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運動漂綠是什麼?阻止化石燃料企業騎劫體育

作者: 綠色和平

從卡塔爾主辦今年世界盃、沙地阿拉伯財團入主英超球隊紐卡素,以至近年奧運等大型運動會形形色色的爭端,「運動漂白」(sportswashing)一詞看似簇新,相關爭議卻是其來有自。聚焦環保議題,化石燃料企業當然不會放過「漂綠」(greenwashing)機會,透過贊助萬眾擁戴的球隊、選手或體育盛事,意圖塑造正面公關形象,轉移大眾視線遠離其污染行為。

沒有健康環境,豈能盛載更多運動員優秀演出?綠色和平各地辦公室發起行動,喚起公眾關注「運動漂綠」,促請體壇各方嚴格把關,並凝聚球迷力量推動企業加快能源轉型,緩解氣候危機,才能全情投入精采比賽!

2020年澳洲網球公開賽在野火肆虐下舉行,綠色和平行動者在澳網場館外放置大型「融化網球」裝置,呼籲球迷關注氣候危機亦會波及體壇盛事。 © Greenpeace
2020年澳洲網球公開賽在野火肆虐下舉行,綠色和平行動者在澳網場館外放置大型「融化網球」裝置,呼籲球迷關注氣候危機亦會波及體壇盛事。 © Greenpeace

體育歸體育 環境歸環境?

根據聯合國經濟及社會事務部(UN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最新政策簡報[1],氣溫、降雨量上升及頻繁極端天氣事件,正嚴重衝擊全球體壇,估計數以百萬計運動員曾受到不同程度的「氣候干擾」(climate disruptions),對個別大賽的影響亦已陸續浮現:

  • 由於全球暖化,超過一半歷屆冬季奧運主辦城市,將於2050年因缺乏冰雪環境,不適宜再次舉辦
  • 2018年美國網球公開賽,在極端熱浪侵襲下,賽會臨時引入10分鐘heat break讓選手喘息;2020年澳洲網球公開賽,野火肆虐引致嚴重空氣污染,有選手因呼吸困難被迫退賽
  • 現時英格蘭四個職業級別足球聯賽合共92支球隊當中,四分一(23隊)的主場館將於2050年因海平面上升,而每年面對部份淹浸(partially flooded,如車路士史丹福橋球場)甚至完全淹浸(completely flooded,如修咸頓聖瑪莉球場、韋斯咸倫敦奧運球場)

由此可見,運動界在氣候危機下實難獨善其身。偏偏「運動漂白」利用體育凝聚人心的龐大號召力,透過冠名贊助、在球衣等商品展示商標、舉辦宣傳活動及名流宴會等手法,將運動競技化為「流動廣告板」。綠色和平特別關注化石能源公司持續釋出大量碳排放破壞環境,同時藉着體育包裝其企業社會關懷,意圖洗脫污染責任。

2022年4月9日,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行動者串演西岸鷹隊吉祥物,要求電力公司AGL盡快淘汰燃煤,不要玷污球隊淪為"West Coal Eagles"。 © Marcus Coblyn / Greenpeace
2022年4月9日,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行動者串演西岸鷹隊吉祥物,要求電力公司AGL盡快淘汰燃煤,不要玷污球隊淪為"West Coal Eagles"。 © Marcus Coblyn / Greenpeace

澳洲:踢走澳式足球燃煤陰霾

此足球不同彼足球,相信你也聽過英式soccer與美式football之分,其實還有一種澳式足球(australian football),在澳洲的人氣指數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惜在當地頂級聯賽AFL(australian football league),除了有意破壞西岸珍貴生態以大規模開發天然氣田的Woodside石油,向費曼頓碼頭工人隊(Fremantle Dockers)提供巨額贊助,另一球隊西岸鷹隊(West Coast Eagles)則獲「澳洲最大氣候污染者」、電力公司AGL贊助。

AGL目前高達83%電力供應來自煤炭,卻意圖透過分拆(demerger)財技,一方面對外宣稱實現「碳中和」,另一方面卻繼續燃煤至2045年。澳洲嚴重野火大堡礁珊瑚白化等極端天氣事件,接連為當局疲弱的氣候政策敲響警號,綠色和平期望凝聚球迷力量,促請AGL善用當地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充裕條件,落實能源轉型,為環境締造真正勝仗。

2021年11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道達爾石油盧森堡分部外展示「小心漂綠」訊息,促請該企業與其大灑金錢投放品牌改造,不如認真實踐能源轉型。 © Greenpeace / Anais Hector
2021年11月,綠色和平行動者於道達爾石油盧森堡分部外展示「小心漂綠」訊息,促請該企業與其大灑金錢投放品牌改造,不如認真實踐能源轉型。 © Greenpeace / Anais Hector

