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6個生態保育成功故事 環境運動希望常在!

作者: 綠色和平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堅持20年,加拿大「大熊雨林」終得到完善保護;海狸再次現身英國,已是400年的久別重逢。即使地球傷痕纍纍,仍有堅持信念的保育人士努力療傷,與你分享全球6個成果豐碩的生態保育案例,意義不只圍爐取暖,更在乎注滿力量繼續守護生物多樣性!

2017年,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團隊、英國列斯大學科學家聯同當地民眾,於剛果盆地森林量度泥炭地深度,從而計算碳儲庫的巨大保育價值。 © Kevin McElvaney / Greenpeace
2017年,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團隊、英國列斯大學科學家聯同當地民眾,於剛果盆地森林量度泥炭地深度,從而計算碳儲庫的巨大保育價值。 © Kevin McElvaney / Greenpeace

不久以前,我們悼念過上世紀18種絕跡地球的動物……實在環保工作是長期抗戰,過程中難免焦急或氣餒,但堅持下去總有改變的希望。翻查歷史,很多案例都證明如果我們當機立斷採取行動,人類有能力保護並修復自然資產,從滅絕邊緣挽救珍貴物種。

就讓這些故事成為你我堅持下去的強心針,為所有環保鬥士打打氣,繼續挺身捍衛美麗的家園。

英國:滅絕邊緣 紅鳶逆轉勝

重新引進紅鳶(Red kites),是20世紀英國最成功的保育案例之一!

紅鳶幾十年來深受偷蛋、非法毒害等人類行徑影響,到1980年代後期基本絕跡英國;直至1989年有保育人士開始從瑞典重新引進紅鳶,數量逐漸穩定增長。如今,紅鳶翱翔天際已成為鄉郊常見景象──英國皇家鳥類保護協會(The Royal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Birds, RSPB)更指,由於保育行動大成功,如今年度普查點算「鳥口」時已是數之不盡!

幾隻紅鳶降落在英國威爾斯Rhayader的Gigrin農場保育中心。© Christopher Furlong / Getty Images
幾隻紅鳶降落在英國威爾斯Rhayader的Gigrin農場保育中心。© Christopher Furlong / Getty Images

加拿大:保護大熊雨林 20年有成

在加拿大西部沿岸,有一片全球最大、碩果僅存的溫帶雨林,因一身白色皮毛的柯莫德熊(Kermode Bear,也稱作白靈熊White Spirit Bear)棲息此地,而被稱為大熊雨林(Great Bear Rainforest)。綠色和平1990年展開項目工作時,當地只有5%林地受保護,因此我們與多個環保團體及當地原住民合作,觸發公眾輿論向伐木業及政府施壓,以科學復育和修訂法例並行推動保育計劃,同時兼顧當地原住民部落的可持續發展。

這場綠色和平史上為時最長之一的環境保育運動,終於2009年報捷──加拿大卑詩省政府頒佈了被譽為北美洲最全面的雨林保護計劃,令85%林地在往後250年免受工業伐林侵擾!

大熊雨林沿著加拿大卑詩省海岸延伸到阿拉斯加邊界,佔世界上僅存濱海溫帶雨林的四分之一。 © Andrew Wright / www.cold-coast.com
大熊雨林沿著加拿大卑詩省海岸延伸到阿拉斯加邊界,佔世界上僅存濱海溫帶雨林的四分之一。 © Andrew Wright / www.cold-coast.com

英國:闊別400年 海狸回家了

因被獵殺致絕跡英國400多年後,海狸回來了!一切源於幾年前有海狸在蘇格蘭敦提(Tayside)被非法放生,現時共有超過400隻海狸散居100個地區;如今海狸亦成為蘇格蘭的受保護物種。

英國的海狸數量正在穩定增長。© Steve Raubenstine / Pixabay
英國的海狸數量正在穩定增長。© Steve Raubenstine / Pixabay

毛里裘斯:倒數5隻 隼鳥再起飛

即使貴為猛禽(bird of prey),毛里裘斯隼(Mauritius kestrel)在1970年代中期瀕臨滅絕,只剩下5隻。有賴成功的保育工作和繁殖計劃,現今已有至少400隻紅隼在毛里裘斯的森林中飛翔。

在野外棲息的毛里裘斯隼。© John Mauremoootoo (CC BY-NC-SA 2.0)
在野外棲息的毛里裘斯隼。© John Mauremoootoo (CC BY-NC-SA 2.0)

剛果:雨林碳儲庫拆彈雄心

2017年,在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團隊協助下,科學家在剛果盆地雨林的沼澤裡發現了一個巨大「碳炸彈」(Carbon Bomb)──如果砍伐樹木及排乾水份,儲存其中的大量二氧化碳就會釋放出來,對氣候的危害相等於全球化石燃料3年的影響。這項發現在2018年公諸於世後,剛果民主共和國、剛果共和國及印尼簽署了《布拉薩宣言》(Brazzaville Declaration),以保護這片豐饒棲息地,並將宛如氣候「計時炸彈」的大量碳儲安全鎖在地底。

剛果盆地雨林沼澤地,也是紅尾猴(Red-tailed Monkey)的重要棲息地。©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剛果盆地雨林沼澤地,也是紅尾猴(Red-tailed Monkey)的重要棲息地。©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開曼群島 : 保育藍鬣蜥戰勝歸來

加勒比海大開曼島(Grand Cayman)的乾燥森林,是藍鬣蜥(Blue Iguanas)獨一無二的棲息地,牠們通常以水果和鮮花為食,喜歡在空曠地方曬太陽。2001年,野生藍鬣蜥一度只剩下不足30隻,慶幸當地國家信託基金果斷展開保育計劃,到2018年藍鬣蜥數量已超過1,000隻!

大開曼島的藍鬣蜥。© Joshua Stoner / Pixabay
大開曼島的藍鬣蜥。© Joshua Stoner / Pixabay

保育生態環境需要各方合力:政府制定保護政策、企業避免開發破壞、公民表達支持意願,更需要溝通協調與時間累積,但此刻回首豐碩保育成果,一再證明堅持是值得的!邀請你與綠色和平一起守護人類與不同物種共享的生態樂園,早日實現恢復生物多樣性的願景!

延伸閱讀:
全球生物多樣性不達標,我們如何走下去?
動物也移民?5種頑抗氣候危機的海洋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