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

守護亞馬遜森林,你我須做的3件事情

作者: 綠色和平
去年亞馬遜雨林大火引發全球關注,身處香港的你我同樣心急如焚,綠色和平當時撰寫《守護亞馬遜森林,你我須做的3件事情》一文獲不少點擊,感謝你為守護森林出一分力!事隔大半年,適逢3.21為全球同度、喚起公眾關注各種森林生態的「國際森林日」,謹此與你重溫文章並聚焦補充今年森林日重點,在護林之路並肩走下去。
8月23日鳥瞰巴西帕拉州Serra do Cachimbo REBIO (生態保護區)受災情況。 © Victor Moriyama / Greenpeace

亞馬遜雨林持續大火,與港人吃巴西牛有關?》一文提到香港驚人的耗牛量及與亞馬遜森林大火的關聯。2018年巴西牛肉輸出目的地排行,香港竟高踞首位[1],總和量佔全世界高達24%。所以亞馬遜森林大火,我們絕不能置身事外。

今年的火勢異常頻繁且猛烈,根據NASA公開的衛星圖,可以看到巴西亞馬遜州(Amazonas)、朗多尼亞州(Rondônia)、帕拉州(Pará)及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災情慘烈。尤其是亞馬遜州,煙霧瀰漫到甚至在太空上也看得到。

調查顯示,今年75%的燃燒熱點昔日都是森林,而10個最受大火影響的市政區,更有8個發出過有紀錄以來最多的毀林警示[2]。在這些地區,森林火災與砍伐的作業密不可分,為開發土地種植大豆或飼養牛隻,農業企業焚燒清空樹林。

全球對糧食的需求與日俱增,對環境及氣候變化的影響亦越趨嚴峻。珍貴的森林被夷平變成牧場,倒下的每一棵樹,都代表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被削弱。遇上助長火勢的旱季,大火就一發不可收拾。

森林大火和氣候危機已形成惡性循環。隨著火災數量的增加,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地球整體溫度升高,極端天氣,如連續多年的旱災也出現得更頻繁。

除了增加碳排放外,森林砍伐還直接導致受影響地區降雨模式的變化,不但延長旱季時期,更進一步影響森林、生物多樣性、農業和人類健康。

巴西亞馬遜森林遭火燒開墾檔案圖片。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3個方法守護全球森林

1. 你可馬上行動:多菜少肉、慎選肉品來源

企業的工廠式農場,產量仍遠遠不能滿足人類對牛扒、肥牛、漢堡似是無止境的口腹之欲,此外大量家畜的排泄物,不僅排放二氧化碳,還有對氣候變化影響更嚴重的甲烷和氧化亞氮(nitrous oxide)。畜牧業特別是牛肉生產,估計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約14%-18%(2016年數據),大致等於交通運輸帶來的溫室氣體排放(而溫室氣體排放的最主要來源是燃燒化石燃料﹐佔超過一半)。

巴西一牧牛場檔案圖片。 © Markus Mauthe / Greenpeace

按美國農業部(USDA)的資料,巴西是全球最大的牛肉出口國,佔出口總量近20%,而香港是巴西最主要的牛肉進口地,從培養個人優質飲食習慣出發,乃至守護亞馬遜森林及地球的健康,多菜少肉是不二之選。

早在2009年,綠色和平就指出畜牛為毀林元凶,當時綠色和平就與四大牛肉生產商 (JBS, Marfrig, Minerva, Bertin)簽訂合約(G4)以確保可持續生產。2017年黑心肉事件爆發,當時罪大禍首-全球最大牛肉出口商JBS、全球最大家禽出口商BRF等公司,也都是毀林大火的元凶之一。

綠色和平且在此十多年間,對世界各地森林進行調查,揭露毀林問題原罪,動員全球森林守護者,以守住萬物生靈的家園。我們還需積極鼓勵政府部門、零售商等,在全球食品供應鏈同樣作出改變,替消費者把關。

每次消費、每次飲食,都是為我們理想中的世界投票。 © Mitja Kobal / Greenpeace
每次消費、每次飲食,都是為我們理想中的世界投票。 © Mitja Kobal / Greenpeace

說起「多菜少肉」,其實不一定是苦差事:綠色和平邀請各地煮食達人示範私房菜譜,結集《舌尖上的健康世界:綠色和平食譜》,亦有支持者Monica來稿推介全港9大素食餐廳,讓你愛地球之餘亦能樂在其中;國際方面,我們提出全球須於2050年或以前減少50%動物食品生產及消耗的願景,並在超過70萬人支持下,逐步推動多個城鎮的社區機構、政府部門、企業以至學校提供更多素食選擇或推行「每周一素食」,其中首爾、東京、巴黎、倫敦等全球14個大城市去年宣佈成為「良食城市」(Good Food City),掀起可持續飲食風潮。

2. 分享大火消息,讓更多同路人關注氣候危機

就像其他森林,亞馬遜林木從大氣吸收二氧化碳,幫助緩減人類產生溫室氣體所加劇的氣候變化:其生物質量(biomass)儲存了800至1,200億噸二氧化碳,相等於化石燃料業界的13年總排放量。

2001年綠色和平巴西亞馬遜之旅檔案圖片。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不過,伐林作業不只短時間內將儲碳釋放至大氣,亦會降低土地的吸碳效能,片斷化(fragmentation)遺禍令雨林變得乾旱,更容易誘發火災;伐林行為導致亞馬遜雨林於2007至2016年間平均每年釋出超過1.1億噸二氧化碳,佔所有關於土地使用的排放總量8%(並未計算因片斷化、火災等因素造成森林退化的額外排放量)

