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瑞典馴鹿牧民的詰問:誰偷走了百年樹木?

作者: 綠色和平

當綠地披上雪衣,驟眼看來相差無幾,百年原始森林換上單一種植樹苗,卻只是徒具虛形。綠色和平瑞典辦公室聲援北極圈穆奧尼奧薩米族(Muonio Sámi)馴鹿牧民的保衛森林行動,促請瑞典國營企業Sveaskog停止砍伐高生態價值的原始森林,守護積累千百年的原始生態與傳統文化,不許一朝倒下。

馴鹿不只是北極圈的圖騰象徵,兼具深厚文化、生態及經濟意義。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馴鹿不只是北極圈的圖騰象徵,兼具深厚文化、生態及經濟意義。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穆奧尼奧放牧社區(the Muonio Sameby)位於瑞典最北端、接壤芬蘭邊界,千百年來孕育了薩米族原住民獨有的馴鹿遊牧文化,現時他們在每年冬季最多可牧養3,900隻馴鹿。直至過去數十年,以Sveaskog為首的伐林企業陸續擴張,並染指附近一帶原始森林,最初尚算「有商有量」,願意諮詢原住民標註重要放牧地及高生態價值森林。

茂密森林挖空了一片雪地,生態系統被分割至支離破碎。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茂密森林挖空了一片雪地,生態系統被分割至支離破碎。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不過,Sveaskog最近兩年單方面停止磋商,更無視原住民建議,「突襲」早已申報為重要放牧地的森林;綠色和平比對地圖亦發現,Sveaskog手上過百宗伐林申請涉及近2,000公頃林地(約2,800個標準足球場面積),大部份與原始森林重叠。原住民代表Katarina Sevä說:「馴鹿身上的變化,近年顯而易見──鹿角顯得萎靡、脆弱,平均體重下降,生活習慣亦有所改變,令你不忍卒睹。若森林將告消逝,我們與馴鹿的未來也殊途同歸。」

穆奧尼奧薩米族成員Katarina Sevä,期望守護流傳千百年的自然環境與身份認同。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穆奧尼奧薩米族成員Katarina Sevä,期望守護流傳千百年的自然環境與身份認同。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清空森林後立即種植樹苗,維持林地生命力之餘,60至80年後亦可再次供應木材──瑞典林業模式(the Swedish Forestry Model)被標榜為循環永續方案,卻忽視了單一種植(monoculture)與原始森林之間的巨大差異,包括儲碳量及生態價值。其中讓牧民感受猶深,是原始森林為馴鹿提供主要糧食地衣(lichen),而在積雪冬日,懸垂生長的苔蘚就更顯重要,可見積累千百年的複合生態系統,絕非人為種植能「等價交換」。

地衣是馴鹿的主要食物,亦是原始森林不可取替之處。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地衣是馴鹿的主要食物,亦是原始森林不可取替之處。 © Rasmus Törnqvist / Greenpeace

頑抗亞馬遜森林非法砍伐的卡里布納族(Karipuna)、力拒北極鑽油勘探爆破的因紐特人(Inuit)、阻止美國輸油管貫穿家園及污染水源的立石蘇族部落(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綠色和平全球辦公室持續與各地原住民同行,除了捍衛少數族群的應有權益,與自然共生的模式亦值得我們嚮往──地球這個家,願我們一起守護。

延伸閱讀:
與薩米族同行:守護極北之境的魔雪奇緣
Jussa Seurujärvi:我是北方森林的馴鹿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