法國:攔截石油巨頭世盃「達陣」

法國男子欖球隊早前稱霸六國錦標賽(Six Nations),保持強勢向2023年以東道主身份出戰欖球世界盃之路進發。不過,體育盛事的龐大碳足跡近年備受關注,主辦單位紛紛許下各種「碳中和」及資源重用承諾;以2020東京奧運為例,有學者形容奧組委追求可持續發展與供應鏈透明度的工作值得嘉許,但亦有環保團體質疑部份場館建材來自雨林砍伐,「碳抵消」亦無助真正減碳。[2]

為了實現2024年巴黎「綠色奧運」,巴黎市長Anne Hidalgo曾於2019年去信組委會,形容「我們的市民恕難認同業務對環境造成巨大衝擊的企業」[3],使原本有意成為奧運贊助商的道達爾石油(TotalEnergies)只能打退堂鼓;如今欖球世界盃賽會卻背道而馳,容許道達爾石油藉冠名贊助美化企業形象,甚至取得賽事收益分賬。事實上,綠色和平近年揭發道達爾石油持續染指亞馬遜珊瑚礁希臘海岸等生態寶庫,絕對不符賽會減少對環境影響的願景。

守護氣候行動急需你支持!

氣候告急已成現實,綠色和平致力倡議節能減排,推動全球領袖制定、實踐減碳目標,將升溫控制至1.5°C內!

捐款支持

紐西蘭:擺脫All Blacks塑膠污染糾纏

以賽前Haka戰舞聞名於世的紐西蘭國家欖球隊All Blacks,同樣是欖球世盃爭標熱門之一,卻在全球為減緩氣候危機衝鋒陷陣時嚴重「失位」:球隊去年與英國石油化工企業INEOS簽下一紙6年贊助合約,但INEOS是生產全球超過55%即棄塑膠垃圾的20大污染者之一[4],其油氣業務亦持續加劇氣候危機;而紐西蘭及鄰近太平洋島國居民,正正是極端天氣首當其衝的脆弱一群。

紐西蘭國家欖球隊(黑衫)與石油化工巨頭簽訂贊助合約,惹來非議。 © Marco Iacobucci Epp / Shutterstock.com
紐西蘭國家欖球隊(黑衫)與石油化工巨頭簽訂贊助合約,惹來非議。 © Marco Iacobucci Epp / Shutterstock.com

去年10月在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舉行前夕,包括前All Blacks球員Bob Burgess、Chris Laidlaw在內的過百位紐西蘭名人發表公開信,批評該贊助合約「猶如對我們正承受氣候變化最壞影響的太平洋鄰居施以高攔截(high tackles)動作」,促請欖總撤回決定。

體壇救氣候 球迷力量推動能源改革

正因球迷渴望於健康、安全環境下觀賞「體育歸體育」的純粹高水平競賽,我們更要正視無法「體育歸體育」的現實。而在全球努力拯救氣候、發展可再生能源條件亦日漸成熟下,化石燃料企業絕對有能力加快改革步伐,趕上能源轉型風潮。

2013年,綠色和平於一級方程式賽車比利時站展示標語,斥責賽事主要贊助商SHELL(蜆殼石油)意圖於脆弱的阿拉斯加北極地區鑽油;SHELL最終於2015年放棄計劃。 © Greenpeace
2013年,綠色和平於一級方程式賽車比利時站展示標語,斥責賽事主要贊助商SHELL(蜆殼石油)意圖於脆弱的阿拉斯加北極地區鑽油;SHELL最終於2015年放棄計劃。 © Greenpeace

無論運動員或球迷,均可以為守護環境出一分力:例如去年多位英國奧運及殘奧(帕奧)選手為氣候發聲,促使當地電視台撤回英國石油公司(BP)的奧運轉播贊助[5];而你與一眾擁躉的力量,亦曾經與綠色和平一起促使SHELL撤出北極鑽油、Samsung許下減碳承諾等環保成果。

場上體現的熱血、拼搏、團結,願我們場外延續這股運動家精神,努力不懈凝聚更強大力量,堅持守護環境。

延伸閱讀:
什麼是漂綠?從石油、航班到牛扒 4個減碳排放失實案例
什麼是碳抵消?碳補償無助應對,甚至加劇氣候變化?

[1]Addressing Climate Change Through Sport; UN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2]How green are the Tokyo Olympic Games?; The Independent
[3]Total pull sponsorship plug on 2024 Olympics over 'eco-Games'; France24
[4]Plastic Waste Makers Index: Top 100 Polymer Producers; Minderoo Foundation
[5]BP axed from Paralympics as sport moves to distance itself from oil sponsorship; Greenpeace New Zealand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