

「CIMB 把握機會成為東南亞地區潔淨能源的先鋒,」印尼能源組織Trend Asia執行總監 Yuyun Indradi 表示,「這個決策大幅減少了在面臨倒閉的煤炭行業中滯留資產的風險,並且為受氣候危機和空氣污染影響的數百萬人民提供關鍵性的作為。」

位於印尼蘇拉拉雅(Suralaya)的燃煤電廠與民居毗鄰。化石能源發電不單是氣候變化也是空氣污染的強大黑手,對人的健康和生命財產帶來重大威脅。©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位於印尼蘇拉拉雅(Suralaya)的燃煤電廠與民居毗鄰。化石能源發電不單是氣候變化也是空氣污染的強大黑手,對人的健康和生命財產帶來重大威脅。©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中國秦淮數據集團發佈碳中和目標具體路綫圖

2020年終結前,秦淮數據集團12月31日宣佈[3],到2030年將實現中國營運範圍內所有新一代超大規模數據中心100%採用「可再生綜合能源解決方案」,集團直接參與投資的清潔能源裝機容量將不少於2GW。這是繼2019年該集團作為中國首個發佈100%可再生能源願景的科企後,進一步落實具體路線圖。

綠色和平欣見中國第一家IT巨頭宣佈碳中和目標,不僅因為是團隊長期參與工作的成果,也因見證中國宣告2060年碳中和的承諾,為企業增添氣候行動的動力。我們將繼續善用用新的氣候政治呼籲和科企的同儕壓力,推動更多IT巨頭向碳中和目標邁進。

由亞洲到全球,均需發展可再生能源,走向碳中和。© Sean Chiu / Greenpeace
由亞洲到全球,均需發展可再生能源,走向碳中和。© Sean Chiu / Greenpeace

進擊的目標:宜居、可持續發展的地球家園

2021年,全球正式步入應對氣候危機的關鍵10年,為達到「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所建議的減碳目標:2030 年減少 45%、2050年達到碳中和,各政府與企業必須加緊腳步,為你我共同面臨的氣候危機制定強而有力的決策,讓地球可循著可持續發展,繼續是我們人類的宜居和豐饒的家園。

參考:
[1] 綠色和平《上萬名科學家連署 氣候緊急宣言為地球拉警報
[2] 資料來源:marketforces.org.au
[3] 中國新聞網報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