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7 mins

救救亞馬遜森林!保護區毀林警報飆升167%!

作者: 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守護亞馬遜項目主任Cristiane Mazzetti

亞馬遜森林噩耗頻傳,新冠肺炎肆虐巴西並危害當地原住民,5月底區內首報森林大火;而綠色和平最近調查發現,屬於保護區的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毀林情況越趨惡劣,土地掠奪者、牧牛業者的非法活動,大大威脅亞馬遜森林獨有而豐盛的生物多樣性。而當中肉食工業的毀林足印,更可追蹤到香港的肉食消費者。

亞馬遜森林首季毀林警報增逾6成

2019年亞馬遜喪失森林的面積增長了30%[1],當中受保護地區和原住民地域的毀林情況尤為嚴重。2020年的情況,預計會跟隨此趨勢惡化。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Brazil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INPE)[2]的數據,由今年一月至四月,對比去年同期,亞馬遜森林的毀林警報,增加了62%,保護區的警報更飆升167%!

保護森林和生物多樣性,其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森林保護區和原住民地域。然而,巴西政府暫停了新原住民地域的劃分,並有系統地拆解該保護系統,導致非法破壞森林的活動瘋狂上升。

土地掠奪者、伐木者、牧牛業者,恃住巴西政府的反環保執政態度,大舉侵害大幅的雨林,令巴西獨特的生物物種面臨滅絕風險。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受侵害的情況,正好反映巴西面臨的惡劣情況。位於巴西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的Serra Ricardo Franco State Park(里卡多·佛朗哥山脈州立公園,下簡稱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本該是受完好保護的森林綠地,如今,土地被牧場取代,原生動植物換成牧牛

加入守護森林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牛群。 © Ednilson Aguiar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牛群。 © Ednilson Aguiar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毀林情況「無王管」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創建於1997年,佔地15.8萬公頃(約1.43個香港)[3],位於巴西和玻利維亞的邊界。公園生境豐富,包含3個生物群落(biomes):塞拉多(Cerrado)的熱帶草原疏林(savanna)、潘塔納爾(Pantanal)的濕地,還有亞馬遜雨林,孕育獨有的生物多樣性,當中很多的物種尚待科學界認知。

舉個例子,科學家目前在該地區,識別了472個鳥種,大約佔巴西所有鳥類的四分之一,其中一種名為「caboclinho-do-sertão」的雀鳥,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4]列為脆弱(vulnerable)物種。在這裡更可以找到瀕危(endangered)的哺乳動物,例如巨型水獺和世界上最大的食蟻獸(tamanduá-bandeira)。

儘管公園有高度的生物多樣性價值,但州政府一直未全面執行保護公園的措施,大片森林變成畜牧草原,土地和其間棲息的生物遭殃。原該受全面保護的雨林範圍,超過38,000公頃的森林遭清空,其中近三分之一,更是發生在公園創建之後。總計公園的毀林面積達到24%。(上圖紅點顯示2018-2019年發生火災的地點。砍伐和火災是兩大毀林方式。)

此外,通過農村土地註冊處(Rural Environmental Registry, CAR)[5],農民註冊擁佔公園71%的土地,相關的「農場」,許多生產單一物種——牛,而牛產品主要銷往海外,歐洲、亞洲和中東的市場。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
  • 總面積:15.8萬公頃
  • 毀林面積:24%
  • 農場面積:71%

加入守護森林

 吃「毀林肉」成亞馬遜森林破壞幫兇

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早前對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進行案例調查[6],報告指出:檢視了137個公園內的註冊農場,結果發現Paredão I及Paredão II這2個農場共4,123公頃土地,最少一半經過非法毀林。

儘管Mato Grosso州的檢控部門於2016年時曾禁止保護區內涉及非法毀林的農場進行經濟活動,並要求凍結相關地主的資產,但訴訟仍在進行中。此外,當地農民與政客强大的政治壓力,拖慢了保護公園重要措施的執行。

檢控部門調查期間,Paredão I及Paredão II農場的土地,被發現在公園建立後遭到高度毀林,更糟的是,兩個農場有大量的牛。經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與Repórter Brasil 合作研究,有證據顯示在2018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間,Paredão農場將至少4,000頭牛隻售予公園以外的農場Barra Mansa。

Barra Mansa 然後將牛送到巴西各大屠宰場,包括肉食生產巨頭例如JBS、Minerva及Marfrig等的屠宰場[7]。如果這些屠宰場沒有監察到間接供應商和「洗黑牛」(cattle laundering)活動,那就是說,全球肉食供應鏈遭「黑牛」滲入,「毀林肉」會在我們不知不覺間,端上我們的餐桌,消費者所享用肉食,就成為摧毀亞馬遜森林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的幫兇!

