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s

【你問我答】澳洲山火與全球暖化

作者: 綠色和平

澳洲山火的情況不斷地變化,從去年多月來的乾旱、山火,到近個星期的暴雨,綠色和平一直跟進災情。我們因災難感到心疼,但更重要是從中反思和領悟。留意到大家對山火的關心,也有不少的疑問。我們就從大家在綠色和平IG留下的問題當中,拿出幾條與大家討論分享。

你問我答:澳洲山火

以下4個問題是我們從綠色和平IG收集回來的,看看會否是你的留言問題,也希望與關注澳洲山火的所有朋友公諸同好,一起集思廣益。

@tpoyi 問:澳洲在夏秋季很容易發生山火,全球暖化會否令澳洲山火問題惡化?

答:澳洲的叢林野火定期於春季、夏季和秋季發生(南半球季節和北半球相反),但在全球暖化、氣候變化的影響下,大火季節開始得更早,持續時間更長,火勢更加嚴峻和無法預測。根據澳洲氣候委員會(Climate Council)報告[1],氣候變化正影響所有極端氣候,包括叢林大火。今年大火發生的關鍵,在於氣候變化加劇並延長了昆士蘭及新南威爾士乾旱,為叢林野火打造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最佳環境」。

@yuet_breda 問:看過資料,說印度洋個氣流循環突然轉了順逆方面,令澳洲無雨落,什麽原因導致那氣流改變方向?

答:你所指的應該是印度洋偶極(Indian Ocean Dipole, IOD),IOD本身屬自然氣候循環,氣候變化卻使之更強更頻繁。自去年中開始,印度洋西側的海面溫度明顯比東側高,導致東非多國(印度洋西側)豪雨成災,反觀東南亞及大洋洲一帶(印度洋東側)持續乾旱(屬60年來最強,去年10月7日錄得超過攝氏兩度溫差),導致澳洲深陷乾燥困境,是以叢林火季就猶如火上加油。

@lo.andrew 問:除了增加好多二氧化碳和動物傷亡外,澳洲山火還有什麽影響?

答:到2月上旬,這次火季已造成至少34人喪生,當中包括8名志願消防員;估計有192,000家小型企業受到影響,澳洲觀光旅遊業預計將損失65億澳元。

除了這些有形的損失,大火不單令全球深刻意識到氣候變化的問題和影響,災難性的火災,使人們高度關注澳洲政府在減少碳排放方面的失敗,澳洲過去5年持續增加的溫室氣體排放;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他正視氣候變化,取締該國老化和破壞環境的燃煤發電廠,淘汰煤炭產業,積極採用可再生能源。

@protonguan 問:澳洲大火後,全球暖化仍「有得救」嗎?減少碳排放是否比保護綠化更重要?

答: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2018年提出將全球暖化控制在攝氏1.5度內,在2050年達成淨零碳排目標,其中關鍵,全球的碳排放量必須在2030年前減半,意思是要在這10年內大幅度減排。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極端氣候事件,包括近月來的澳洲山火,讓我們感到無力甚至無望。但,我們堅持才有希望。減少碳排放是必須緊急及積極進行的,但同時我們還需要在很多方面讓地球的環境改善,我們要繼續守護地球的綠色和藍色資產,海洋與森林還有整個地球的生境,一樣都不能少!

綠色和平IG小編的話:

我們會繼續在IG上舉辦「你問我答」系列,讓大家就著環境熱話向我們提問。記得密切留意綠色和平IG Story,盡情提出疑問,而有幸獲選中的問題將會被「feature」在我們的IG上。

1月中志願消防員在澳洲Snowy Mountains拯救山火中受困受傷的動物。©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1月中志願消防員在澳洲Snowy Mountains拯救山火中受困受傷的動物。©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澳洲山火最新情況

答過問題,我們也跟進澳洲的最新情況。你也許已經從新聞中得知,澳洲的消防部門不久前宣佈,新南威爾士州的叢林大火已得到遏制。

過去一周的滂沱大雨,緩解了新南威爾士州的山火情況。截至2月14日,剩餘的大火集中在南部,仍有24宗大火,慶幸的是,新南威爾士州消防局(NSW Rural Fire Service)上星期宣告,該州在數個月來首度將火勢控制。

降雨對消防隊員及社區來說,極為欣慰,新南威爾士北部麥格理港(Port Macquarie)之前大火已燒了200多天。新南威爾斯州及首都坎培拉特區(ACT)在大雨前共有61宗大火,ACT並曾因災難級的大火宣告進入緊急狀態。

不過,大雨雖然緩解大火,但並未解決澳洲東部大部分地區存在數月的乾旱狀況。此外,豪雨帶來新的危機。嚴重的風暴導致昆士蘭發生山洪氾濫,據報一名75歲的男子死亡。悉尼經歷30年來最高降雨量,而澳洲的東海岸會繼續遇到暴風雨的天氣。

悉尼主要的水庫瓦拉甘巴大壩(Warragamba Dam)的90.5萬公頃集水區,有30%被大火燒毀,地表植被減少,水土流失的風險隨之增加。而雨水將灰燼和沈積物沖入水道,也將為悉尼儲存的水帶來更多的磷、氮和有機碳,提高了有毒藍綠藻羽增加的可能性(blue-green algae plumes)。

降雨隨來的破壞:洪水、强風、叢林大火對水道帶來的污染,表明全球暖化造成更極端、難以預測和危險氣候

結語:

澳洲刻下繼續要面對不同的氣候災情,我們呼籲澳洲政府採取緊急行動,集中資源支持倖存者和重建工作,並從氣候危機中吸取教訓;同時迅速採取行動,實施減排政策,包括逐步淘汰煤炭產業。

綠色和平行動者1月23日在澳洲悉尼向總理發出公開信,要求馬上制定淘汰煤炭的政策。© Renata Aldan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行動者1月23日在澳洲悉尼向總理發出公開信,要求馬上制定淘汰煤炭的政策。© Renata Aldana / Greenpeace

備註:

[1] 澳洲氣候委員會(Climate Council)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