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結伴天堂鳥,尋找遙遠的Paradise

作者: 綠色和平
在家千日好,何以滿身華美羽翼的天堂鳥(Birds of Paradise)流落異鄉,現身台北、墨爾本、洛杉磯、維也納等地驚豔街頭?皆因牠們位於印尼巴布亞(Papua)的雨林家園,一步一步被推土機夷為平地,惟有墜落凡間,在綠色和平聯乘十多位藝術家推出的「Wings of Paradise」塗鴉展,與您一同尋找失落天堂。

藝術家:Tsukasa Suzuki(@tenohiratsukasa) 地點:日本東京

藝術家:ANO(@ano9s) 地點:台北信義區公所

藝術家:Popo(@_thepopop) 地點:印尼雅加達

藝術家:Lee Hui Ling(@caihongdesigns) 地點:馬來西亞吉隆坡

如果企鵝是南極明星,印尼雨林的icon首推紅毛猩猩,可能您看過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為牠們捍衛家園的前線影片,或者與英國女星Emma Thompson於保育中心邂逅的傷逝故事──從1999到2015年間,約15萬隻婆羅洲紅毛猩猩不幸身亡。當然,紅毛猩猩還有更多印尼雨林好鄰居,例如野生數目僅餘400隻左右的蘇門答臘虎、短短25年間失去接近70%潛在棲息地的蘇門答臘象,以及今次塗鴉展主角:天堂鳥。

藝術家:Ricky Lee Gordon(@rickyleegordon) 地點:美國洛杉磯長灘

藝術家:Vogue(@vogue_tdk) 地點:美國奧克蘭

藝術家:Jess X Snow(@jessxsnow) 地點:美國紐約

其實天堂鳥以往尚可「隔岸觀火」:41個已知品種當中,37個棲息於印尼東部巴布亞及巴布亞新幾內亞合稱的新幾內亞島 (New Guinea)。其中巴布亞孕育着數以百計珍貴動植物品種,亦有過百個原住民部落在此與自然和諧共處數千載,可謂全球原始雨林的最後樂土之一,永遠為牠們敝開大門。

最後防線頑抗毀林棕櫚油

不過,棕櫚油企業的無盡野心,相繼攻克西部蘇門答臘及中部加里曼丹,如今正駕駛推土機揮軍進擊森林心深處。儘管多間消費品牌及貿易商相繼承諾「不毀林」,卻疏於監管棕櫚油供應鏈,縱容生產商於偏遠地區繼續毀林闢地,令巴布亞淪為自然煉獄、毀林天堂。

藝術家:Urbanimal Jean(@urbanilmaljean) 地點:法國巴黎 Bondy

藝術家:Matt Sewell(@mattsewell) 地點:英國倫敦 Shoreditch

藝術家:Sokar Uno(@sokaruno) 地點:德國柏林

藝術家:Rick Berkelmans(@hedof) 地點:荷蘭 Breda

藝術家:Lilo Krebernik(@deadlemming)、Kathi Macheiner(@6xa)、Adhocrates Collective(@adhocpad) 、Frau Isa(@frauisa) 地點:奧地利維也納

綠色和平最新發表《棕極倒數》調查報告指出,25個棕櫚油生產商過去三年破壞最少13萬公頃珍貴雨林及泥炭地,其中40%(約51,600公頃)被毀林地位於印尼巴布亞,可見這片棕櫚油「新戰場」已經硝煙瀰漫。

森林本應如此美麗

眼見雨林無止境被毀,難免心灰意冷?對悲劇的最佳回應,也許是毋忘威脅、積極行動,同時心懷希望、好好活着。因此綠色和平與各地藝術家決意攜手展現天堂鳥的獨有美態──屬於您我牠的森林,可以迸發色彩,可以自由飛翔,可以忘形起舞,而非只有離別與創傷。

藝術家:Bonsai(@akabonsai_) 地點:澳洲墨爾本 Geelong

藝術家:Sean Duffell(@sean_duffell) 地點:紐西蘭威靈頓

藝術家:Mr Rocket(@rocket_rm) 地點:墨西哥墨西哥城

正如綠色和平「保衛印尼雨林」項目主管Kiki Taufik所言:「巴布亞是全球其中一片生物多樣性最繁盛的地方,雨林恆久以來維持原始面貌。但棕櫚油企業如入無人之境,正以驚人速度砍伐雨林。若我們袖手旁觀,巴布亞只會重蹈蘇門答臘、加里曼丹覆轍,目送美麗森林一去不返。」

我是真天堂鳥!

關鍵時刻,就在眼前。巴布亞既是守護珍貴雨林的最後防線,更是促使各方實現保育雨林與可持續發展棕櫚油並存的轉捩點,您的力量此刻無比重要。懇請您加入聯署,推動消費品牌及棕櫚油供應商履行「不毀林」承諾,為天堂鳥指引回家道路,在真正雨林天堂展翅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