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香港「怪」生物】箭豬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呂朗婷(圖)、馬屎(文)

【香港「怪」生物】系列:人類的足跡遍佈全球,但帶來的污染、破壞比保護、建設來得多。我們對生物的了解嚴重不足,牠們變成今天的「怪」模樣,是適者生存的結果?還是目擊環境受摧毀後出現的病徵?如果是真的話,可憐牠們的趣怪外表、神情、行為,豈不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 stress disorder,簡稱 PTSD)的呈現?

這個本地生態圖畫故事系列第五篇,帶來因尋找食物艱難而變得「暴躁易怒」、把身邊一切視為天敵的箭豬(豪豬)。

【香港「怪」生物】箭豬。 © 呂朗婷
【香港「怪」生物】箭豬。 © 呂朗婷

春、夏、秋、冬,自然地交替着,高大的樹木、樹幹上的苔蘚、樹下的蕨類和附近草坡上的各種灌木和攀爬植物,都能公平地分配到屬於自己的季節。

植物旺盛地生長,慢慢建立起肥沃的泥土,果實、種子落到地上,萌芽,長出美味的嫩葉;成長,在地底下靜悄悄地生出又脆又甜的各種根莖,成為森林之中的美味寶物,成為充滿好奇心、喜歡和同伴分享歡樂的豪豬的生活樂趣。

豪豬是鼠類家族之中體型排行第三巨大的成員,一身拖地長毛,鬆軟柔順,惹來森林中所有生物的艷羨目光。牠們是喜歡熱鬧的動物,從不孤單,永遠是呼朋引伴,為着的是熱熱鬧鬧地探索每日有趣的生活,分享美味的食物。牠們又不時交頭接耳,訴訴苦,互相依偎,打打氣。每天有苦、有樂、有美食,就是豪豬家族的日常。

以行動落實守護森林

協助綠色和平督促全球政府加強護林政策,要求企業停止毀林行為!

捐款支持

有一天,豪豬如常尋寶,遇見住在灌木林的豪豬,說荊棘草原沒有了,現在是一行一行黃色的粟米、橙色的南瓜和啡色的蕃薯。森林豪豬聽畢,就告知所有同伴,然後興高采烈地一同前往新的藏寶地點。果然極目之下是看不見盡頭的各種瓜果蔬菜,一眾豪豬欣喜若狂,二話不說上前挖掘、挖掘。芋頭好味、甘筍好味、南瓜好味……美食當前,牠們大啖大啖的往嘴裡送。

突然遠處走來一羣怒氣沖沖的農夫,他們手持長棍、鋤頭、火把,一面呼喝,一面衝過來。未及反應,有豪豬已被鋤頭擊中,未及倒地又立即被人類群起攻擊,最後昏死在血泊之中。其餘豪豬受驚,四散逃走,但遇上農場的圍網,跑不掉。追上來的人類用繩套着豪豬的頸項,然後遭亂棍打死。更甚者,是被手持火把的人類攻擊,活活燒死。少數豪豬雖然能逃回樹林之中,但全都傷痕纍纍。

從這一天開始,牠們都害怕離開樹林,但看見樹枝,便想起被亂棍打死的同伴;看見烈日就浮現出同伴被燒死的畫面。終日杯弓蛇影,令牠們變得容易受驚,只有到了晚上,到了飢餓難耐,他們才無可奈何出來找些東西吃。心想,只要不再跑到那齊齊整整的農田,便不會受到傷害。

可是,農田一天一天的向樹林擴展,砍伐、燒毀未有停止,沒有樹林,沒有食物,齊整的農田又令豪豬望而生畏。食物不足,體型巨大的豪豬為了生存,開始不再分享,每當找到食物,就霸佔着,迅速往嘴裏送。如果有其他同伴靠近,就用背部擋着,豎起長毛,令自己看上去體型更巨大。但天生毛髮柔軟的豪豬,無法阻止群起搶奪的同伴,結果不少活活餓死,只有那些警覺性高、毛髮較硬較粗的能活下來。

一年一年過去,豪豬不再享受生活,不再需要同伴,在食物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牠只有抑壓着驚慌,冒着生命危險,晚上跑到農田之中挖掘農作物。慢慢地,牠們身上的毛,全都變成如箭般堅硬和尖銳。是人類好,是同類好,當豪豬進食時,全都是企圖前來搶食或攻擊的敵人,不能容忍,都需要以背部對着,豎起身上的箭,然後震動着,發出如箭在弦的聲音。若果仍然夠膽靠近,牠會突然向後衝,毫不留情地把來犯者刺傷。

昔日恐怖的經歷,揮之不去;為了維持性命而冒險進出農田尋找食物,又有如在傷口灑鹽,令無形的驚恐變得真實。雖然外表是變得暴躁易怒,但善良的天性依然。可憐無法再跟同伴好好相處,就是美食當前,仍未能鬆懈,簡單風吹草動,就下意識地豎起長箭,恐防被襲擊,被傷害。無法再次與同伴建立信心,習慣先發制人,結果令牠成為每天活在孤獨世界裡的箭豬。

閱讀更多:【香港「怪」生物】系列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