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s

【國際森林日】這些年,我們一起守護的5個森林

作者: 綠色和平

森林往往因靜謐而美好,過去一年卻遭逢連場天災人禍而曝露鎂光燈下。澳洲山火焚燒多月,至近日終告緩和;亞馬遜森林淪為政治角力犧牲品;非洲中部的草原地區,以至俄羅斯西伯利亞、印尼的婆羅洲和蘇門答臘,亦慘受野火肆虐威脅。不過,全因有你與各地森林守護者愈戰愈勇,讓我們藉3.21國際森林日回顧這一年一起拯救過的森林,「回血」過後繼續守護一草一木。

前線消防員奮勇救災,令澳洲山火暫告緩和。 ©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前線消防員奮勇救災,令澳洲山火暫告緩和。 ©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煤炭狙擊:澳洲山火嘆息與「碳」息

「目前新南威爾斯州沒有燃燒的大火或地表火(grass fire),此前大火已持續發生超過240天。」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月初的宣告,總算令緊貼護林脈搏的民眾舒一口氣。10億隻動物死亡、1,710萬公頃(約155個香港)土地焚毀、最少33人喪命,不忍澳洲山火傷痕纍纍,我們的緊急應變團隊積極行動,盡力撫平民眾傷痛:為新南威爾斯消防局籌款約40萬港元支援前線救災,凝聚群眾聲音向澳洲政府施壓,令當局承認氣候變化與大火有關並加強救災工作;實地蒐集災民、前線消防與居澳港人心聲,呈現第一手fact-checked資訊,都是綠色和平與全球支持者力能所及的事。

緊急救援暫告一段落,但潛在水土流失風險不容忽視之餘,亦是我們從中汲取教訓的開始。綠色和平發起「最後澳網」行動,直斥極端熱浪令網壇大滿貫澳洲網球公開賽不宜球手作賽,《Dirty Power》調查報導揭露政商界與煤炭企業說客千絲萬縷的權力架構,最新亦發起「#DearScotty」公眾參與行動,促請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正視國內連年上升的碳排放,改革偏重煤炭的能源政策,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從源頭杜絕死灰復燃。

巴西原住民領袖去年11月前往歐洲議會,批評巴西政府保育亞馬遜雨林不力,並促請歐洲各國關注原住民人權議題。 © Midia NINJA
巴西原住民領袖去年11月前往歐洲議會,批評巴西政府保育亞馬遜雨林不力,並促請歐洲各國關注原住民人權議題。 © Midia NINJA

守護亞馬遜,原住民與動植物的產地

單是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亞馬遜雨林已經喪失超過100萬公頃林地(約9個香港),速率屬10年來新高。綠色和平多年來與政府、企業周旋,先後推動Nike拒絕購買來自亞馬遜的皮革、麥當勞等連鎖快餐店停用以亞馬遜出產大豆飼養的雞肉食品,以及促成亞馬遜自願停種大豆協議。不過,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與現屆政府採取「發展凌駕保育」,以至蔑視自然科學與原住民權益的政策,令肉品及大豆產業變本加厲攻佔亞馬遜以至另一珍貴熱帶草原地區塞拉多(Cerrado),猶如埋下大火計時炸彈。

以上通通都是我們已知的資訊,其實亞馬遜尚有無數隱藏「彩蛋」:過去幾年,生態學者已在亞馬遜雨林發現超過600個動植物新品種,卻慨嘆相逢恨晚,因為牠們大部份已因棲息地受創而陷入瀕危。綠色和平調查員將持續深入雨林心臟地帶,追蹤企業生產鏈的毀林證據,並提倡可持續生產認證,推動企業遵守法規甚至多走一步復育雨林;巴西辦公室新一年亦發起獎學金計劃,支援專業團隊探索亞馬遜森林生物多樣性,從公眾教育再現林間仙樂處處飄。

2019年8月21至27日,衛星圖片顯示全球火災情況,其中非洲中部可見滿佈「紅點」。 圖片來源:Nasa,The Fire Information for Resource Management System (FIRMS)

今日亞馬遜森林,明日剛果盆地森林?