實際上,從2018年4月到2019年8月,JBS、Marfrig和Minerva從Barra Mansa農場買下的牛,肉品已經傾銷到歐亞各地,考證到的市場包括西班牙、荷蘭、英國、德國、意大利、希臘、丹麥、葡萄牙和香港。在沒有點對點的監控制度之下,這種牛肉的買賣行為只會繼續加劇森林滅亡,消耗該區域的生態價值,並危及生物多樣性。

年前綠色和平的行動者在巴西的超級市場貼上「你知道這肉的來源嗎?」貼紙,提醒大眾關注肉食工業與森林的關係。© Zé Gabriel / Greenpeace

年前綠色和平的行動者在巴西的超級市場貼上「你知道這肉的來源嗎?」貼紙,提醒大眾關注肉食工業與森林的關係。© Zé Gabriel / Greenpeace

毀林牛肉「洗白」過程

1. 林木遭清空後土地(通常屬於公眾土地)被分間。

2. 牛群在剛毀林的土地上飼養。

3. 牛群隨後轉移到正規農場,即與土地掠奪或毀林無關的農場。

4. 不合規飼養牛隻經「清白」農場售出,毀林罪行隱沒於屠宰場。

5. 供應商不把關,肉品供應鏈的整體價值就被「污染」,變成「毀林肉」

6. 「毀林肉」與其他不違規產品混合出售給超市,消費者無奈成為幫兇。

肉食工業違背諾言

早在2009年,JBS、Marfrig和Minerva與巴西政府簽署品格承諾,答應建立監控系統,如有發現供應商非法毀林、侵犯工人權益、入侵原住民土地或其他受保護土地,即從供應商名單中除名;此三大企業並承諾致力於在2011年前實現。但直到現在2020年,事情毫無進展。

事實擺在眼前,銷售來自亞馬遜地帶的肉製品的屠宰場或超級市場,沒有一家可以確保商品不涉及毀林或破壞當地土地、環境的非法行為。

發生於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事情,絕非個別事件。同樣的情況,在亞馬遜許多其他地方重複發生。除了政府有缺失,更正正表明,整個肉食供應鏈,都需向剝奪和侵害亞馬遜森林負責。無論是當中的農民、屠宰場和進口商,每個持份者都有份令亞馬遜及其豐富的生物多樣性陷入極大危機。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一景,可見當中大幅被清空的土地。 © Ednilson Aguiar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一景,可見當中大幅被清空的土地。 © Ednilson Aguiar

全球尚待從新冠肺炎大流行恢復過來,此世紀瘟疫暴露了我們人類與自然關係的重大危機。濫伐森林對所有生物,包括人類自身,構成巨大風險。自1940年代以來,出現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當中,幾乎有三分之一與土地用途的變化有關[8]。我們對自然生態系統的破壞越多,出現新疾病的風險就越高。

儘管國際社會與科學界竭力敦促立刻終止所有毀林行動,以扭轉全球氣候危機,但巴西政府卻反其道而行,騎劫瘟疫大流行,加速其破壞自然環境的施政方針。我們必須向各持份者施壓,企業必須將亞馬遜森林破壞者從供應鏈移除,各國政府亦應努力執行環境法並緊急加速保護自然,保障地球及全人類的健康。

按此參閱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的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案例調查報告

守護亞馬遜森林,刻不容緩

守護森林是緩解氣候危機的關鍵,其中亞馬遜森林不容有失。香港是巴西牛肉的最大出口市場之一,「毀林肉」跟我們息息相關,作為消費者,扭轉毀林局面,我們責無旁貸!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持續追蹤、調查毀林肉真相;以及實際支持綠色和平的倡議工作,一同要求政府與企業守護森林,負起氣候責任。

加入守護森林

備註:

[1] 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INPE)於6月6日發佈的亞馬遜地區的綜合森林毀林數據,指出2019年的毀林範圍達到1,012,900公頃,幾乎是聯邦地區面積的兩倍; 與2018年753,600公頃毀林面積相比,森林清空增長了34%。

[2] 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 Brazil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INPE)英文官方網址

[3] 香港面積約110,600 公頃。

[4]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

[5]農村環境註冊中心(Rural Environmental Registry,CAR)為網上工具,原目的是幫助農民申報、識別和規範農村財產。土地掠奪者卻借工具扭曲土地公文,將公共土地非法佔用。

[6]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案例調查報告

[7] 路透社有關綠色和平對巴西肉商調查的報導

[8] USAID's Infectious Disease Emergence And Economics Of Altered Landscapes Final Report

延伸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