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印尼雨林大火 逃不出的毒煙瀰漫

作者: 綠色和平
亞馬遜雨林大火備受國際媒體關注,另一邊廂,年復年遭受企業焚燒、破壞的印尼雨林,同樣逃不掉大火命運。鄰近居民被迫生活在霾害之中,一個口罩或氧氣罩,就是他們僅有隔絕毒氣的護身符。

2019年9月12日,綠色和平於中加里曼丹航拍調查印尼雨林火災災情。© Alif Rizky / Greenpeace

全球森林大火四起,綠色和平各地辦公室迅速動員應對,包括向巴西政府施壓,促請進一步採取措施守護亞馬遜;40萬人聯署聲援,俄羅斯當局終願正視西伯利亞林火,承諾修訂護林政策,而長達20年爭取、面積30萬公頃的Dvinsko-Pinezhsky森林亦獲確立為保護區。那麼印尼雨林呢?

4年來最嚴重災情

2012至15年間,印尼每25秒就失去一個足球場面積的雨林,其中棕櫚油和紙漿企業以焚燒方式清空林地並擴展業務,卻以破壞大片自然生態棲息地為代價。遺憾的是,毀林行為至今尚未停止。

2019年9月23日,綠色和平於中加里曼丹調查森林大火情形;印尼今年爆發近2,000宗林火,是2015年至今最嚴重一年。©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汲取2015年災情失控的教訓,印尼民眾積極裝備防火知識,務求旱季來臨時防患於未然,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Forest Fire Prevention Team, FFP)亦早於7月展開訓練及救災工作,包括在中加里曼丹(Central Kalimantan)郊區協助滅火,並調查火災起因及蔓延程度。可惜起火熱點實在太多,防不勝防:據印尼環境及森林部門統計,今年截至8月已有超過32萬公頃土地遭受大火肆虐,當局亦宣佈6個省份進入緊急狀態,相信災情屬4年來最嚴重一次。

2019年8月9日,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於中加里曼丹Jekan Raya郊區撲滅火勢。©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2019年9月23日,綠色和平在中加里曼丹Salat島調查森林大火時,拍攝到受火舌及濃煙威脅生存的瀕危紅毛猩猩與寶寶。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中加里曼丹街頭毒霧瀰漫,當地民眾紛紛戴上口罩自保。©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3,000萬人健康受害

當執政者以利益為優先考量,不只生態環境受破壞,超過3,000萬居民的健康也受到極大威脅。大火引致的霧霾瀰漫附近區域,除了引發「血紅天空」異象,中加里曼丹省首府帕朗卡拉亞(Palangkaraya)的空氣污染指數更衝破2,000(300已是警戒水平),連同廖內(Riau)、占碑(Jambi)均有數以萬計居民因呼吸道感染疾病需要求診。

中加里曼丹Doris Sylvanus綜合醫院設立了「氧氣門診」(Oxygen House),專門治療呼吸道感染患者,給他們一口清新空氣。©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出生僅50天的Rafa因小小肺部無法承受污濁空氣,必須送院「插喉」治療。©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Rafa撐過了緊急治療,終於能在母親懷內安然入睡,5歲的姊姊親吻額頭為他打打氣。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焦油、灰燼、農藥、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質經由呼吸道進入人體,當地人民活在不安與恐懼中,卻只能以口罩盡力遮擋。而雨林與泥炭地也因大火摧殘而破壞儲碳功能,將長年儲存的二氧化碳釋放至大氣,助長全球氣候變化加劇。

毋須filter效果,森林大火引發有毒霧霾,染黃了印尼占碑市的天空。©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94億罰款 毀林企業拒「找數」

大火悲劇重演,歸根究柢誰之過?綠色和平引用印尼當局發佈的2015至18年數據並結合地圖分析,點名批評10間棕櫚油企業為毀林元兇[1],其中7間的特許經營地今年持續發現大量火災熱點。然而,印尼政府至今並未撤銷上述毀林企業的經營權,亦未有作出嚴厲制裁,猶如縱容猖狂毀林行徑,也令森林大火至今還無法結束。

事實上,綠色和平年初發佈的另一調查亦指出,印尼政府採取放任態度令破壞環境的企業無視定罪,拖欠高達12億美元(約94億港元)罰款。面對荒謬情境,當地學生組織及綠色和平行動者拒絕沉默,以各種直接行動促請政府負起監管責任,向毀林企業追究到底。

印尼學生在中加里曼丹街頭請願,要求政府停止放任企業燒毀森林。©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於重災區之一中加里曼丹的Kahayan橋中央懸掛橫額,促請總統維多多「實施法律以防止森林和泥炭地火災」。© Nugroho Adi Putera / Greenpeace

隨著印尼大火燃燒不斷,有毒煙霧亦飄至新加坡、泰國、菲律賓等鄰近國家,而馬來西亞更考慮制定《跨境煙霾污染法》,以懲罰在其他國家造成煙霾的當地企業。綠色和平馬來西亞辦公室事務協調員王佳駿表示:「解決森林大火不僅是印尼的責任。馬來西亞和印尼政府都需要研究火災的發生地點、原因以及追究火災背後的罪魁禍首。尤其是現在,印尼森林大火導致的霾害正蔓延至國界之外,包括馬來西亞。」

綠色和平點名10間毀林企業當中,馬來西亞雲頂集團(Genting Group)的子公司PT Globalindo Agung Lestari榜上有名,因此行動者前往雲頂集團總部外抗議,要求停止燃燒森林及保育泥炭地。 © Nugroho Adi Putera / Greenpeace

站在消費者一方 您我可以改變

香港或許離印尼很遠,但其實歷年大火的肇因,都是為全球生產鏈製造日用品所需的棕櫚油和紙漿。面對涉及毀林罪證卻錯綜繁雜的原材料供應網絡,綠色和平每年敦促各大企業公開生產鏈資訊,就是希望消費者不被蒙在鼓裡,成為毀林幫兇。如今印尼政府縱容毀林惡行,理應受到嚴格制裁的跨國企業卻仍逍遙法外,因此綠色和平將持續深入調查,向當局呈交證據要求確切執法,並向消費者揭示大火罪魁禍首,還給受災民眾安心呼吸的日子。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綠色和平與全球森林守護者並肩行動,期望明年大火不再來。 ©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守護環境運動需要您長期支持。綠色和平不接受政府、企業捐助,100%倚賴民眾捐款,以直接行動帶來正面改變。改變雨林命運路途漫長,即使得到了企業、政府承諾,仍要持續監察是否兌現而非淪為空談。一個腐敗的政權也許會抹煞前人的努力,但我們不能放棄,必須一次又一次以更強大的群眾力量堅守立場,我們記錄大火災情,帶到國際氣候會議要求政治領袖正視問題:我們動員救火隊,迅速到現場減緩災情,懇請您在這個關鍵時刻加入我們,為雨林奮鬥到底!

[1] 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研究報告《Indonesian Forest Fires Crisis: Palm oil and pulp companies with largest burned land areas are going unpu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