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10 mins

《此亂棕起:棕地亂象調查報告2021》

作者: 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在7月至8月期間實地調查,透過航拍、明查暗訪等,辨別出至少35個棕地上的工場涉違規作業,包括處理五金廢料、電子垃圾、洋垃圾等,總面積逾20公頃,比維園面積更大,主要分佈在北區和元朗;部分更涉嫌違例發展、非法佔用官地、入侵綠化地帶等。由此可見,香港欠缺全面的棕地政策,不但浪費珍貴土地資源,加深土地規劃失誤與住屋不公問題;當棕地欠缺恰當規管,變相長年為違規工場提供生存空間,有利其如癌細胞般擴散,污染環境及危害公共健康。

棕地亂象一:驚現巨型垃圾山

我們發現多個工場積存巨量垃圾,夾雜五金廢料、電路板、廢塑膠等等,形成一座座佔地逾千平方米、估計高達5至8米的「垃圾山」。追查發現,其成份與鋁廢碎料接近;這類垃圾山過去於香港罕見,近月卻在多處棕地湧現。我們對照今年本港鋁廢碎料進口量,是去年同期6.8倍,加上垃圾山混雜非本地常見品牌的包裝垃圾,推斷垃圾山的來源或涉洋垃圾。以面積最大的厦村雞伯嶺路為例,佔地約7.7公頃,當中更逾4公頃涉嫌霸佔官地。場內的五金廢料混合了大量塑膠垃圾、電路板、建築廢料等,積存達9座「垃圾山」,估計至少價值7.5億港元

綠色和平在此工場抽查3個土壤樣本,發現當中兩個樣本的鋅及銅含量均超出荷蘭土壤重金屬污染標準。重金屬會隨雨水沖刷而流入附近泥土及河流,污染環境,甚至威脅市民健康;現場亦可見,每當鏟車於「垃圾山」上移動或卸貨時,濺起廢料及垃圾堆的粉末,導致塵土飄揚,加上場內機械運作過程更不斷噴出大量泥黃色粉塵,當中或含有金屬粉末。此場地的重金屬超標及粉塵污染周圍一帶的環境,勢必對人體有害。

政府欠缺棕地規劃,令棕地成廢物的傾倒地和處理場,亦變相縱容違規作業利用香港珍貴的土地資源,甚至霸佔官地來賺取以億計利潤,亂象橫生;另一邊廂,香港的堆填區、郊野環境要為外國廢料「埋單」外,更犧牲了原本可建屋的土地。

棕地亂象二:電子垃圾毒害「未解決,更嚴重」

除了巨型垃圾山,綠色和平在今次調查發現27個涉及違規處理有毒電子廢物的工場,當中最少17個工場涉及違法儲存或拆解俗稱「四電一腦」的受管制電器廢物。這些拆解場違規運作持續多年,部分即使被揭發違規經營,相關部門仍未有執法,以恐龍坑西的工場為例,早於2018年已被綠色和平揭發,涉及非法拆解LCD螢幕。但三年過去後,場地竟依然運作,除了見到有工人繼續拆解大量螢幕,積存的貨品更增添電動滑板車,可見業務擴展的趨勢。事實上,當棕地沒有被全面規管,便淪為違規作業的溫床,例如小磡村的工場所在的棕地,在2010年仍長有植被,至2017年被鏟平及搭建貨倉,其後更在2020年起開始違規放置包括「四電一腦」的電子廢物。

非法拆解電子垃圾涉及龐大利潤,即使政府近年相繼實施管制「四電一腦」條例及收緊巴塞爾公約,試圖進一步規管電子廢物及洋垃圾相關的非法活動,至今作業卻仍然活躍。再者,即使被成功檢控至最終法庭判決罪成,僅僅數千至數萬元罰款實在微不足道。而有關作業者即使被環保署票控後,大可以搬去其他棕地繼續營運。部份違規工場在偏僻地段經營,沒有正式地址或門牌,情況有如在深山中煉毒,可見單憑零星檢控,只是治標不治本。要有效解決亂象,政府必須全面規管棕地,否則問題只會日趨嚴重。

棕地亂象三:遺毒深遠

棕地上大部份工場都是租地經營,加上棕地不斷擴散又欠缺規管,即使違法經營後清空,亦可以另覓他處繼續經營,但對環境的破壞深遠。以位於上白泥、佔地逾1.8公頃綠化地帶的荒廢電子垃圾處理場為例,即使2017年經營者清空離場,至今該場地仍殘餘大量電子廢物碎片。綠色和平在現場抽取及檢驗三個土壤樣本,結果兩個樣本的鉻、銅、鎳及鋅含量,均超出荷蘭土壤重金屬污染標準。值得一提的是,整個工場位於綠化地帶,政府卻任由這些受污染的棕地荒廢。由此可見,如果不早日規劃及恰當復修,不但導致土地資源錯配,已造成的污染更影響日後使用者,繼續加劇環境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