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s

亞馬遜土地保衛戰 原住民堅持中見希望

作者: 綠色和平

逆權抗爭往往漫長而煎熬,但希望始終不滅。Karipuna原住民部族為了保衛亞馬遜雨林家園,藉着高科技輔助森林監測、訴諸法律抵禦毀林者入侵,鍥而不捨的堅持終於初嘗勝利。以下是他們的非凡故事。

在巴西亞馬遜雨林深處,有一片屬於Karipuna原住民的祖傳土地,素來是族人和動植物安居避世之鄉。這裡與玻利維亞接壤,有著蜿蜒曲折的河流、茂密葱鬱的雨林,數百年來一直是Karipuna原住民的家。

位於巴西朗多尼亞州的Karipuna原住民土地,橫跨新馬莫雷和韋柳港直轄市,亦鄰近傑西帕拉納河和福爾摩沙河的交匯點。©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位於巴西朗多尼亞州的Karipuna原住民土地,橫跨新馬莫雷和韋柳港直轄市,亦鄰近傑西帕拉納河和福爾摩沙河的交匯點。©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不只一個家 更是歷史所有

Karipuna族人們共同生活於一條名為Panorama(帕諾拉馬)的大村莊,這裡就像很多亞馬遜原住民部落一樣,生活圍繞河流而建──毗鄰的Jaci Paraná River(傑西帕拉納河)源遠流長,也是村民交通往來和運送貨物的要道。

Karipuna原住民村落名為Panorama,而領土東北面就是傑西帕拉納河畔。 ©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Karipuna原住民村落名為Panorama,而領土東北面就是傑西帕拉納河畔。 ©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在原住民的習俗和傳統中,河流不單是釣魚、清洗、玩耍和聚集的地方,更具有核心意義。在這些土地守望者記憶所及,河流穿過茂密雨林,川流不息,歲月悠悠,從未變樣;亦由於原住民世世代代在同一土地生活。往往像Karipuna般對周遭萬物瞭如指掌。

緋紅金剛鸚鵡(學名Ara macao)棲息在Karipuna原住民土地上。©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緋紅金剛鸚鵡(學名Ara macao)棲息在Karipuna原住民土地上。©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跟很多巴西亞馬遜地區的原住民一樣,Karipuna部族與外界接觸經驗尚淺。全族一共58人,住在原住民擁有的土地上──這是(至少理論上)獲巴西憲法保障的權利。

但外來入侵的伐木者和土地掠奪者,無視原住民的土地權益。而且Karipuna族地位於全球最大雨林亞馬遜的偏僻一隅,政府監管形同虛設。

面對「發展」洪流 勉力反抗

土地問題不限香港,因土地需求對人和大自然構成巨大壓力的例子,全球俯拾皆是。在巴西亞馬遜地區,不論是採礦、伐木以提取自然資源,或者種植大豆、牲畜等農牧業擴張,經濟發展通常以破壞熱帶雨林為代價。

而巴西政府不僅以「發展」為名縱容入侵行為,甚至不時煽風點火鼓勵土地掠奪,逼使原住民不斷抵禦入侵者來犯,以免天然資源被洗劫一空、原生樹種被砍並開闢耕地。

正如原住民領袖Adriano Karipuna所說:「我們長期忙於守護族地免受破壞,促請當局加強阻止並打擊砍伐森林等有組織罪案發生。」

Karipuna原住民領袖Adriano Karipuna出席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會上他講述族地如何受到非法入侵,並呼籲國際社會和巴西政府履行職務,保護原住民及熱帶雨林。 © Luiz Roberto Lima / Greenpeace
Karipuna原住民領袖Adriano Karipuna出席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會上他講述族地如何受到非法入侵,並呼籲國際社會和巴西政府履行職務,保護原住民及熱帶雨林。 © Luiz Roberto Lima / Greenpeace

亞馬遜的所謂「發展」,盲目追求利潤和增長,不只是Karipuna族人的噩耗,也是整個地球的災難。而他們決心捍衛唯一熟悉的家園,即使看似「雞蛋撼高牆」,卻取得令人難以置信的成果。

Karipuna族人揉合歷久不衰的傳統智慧、嶄新的森林監測技術,以及對法律權益的透徹理解,正在奪回屬於自己的土地。縱然威脅持續升級,他們在綠色和平與巴西非政府組織CIMI支持下取得成果,也象徵全球與原住民同行的團結力量日漸增強。

亞馬遜原住民 前所未有的威脅

巴西原住民遭受壓迫的歷史,可追溯至16世紀歐洲殖民者首次踏足一刻;轉眼5個世紀,當今威脅卻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個現象,很大程度是拜現任極右翼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anaro)所賜。博爾索納羅曾大放厥詞,指太多巴西原住民在歐洲殖民統治下倖存,而巴西憲法亦為他們騰出太多土地。而這種取態確實引起巴西社會個別階層和應──土地應開放予任何巴西人隨心所欲。