去年8月21至27日,非洲安哥拉及剛果民主共和國曾經錄得一萬宗火災!有不少「眼利」網民更指出,由衛星圖片可見,非洲中部出現的「火頭」(紅色標記)數目隨時比亞馬遜更多,燃燒密度也比亞馬遜森林更甚。然而,兩地受災程度不能單以表面數據比較。據綠色和平非洲分部監察及分析,大部份火頭均是當地農民為了生計,在雨季來臨前夕以成本低廉的「刀耕火種」法(slash-and-burn)清空農地所引起,主要集中於剛果盆地森林以南的「稀樹草原」(savannah)地區

伐木業擴張、降雨量減少、氣溫上升等人為及氣候因素,長遠而言正提升火勢失控的風險,隨時波及橫跨5國、全球第2大的熱帶森林—剛果盆地森林。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即時發出警號,希望在火勢尚未大規模波及剛果雨林之前,促請各國政府立即採取措施,防止火災蔓延至雨林,並停止所有工業化開墾活動,包括涉及侵害人權的橡膠園及非法砍伐。

異常狀態?俄羅斯森林陷入火海

綠色和平團隊前往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地區監測火災災情。 © Anton Voronkov / Greenpeace

西伯利亞各州去年最少有1,580萬公頃森林地被野火焚毀,大多數火災發生在3個地區:薩哈共和國(雅庫特,Republic of Sakha /Yakutia),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地區(Krasnoyarsk Region)和伊爾庫茨克州(Irkutsk Region)。

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研究及官方數據均指出,90%野火源自人類活動,衛星照片亦顯示「火頭」主要鄰近伐林區域或道路、河邊等營火區,而俄羅斯政府對森林的寬鬆管理,則進一步「放任」火勢加劇:當局把50%俄羅斯森林範圍劃分為「控制區」(control zone),宣稱它們屬人跡罕至的偏遠區域,同時在資源考量下容許不作任何管理及救火行動,卻忽視當地居民安危、縱容伐木作業,任由火災蔓延。

有見及此,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於7月底發起聯署,要求當局增派人手協助救火,重新審視並大幅減少「控制區」範圍,以及增撥預算防止森林大火,短短3星期已獲得逾40萬民眾加入行動,經傳媒廣泛報導下,成功促使總理梅德韋傑夫承諾審視「控制區」政策,並納入綠色和平倡議為修訂基礎。另一邊廂,經過環保團體長達20年爭取,俄羅斯德溫斯基森林保護區終告創立!但願明年今日,我們毋須再次為西伯利亞大火而心急如焚。

印尼救火隊心聲:問題源於政府制度

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於中加里曼丹地區偵測火災熱點,避免火勢進一步蔓延。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印尼不少農民、企業以「刀耕火種」法開闢林地,發展棕櫚園或紙漿廠,導致大火悲劇年復年重演:據當局統計,去年首7個月已有超過13萬公頃林地焚燒,比2018年同期增加88%,6個省份一度進入緊急狀態。面對熊熊烈火,不少民眾矢志自救,加入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一方面接受專業培訓撲滅起火「熱點」防患於未然,一方面走進社區、學校推廣防火知識;去年已是他們連續第4年出動,在重災區之一中加里曼丹(Central Kalimantan)守護家園。

撲滅眼前怒火之餘,更重要是爭取制度改變。綠色和平去年8月發表報告,指出印尼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儘管再次延長2011年起生效、涵蓋指定地區的伐林禁令,地圖分析卻發現在禁令頒佈7年期間,森林以每年137,000公頃的速率消逝,比禁令生效前不跌反升逾四成,其間亦有450萬公頃含豐富碳儲量的森林及泥炭地被剔出保護範圍,當中近四成(160萬公頃)改為批出棕櫚油、紙漿、伐木及採礦發展許可。以此為鑑,綠色和平促請當局確切執行禁令,以保護森林為先,抗衡利益集團。

瑞典森林Ore skogsrike換上銀白衣裳,又是另一種美態。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瑞典森林Ore skogsrike換上銀白衣裳,又是另一種美態。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你我一起守護全球森林的足印,同時遍佈南美第二大森林阿根廷查科森林、力抗褐煤礦開採的德國漢巴赫森林,跨越北歐多國、俄羅斯與加拿大的生態寶庫北方森林等地。野火與人為威脅無疑來得張狂,但只要你我與綠色和平一起從問題根源着手:遏止企業開發化石燃料以緩減極端氣候,從肉類製品需求着手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推動各國政府保護森林免受無止境傷害,播下改變種籽,待春風來臨時,我們的森林定能再次翠綠如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