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心跳500天:印尼雨林「棕」極倒數

作者: 綠色和平
「如果係都要為呢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係……2020年。」數以百計知名消費品牌及棕櫚油供應商相繼承諾2020年前實現「不毀林」,踏入倒數500天,綠色和平最新調查卻發現,25個棕櫚油生產商在過去三年已最少摧毀面積超過16個香港島的印尼雨林。愛是永恆,只怕來不及愛,與紅毛猩猩共度環境順逆,由推動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Wilmar)改變開始。

火舌、焦土與霧霾,彷彿預示印尼雨林被無盡摧殘的黯淡未來。企業為了開墾林地種植油棕樹,大肆焚燒碳儲量豐富的泥炭地,嚴重加劇氣候變化,亦令印尼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直逼美國及中國。2015年7月,舉國為此付出了沉痛代價:致命山火持續多月,造成160億美元經濟損失;哈佛及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更推算,東南亞地區共有10萬人因相關呼吸道疾病早逝。

花果飄零,動物更是無處容身:孕育瀕危蘇門答臘虎與紅毛猩猩的Tesso Nilo國家自然保育區,超過四分之三面積淪為非法油棕樹種植園;全球193個極危、瀕危及易危物種正受棕櫚油產業威脅;即使獲救的幸運兒,在保育中心只能拼命去生存,而非快樂過生活。

接近無限溫暖的承諾

其實棕櫚油與森林和諧共存,曾經指日可待。繼消費品牌先後承諾整頓全球原材料供應鏈,綠色和平2013年發表報告,揭露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與多間毀林生產商存在交易往來,助長焚燒泥炭地、大規模破壞瀕危蘇門答臘虎棲息地。短短個多月內,豐益國際迅速制定「不毀林」政策,並承諾監督生產商於2015年底前全面遵循。

可惜哀莫大於心死,一個終身守護的承諾,久久未能兌現。單是2012至2015年,印尼每小時就有146個足球場大小的雨林倒下,即是每25秒失去一個足球場面積的雨林。推土機從未煞停,品牌卻將護林責任層層外判予供應商、生產商以至認證機構如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倡議組織(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疏忽監察棕櫚油來源。因此綠色和平年初向十多個知名消費品牌「下戰書」,要求他們從提升供應鏈透明度踏出第一步,並發表《真相時刻》報告作最後通牒;至今除了著名美國果醬品牌Smucker's以外,全數均願意披露棕櫚油來源。

An excavator is seen clearing the primary forest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oil palm plantations in concession held by PT Berkat Citra Abadi, which is part of the Korindo Group, according to several source. Papua is the new frontier for plantations such as palm oil.

同一時間,綠色和平透過實地調查及衛星影像分析,記錄毀林及侵害人權實況,並發表《棕極倒數》報告,揭示25間棕櫚油生產商自2015年起最少摧毀13萬公頃印尼雨林及泥炭地,面積相當於16個香港島。其中40%(約51,600公頃)更發生於全球動植物品種最繁盛地帶之一:印尼巴布亞(Papua),美麗天堂鳥家園淪為毀林「新戰場」。

若進一步追蹤供應鏈,12個家傳戶曉的品牌:高露潔棕欖、通用磨坊、好時、家樂氏、卡夫亨氏、歐萊雅、瑪氏、億滋國際、雀巢、百事、利潔時及聯合利華,其棕櫚油供應鏈分別涉及超過20間毀林生產商。Kit Kat朱古力、高露潔牙膏、強生嬰兒潤膚露、Dove潔膚塊、Doritos芝士栗米片、家樂氏Pop Tarts鬆餅、M&M's朱古力、Ritz芝士餅、Head & Shoulders 洗頭水……當這些產品在全球最少一個主要市場以棕櫚油生產,用作食品脂肪或個人護理產品的表面活性劑、乳化劑及調節劑等,您我隨時成為毀林「第三者」。

「護林先鋒」自甘墮落

從雨林前線到零售商加工製成日用品,毀林棕櫚油有賴供應商沿途護航──而作為全球最大以至首間作出「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DPE)承諾的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對毀林現狀責無旁貸。這間新加坡上市企業佔全球棕櫚油交易量高達四成,業務同時涵蓋生產棕櫚油,截至2017年底共擁有接近24萬公頃油棕樹種植園。《棕極倒數》報告指出,豐益國際與其中18間毀林生產商進行棕櫚油交易,供應予最少16個知名消費品牌,成為毀林棕櫚油流出市場的首要途徑。

Greenpeace Forest Fire Prevention (FFP) team extinguish fire at a peatland area in Punggur Kecil village, Sungai Kakap sub-district, Kubu Raya district, Pontianak, West Kalimantan. The FFP team is deployed in the area to do fire suppression and investigation for fire that is happened in peatland area.