這種施政理念,造就入侵和掠奪行為增加,隨之而來是各種暴力和病毒危機(當然少不了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而原住民對此幾乎毫無免疫力。一切加起來猶如慢鏡播放的災難,有人更視為種族滅絕。

除了原住民人權飽受侵害,2019年和2020年震驚全球的森林大火,也清楚表明亞馬遜雨林已逼近臨界點。

Katiká Karipuna婆婆悉心照顧社區中一片小土地。亞馬遜原住民需要自己狩獵、釣魚和耕種,才可獲得所需食物。 ©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Katiká Karipuna婆婆悉心照顧社區中一片小土地。亞馬遜原住民需要自己狩獵、釣魚和耕種,才可獲得所需食物。 ©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很多以森林為家的原住民,只能在日漸貧瘠的環境掙扎求存,如今更遇上大火及其引發的呼吸系統疾病,進一步加劇疫情下的健康危機,不少人未能倖免於難──對Karipuna部落而言,目前的威脅比周遭熊熊烈火來得潛藏但同樣危險。

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已有超過11,000公頃Karipuna原住民土地被摧毀。情況與農民大肆刀耕火種的亞馬遜南部不同,這裡的毀林元兇是伐木工人和土地侵略者──他們從林間開闢道路,從而砍伐樹林並販售木材圖利,甚至變本加厲出售清空得來的「大幅」土地。

Andre Karipuna在一次巡邏中,發現保護區內的森林遭非法砍伐。在亞馬遜眾多原住民部落中,Karipuna地區是毀林率最高地方之一。 © Tommaso Protti / Greenpeace
Andre Karipuna在一次巡邏中,發現保護區內的森林遭非法砍伐。在亞馬遜眾多原住民部落中,Karipuna地區是毀林率最高地方之一。 © Tommaso Protti / Greenpeace

一切是怎樣開始的?這裡數十公頃、那裡數百公頃,原始森林日漸「退化」……入侵者逐步逐步進佔森林。輪到伐木工人、礦工和農夫開始採伐更多木材、礦物,興建更多小型牧場;同時因雨林土壤變得鬆散、乾旱,農民一點火便能輕而易舉清空數以千畝土地。

團結反抗 成功爭取

直至Karipuna守護家園的工作開始奏效,事情出現轉機。他們結合土地的傳統智慧與高科技監測設備,得知森林家園正在發生甚麼事。

Karipuna原住民領袖在會議期間,展示RESISTANCE「反抗」訊息。 © Fernanda Ligabue / Greenpeace
Karipuna原住民領袖在會議期間,展示RESISTANCE「反抗」訊息。 © Fernanda Ligabue / Greenpeace

要使森林監測工作順利進行, 有賴Karipuna族人的土地知識、抗衡入侵者的切身經驗,並結合綠色和平從高空收集的森林密度數據。

他們繼而行使受憲法保障的土地權利,向當局提交調查報告,促請政府對引致毀林的入侵者採取法律行動。警方同時根據Karipuna的報告採取行動,逮捕入侵者並檢獲大批伐木工具。

綠色和平在2020年9月,在高空監視Karipuna原住民土地森林砍伐區。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在2020年9月,在高空監視Karipuna原住民土地森林砍伐區。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面對「留地不留人」的入侵者,Karipuna族人的英勇抗爭,似乎真正做到「成功爭取」。根據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調查,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期間,Karipuna土地的毀林數字比去年同期減少49.1%(數字有待巴西衛星監測機構確認)。

原住民長久以來站在護林最前線,拼命捍衛家園。就像巴西東北部的亞馬遜Arariboia族群,不惜付上生命作代價,讓他們的家園成為相對較受保障的一幅土地。

Paulo Paulino Guajajara是巴西最大原住民社區之一Guajajara的年輕人,他於2019年11月3日在 Arariboia族地被非法伐木者槍殺身亡。 © Midia NINJA © Patrick Raynaud
Paulo Paulino Guajajara是巴西最大原住民社區之一Guajajara的年輕人,他於2019年11月3日在 Arariboia族地被非法伐木者槍殺身亡。 © Midia NINJA © Patrick Raynaud

抗爭 只為平安生活

Karipuna領袖Adriano深深明白,這只是抗爭的開端。談到屬於族群的家園時,他說:「縱然我們知道侵略者依然存在,仍會繼續行動打擊毀林,盼望能根據族群習俗和傳統,平安生活。」

這個喜訊不只Karipuna族人獨享,對你我以至全球民眾也是好消息。熱帶雨林蘊藏無數奧秘,除了更多有待探索的草藥療法,其捕捉及儲碳能力,更是阻止氣候變化失控的天然解決方案。而支持原住民守護祖傳土地權益,正是保護森林及生物多樣性的最佳方法之一,亦對應付氣候危機尤關重要。

綠色和平與Karipuna族人及其他巴西原住民站在同一陣線──我們支持原住民推動對Karipuna地區等原住民土地制定永久保護計劃的訴求。

延伸閱讀:
向毀林肉說不,香港可為亞馬遜森林撲火!
解決森林危機的方法
我家廚房有怪獸?兩分鐘動畫親親亞馬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