氣候變化已在近年演變成氣候危機,甚至到達臨界點--大火、超強颱風等極端氣候現象,已經威脅到生態穩定以及人類的生存。我們迫切需要停止任何化石燃料開發計畫,加速發展可再生能源,並積極應對、從根本制止森林大火的發生,守住亞馬遜雨林,你我和下一代才得以不在「明日之後」的電影情景下掙扎求生。

面對氣候危機,極端天氣,你我不能置身事外,節能減碳、多菜少肉,敦促政府正視氣候危機並能源轉型,是我們需要一傳十、十傳百,百說不厭的訊息。我們會不斷為你送上環境消息,期望你和家人朋友一起討論,一起找方法,為生存、為更美好的未來,一起努力。

3. 守護雨林,長期抗戰

綠色和平長年致力於守護雨林,我們一直要求巴西政府制定法令,禁止砍伐森林,停止對亞馬遜雨林和塞拉多草原生態區 (Amazon rainforest and the Cerrado) 的破壞。此外,我們亦一直在巴西實地調查全球生產鏈,特別針對大豆、肉品和木材,揭露涉及破壞當地森林的企業,要求它們改善生產和採購方式:例如2009年我們要求Nike不購買來自亞馬遜的皮革,以及2006年要求連鎖快餐店如麥當勞停用以亞馬遜出產大豆飼養的雞肉食品;經過10年的長期努力,2016年巴西主要大豆貿易商終自願停止在亞馬遜雨林種植大豆。

約有2,400萬人以巴西亞馬遜地區為家園,其中數以萬計為倚靠雨林維生的原住民:這裡不只提供糧食、居所、天然藥品、生活空間,更是他們的神聖之地。綠色和平和當地原住民及其他團體合作,阻擋破壞環境生態的水壩開發。在全球支持者的努力下,聖路易斯杜塔帕若斯河(the Tapajós River)水壩的發展許可已經在2016年撤回,挽救著該區獨一無二的生物多樣性。

2016年原住民拿著為「森林孕育生命,守護亞馬遜」標語,參與聖路易斯杜塔帕若斯河水壩抗爭。 © Rogério Assis / Greenpeace

環顧巴西亞馬遜區域的變化,在一系列民間以及政府政策的推動之下,在2006-2013年之間,毀林有減緩的趨勢。然而2014年以後,因政府減少保護區域面積,缺乏管制及執法,毀林大幅增加。此外,政府亦刻意削弱原住民權益,讓不肖業者可以輕易取得森林土地進行非法開發。

2020國際森林日焦點:護林、植樹天與地

巴西帕拉州(Pará State)種植園「倒模」般的綠,掩蓋不了脆弱儲碳能力與貧瘠生物多樣性。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巴西帕拉州(Pará State)種植園「倒模」般的綠,掩蓋不了脆弱儲碳能力與貧瘠生物多樣性。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森林、海洋等物種棲息地屢遭畜牧業擴張等土地用途改變所侵擾,連同氣候變化、污染、外來種入侵及直接傷害等因素,全球目前已有超過100萬物種陷入瀕危困局、滅絕速率比過去千萬年快上百倍;最新研究更指出,亞馬遜森林有可能在未來十年內由碳儲庫淪為排放溫室氣體之源。我們驚覺光禿土地猶如自然凶兆,但單憑植樹又是否足以補償原始森林之失?

今年森林日,綠色和平聚焦單一種植(monoculture)議題,並發表《種植園不能解決氣候變化》(Planting tree farm no panacea for climate crisis)報告,指出化石燃料企業意圖利用植樹作為「漂綠」(Greenwash)文宣,辯稱足以「抵銷」各種開採與消耗帶來的碳排放,藉此逃避減碳責任。此舉卻忽視林地需要最少10至20年才能累積足夠生物量(Biomass)發揮吸碳作用,完整森林的儲碳能力亦非人工林所能媲美。此外,不少翠綠一片的種植園只是「虛有其表」,因每次收割循環幾乎令所有碳儲再次釋放大氣當中,而單一種植更猶如生物多樣性「荒漠」,亦割裂了原住民與土地共生的歷史文化,因此惟有正視保育森林為必要「天然氣候解決方案」(Natural Climate Solutions),立即加以保護、復育原始森林,才是遏制全球升溫於攝氏1.5度的出路。

「森林生活就是那麼單純:我們找到了與之連結的地方,空氣清新怡人,也不似當下各種疾病肆虐。環境的平和與社區的和諧如出一轍,這裡甚少土地紛爭,而且一杯新鮮布冧酒,往往就能化干戈為玉帛。」Sylvie(左)分享家鄉森林之於喀麥隆民眾的意義。 © Greenpeace Africa
「森林生活就是那麼單純:我們找到了與之連結的地方,空氣清新怡人,也不似當下各種疾病肆虐。環境的平和與社區的和諧如出一轍,這裡甚少土地紛爭,而且一杯新鮮布冧酒,往往就能化干戈為玉帛。」Sylvie(左)分享家鄉森林之於喀麥隆民眾的意義。 © Greenpeace Africa

正如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森林項目主任Sylvie Djacbou Deugoue所言:「唯有自然森林才是豐富生物多樣性的家園,亦唯有自然森林才是原住民與當地民眾的安樂窩。要真正解決問題,我們需要賦予他們妥善管理森林的角色,認可他們有權利在這片土地生活。」唯有你長期堅定的支持,我們才可以對抗唯利是圖的政府、企業,抗拒貪婪,傳遞守護雨林的聲音。全球森林危機,需要全人類一起關注,一起行動,帶來正面改變!

 

參考:

[1] The Amazon is burning because the world eats so much meat - CNN, 23 Aug 2019

[2]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INPE) 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的數據: http://www.inpe.br/queimadas/bdqueimadas/ 及 http://terrabrasilis.dpi.inpe.br/app/dashboard/alerts/legal/amazon/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