事實上,豐益國際縱容毀林行為並非朝夕之事──綠色和平今年6月揭發,豐益國際創辦人之一Martua Sitorus經營的棕櫚油生產商GAMA,涉及於巴布亞破壞超過21,500公頃雨林及泥炭地,面積相等於兩個巴黎;Martua及其表親最終引咎辭任豐益國際職務。另外,轄下種植園亦屢被揭發涉及僱用童工、血汗勞工、掠奪平民土地等人權爭議,但豐益國際只會託辭為個別事件,拒絕正視問題。

Petugas BKSDA memasukkan Otan, individu orangutan (Pongo Pygmaeus) berumur sekitar 7 bulan, kedalam kandang untuk di rescue dari Desa Lingga, Kecamatan Sungai Ambawang Kabupaten Kubu Raya, Kalimantan Barat, Jumat (18/9/2015). Warga menemukan Otan sedang meminum air sungai di kawasan perkebunan sawit, saat diberi makan Otan tak mau juga pergi dan akhirnya dibawa warga. Otan akhinya dievakuasi Balai Konservasi Dan Sumber Daya Alam (BKSDA) Kalbar dan akan direhabilitasi

毀林也有「不在場證明」

要證明與毀林無關,最可信的證據是「不在場證明」──種植園許可地圖(concession maps),清晰顯示紙漿、木材及棕櫚油生產商獲得印尼政府批出土地發展的範圍,可供公眾比對紅毛猩猩棲息地、珍貴泥炭地以至毀林衛星影像,從而得知有關企業是否遵守「不毀林」承諾。

不過,從眾多個案所見,零售品牌或供應商宣稱棕櫚油來自某間生產商的許可種植園,卻未有要求對方提供地圖實證,如何保證自己沒有交易、使用毀林棕櫚油,成為毀林幫兇?而認證機構RSPO的許可地圖資料庫,本來是捍衛業界聲譽的珍貴工具,卻以無法搜尋指定地點、無法概覽同一企業各處種植園的方式公布,反而成為業界拒絕進一步公開資訊的「遮醜布」。

山火是天災,毀林是人禍,尤其當價格廉宜、用途廣泛的棕櫚油早已存在可持續生產的選項。豐益國際必須擔任領導角色,要求生產商公開許可地圖,繼而全面整頓供應鏈,確保2020年前只會與得到「不毀林」獨立認證的生產商交易。否則許下護林承諾的消費品牌別無他法,必須與豐益國際斷絕來往。

Documentation of landcover of Southern Papua.

守護您我多年護林成果

感謝您一直以來為森林奉上寶貴心意,並與綠色和平「守護印尼雨林」項目一同奮戰,十多年來種出豐碩成果──以實地調查及創意行動,逼使企業回應護林訴求;從資金來源着手,推動匯豐與毀林企業劃清界線;組織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偵查泥炭地「熱點」防患於未然。

2020年,既是企業承諾護林之日,亦是聯合國訂立可持續發展目標實現「不毀林」的期限。讓您我再次集結力量,挺身而出保衛印尼雨林、守護紅毛猩猩。

延伸閱讀:《Final Countdown 棕極倒數》報告全文(英文版)

註1:17個知名消費品牌包括高露潔棕欖Colgate-Palmolive、達能Danone、費列羅Ferrero、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好時Hershey、強生Johnson & Johnson、歐萊雅L'Oreal、家樂氏Kellogg's、卡夫亨氏Kraft-Heinz、瑪氏Mars、億滋國際Mondelez、雀巢Nestle、百事Pepsico、加信氏PZ Cussons、寶潔Procter & Gamble、利潔時Reckitt Benkiser、聯合利華Unilever

註2:25間毀林棕櫚油生產商如下:Anglo-Eastern Plantations, Austindo Nusantara Jaya, Bumitama, Central Cipta Murdaya, Citra Borneo Indah, Djarum, DTK Opportunity, Fangiono, FELDA FGV, GAMA/Ganda, Genting, Hayel Saeed Anam, IJM Corporation, Indonusa, IOI, Korindo, Lembaga Tabung Haji, Noble Group, NPC Resources, POSCO/Daewoo, Rimbunan Hijau, Salim, Samling/Glenealy, Sungai Budi, Te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