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殭屍火」潛伏冰雪下 綠色和平消防隊搶救北極

作者: 綠色和平

零下兩度一片冰天雪地,仿似歡度聖誕的夢幻場景,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消防隊員看在眼內,卻只有心急如焚如何防範「殭屍火」(zombie fires)──名稱源自火苗「狡猾」匿藏雪下悶燒的能力,一旦由冬入春在泥炭地燎原,勢釀成嚴重火災、空氣污染與氣候危機。經綠色和平專業培訓、遍佈俄羅斯全國的20支義工救火隊,唯有組織起來、裝備自己,以行動拯救森林家園。

綠色和平消防員在葉卡捷琳堡森林區視察,揭露令人憂慮的「殭屍火」隱患。 © Greenpeace / Sonya Kosacheva
綠色和平消防員在葉卡捷琳堡森林區視察,揭露令人憂慮的「殭屍火」隱患。 © Greenpeace / Sonya Kosacheva

相比澳洲、亞馬遜、美國加州等地森林,天寒地凍的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似乎極不可能發生火災,但2021年至今,俄羅斯森林大火已波及破紀錄1,880萬公頃(約170個香港土地面積),單計北極圈範圍亦創歷年新高。

除了釋出濃煙飄至北極,大火更埋下一個個「氣候炸彈」──由於這些泥炭沼澤埋藏着積累千萬年的有機物,釋出二氧化碳幅度遠超一般森林大火。例如今年6至8月間,北方針葉林帶(taiga forest)火災就產生了9.7億噸二氧化碳,比全球所有森林火災的總和還要多

「殭屍火」在綠色和平的專業監測裝備下無所遁形。 © Greenpeace / Sonya Kosacheva
「殭屍火」在綠色和平的專業監測裝備下無所遁形。 © Greenpeace / Sonya Kosacheva

寒冬地下悶燒 提防初春燎原

雖然濕冷冬天降臨,綠色和平與當地義工滅火隊未敢鬆懈,11月底前往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周遭的泥炭沼澤視察,就確認雪地下悶燒的「殭屍火」依然活躍,更有打破往年紀錄的潛在危機

消防隊項目負責人Grigory Kuksin形容,情況艱難卻並非絕望,「若能全面監察這些燃燒溫床的狀態,並在冬季做好開通路徑、積聚水源等準備工作,初春仍可望撲滅火災。」

2021年7月,綠色和平消防隊義工在世界自然遺產Lena Pillars國家公園,協助清除被燒毀的樹木和灌木叢,並建設防火線。©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2021年7月,綠色和平消防隊義工在世界自然遺產Lena Pillars國家公園,協助清除被燒毀的樹木和灌木叢,並建設防火線。© Julia Petrenko / Greenpeace

培訓20隊義工消防員 遍佈俄羅斯隨時候命

森林火場幅員遼闊、地形複雜且起火點多,高溫環境亦令救災行動倍添挑戰;擁有精良設備並經過專業培訓的綠色和平團隊及義工消防隊,此時便大派用場,與當局派遣的救災人員緊密合作。例如2020年7月,綠色和平5位消防員在烏拉爾山(Ural Mountains)自然保護區率領12日救火行動,包括利用航拍機勘察、清除障礙物及修築防火帶,最終成功使火勢受控。

2015年,綠色和平消防隊義工嘗試撲熄阿斯特拉罕保護區的草原大火;當地近九成火災皆因人為燃燒乾草造成,如今情況有所改善。© Igor Podgorny / Greenpeace
2015年,綠色和平消防隊義工嘗試撲熄阿斯特拉罕保護區的草原大火;當地近九成火災皆因人為燃燒乾草造成,如今情況有所改善。© Igor Podgorny / Greenpeace

而在小型火災尚未蔓延開去,以至更早階段的偵測熱點及防火教育工作,同樣需要義工消防員的及時應援。過去6年專責培訓及組織團隊的Grigory,形容隊伍裡頭很多都是年輕人,視投身救火隊為使命,項目亦陸續取得成效:目前多達20支義工救火隊遍佈俄羅斯全國,包括最近擴展至巴什科爾托斯坦(Bashkiria)、卡累利阿(Karelia)及葉卡捷琳堡等地;而阿斯特拉罕地區(Astrakhan)在救火隊積極巡查火災熱點後,野火宗數明顯下降

守護森林行動急需你支持!

綠色和平致力督促全球政府加強森林保護政策,要求企業停止毀林行為,守護地球綠肺。

捐款支持

印尼救火隊 兼顧社區生態情

同樣籌組森林救火隊的,還有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印尼大火2015年首次成為全球焦點,東南亞地區多達14萬人罹患呼吸道疾病,加上瀕危紅毛猩猩失去棲息地、泥炭地釋出二氧化碳、毀林棕櫚油企業侵佔土地等禍害,舉國從社區、生物多樣性、環境到經濟層面均受重創。

印尼大學生Sola Gratia(左二)2017年接受專業培訓,成為雨林救火隊一員。 ©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印尼大學生Sola Gratia(左二)2017年接受專業培訓,成為雨林救火隊一員。 ©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不少印尼雨林救火隊成員均是大學生,例如來自西加里曼丹省(West Kalimantan)的Sola Gratia Sihaloho,就目睹許多朋友因霧霾生病,決意加入成為義工。除了基本消防訓練,印尼救火隊的培訓內容亦按照當地需要而有所調整,涵蓋救援任務中如何發現並妥善照顧紅毛猩猩等雨林物種,以及支援、教育當地農民。

印尼救火隊培訓內容之一,是探訪當地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學習如何妥善照顧受災物種。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印尼救火隊培訓內容之一,是探訪當地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學習如何妥善照顧受災物種。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聯署守護森林 為救火隊加添後盾

回到俄羅斯,火災的人為因素包括以縱火掩飾非法伐林,加速清空土地以單一種植出口木材等,因此當地救火隊的工作亦包括指導居民灌溉土地以減低火災機率,同時推動當局修訂放任焚燒的「控制區」(control zone)政策、提升救火預算等政策倡議。Grigory坦言,義工消防隊透過每次直接對話與實質行動,改變了很多俄羅斯民眾對綠色和平的看法,認同我們的環保理念。

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隊以航拍機監測起火點,為救災直升機指引安全降落地點。© Greenpeace / Maria Vasilieva
綠色和平俄羅斯森林消防隊以航拍機監測起火點,為救災直升機指引安全降落地點。© Greenpeace / Maria Vasilieva

隨着極端氣候加劇,森林大火不時燒得更猛烈,卻也是救火隊更堅定挺身而出的時候。而您的聯署聲援捐助支持,將成為綠色和平及早揭露企業貪婪監督政府護林,以「防火先於滅火」的強大力量,同時資助消防隊的培訓工作及裝備採購,一起保護全球僅餘15%完好無損的珍貴森林。

延伸閱讀:
2021年森林大火全球焫著,守護森林刻不容緩
永久凍土融化 猛獁象復活救全家?北極苔原氣候紀實
瑞典馴鹿牧民的詰問:誰偷走了百年樹木?

參考原文:Greenpeace's volunteer firefighters on the frontlines of climate change in Russia and Indonesia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