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4 mins

【調查手記】落現場睇棕地亂象 8米高垃圾山的震撼

作者: 綠色和平

電子垃圾,猶如香港環境「房間裡的大象」──霸佔土地、重金屬污染、增加堆填區壓力等禍害,人人略懂一二,傳媒也做過深度專題,卻依然老是常出現。如何再次聚焦並連結至善用棕地、毋須破壞自然的關係?「落現場囉!成日討論冇咩用。」於是綠色和平團隊5個人,兩個月瓹窿瓹罅,追查全港逾70個地點的努力,換來的至少35處共逾20公頃棕地涉違規作業、高達8米的「垃圾山」,廢料甚至瀉出圍板、有工場7種重金屬超標的見證,以及一份記載各種荒誕的《此亂棕起:棕地亂象調查報告2021》。

「垃圾先有地 起樓就無地」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在厦村一座8米高垃圾山前拉起橫額,促請政府馬上全面規劃棕地。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垃圾先有地 起樓就無地」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在鳳降村附近的一座垃圾山前拉起橫額,促請政府馬上全面規劃棕地。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前線體會:「打地鼠」執法永遠追唔切

「有冇用啱方法?」
「幾有心去執法?」
「願唔願意做到我哋咁?」
團隊成員受訪時反覆好幾次的疑問,不因為整次調查證據唾手可得,反而是過程費盡心血:每次擬定路線、每張航拍相片、每個土壤樣本,得來不易。「今次都係一個提醒同推動力:有啲嘢其實仲係好有價值,值得我哋去繼續揭露、探索。」

出發前擬定6、7日路線走訪70多個目的地,當地村民及作業者對外人相當警戒,「試過有次佢哋駛車經過,見到我哋時,特登停低落車,問我哋喺度做咩。」加上工場有重重閘門、圍板,調查過程要找合適位置、找時機,善用GoPro、航拍機等工具快閃紀錄,並要判斷當中的危險性。

尋找高位據點視察,可說是土地研究的「基本功」。 © Greenpeace
尋找高位據點視察,可說是土地研究的「基本功」。 © Greenpeace

這次調查揭示到棕地亂象日趨嚴重,甚至有恃無恐地堆積8米高的垃圾山,靠民間團體場外觀察也調查出來;反之,執法人員擁有公權力稽查違規作業,甚至進入場內搜證,理應可做得更快更好,檢控數字卻一直偏低:例如「四電一腦」法例2018年實施後,環保署首一年多僅錄得兩宗成功檢控,罰款共3,000元,可謂隔靴搔癢;綠色和平3年前曾揭發的違規電子垃圾拆解場,至今亦依然運作,業務更進一步擴展。

再者,經營者另起爐灶亦幾乎無後顧之憂,就像上白泥綠化地帶一個已荒廢工場丟空4年,仍見遍地電子廢物碎片,任由超標重金屬毒害環境。「好似『打地鼠』咁,扑完呢度即刻瓹去第二度違法經營, 零星執法追唔切架喎。」

「所以真係政府要有整體棕地規劃,對方先會少啲機會混水摸魚。」

短短一個月內,厦村雞伯嶺「垃圾山」的高度與規模大幅增加。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短短一個月內,厦村雞伯嶺「垃圾山」的高度與規模大幅增加。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追趕潮流:鋁廢、滑板車成新寵

除了場面震撼,知識衝擊亦不遑多讓。例如坊間普遍認知的電子垃圾,不外乎電腦、電視、雪櫃、洗衣機或手提電話,今次卻湧現一些「新面孔」,例如外國收費電視解碼器,以至幾千架囤積有待拆解的電動滑板車。「經營者處理嘅產品愈嚟愈『納雜』,坊間亦越嚟越多不同種類嘅電子產品,例如電動滑板車其實都含有對環境有害嘅電池同電路板,咁政府部門有冇相應知識同準備,知道處理呢啲電子垃圾嘅工場都需要規管呢?」

恐龍坑西一處工場,囤積數千部以上電動滑板車。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恐龍坑西一處工場,囤積數千部以上電動滑板車。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另一個難解謎團,就是厦村的8米高垃圾山由甚麼形成?團隊初期茫無頭緒,嘗試循塑膠方向調查,但現場視察所見及從物料硬度等線索找到鋁廢料為「疑兇」,再透過多番相片及分揀程序比對、諮詢回收業者等步驟fact check,才確認相關廢料是鋁廢碎料,亦與中國年初禁止進口固體廢物,令香港鋁廢碎料上半年進口量異常飆升的背景脗合,由此推算出幾座垃圾山經清洗及分揀後的價值高達數以億元。

「全球金屬、資源價格升得咁犀利,作業者就有利可圖,但當中夾雜咗唔少塑膠垃圾、電路板、建築廢料等垃圾,睇怕都係傾倒堆填區,變相代價就是由全港市民同環境埋單。」

綠色和平8月初到多個棕地取樣化驗重金屬含量,多個數值均超出土壤污染標準。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綠色和平8月初到多個棕地取樣化驗重金屬含量,多個數值均超出土壤污染標準。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實地求真:震撼畫面畀市民見、畀市民知

「非法拆解電子垃圾至今已經存在十幾廿年,但政府搞極都搞唔到?」調查成員之一如此憤慨,全因親眼所見圍板之外上有金屬粉塵飄揚、下有黑色污水滲出,加上航拍垃圾山的震撼畫面,均指出問題規模難以想像。「政府當局有幾多係實地走訪過,真係有去了解香港棕地現況係點?遲遲唔規劃,搞到充斥咗好多亂象!」

厦村雞伯嶺湧現多座相連垃圾山,規模相當驚人。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厦村雞伯嶺湧現多座相連垃圾山,規模相當驚人。 © Greenpeace / Harry Long

「我去航拍完都覺得震撼,真係忍唔住想問:『唔通垃圾就有地,起樓就無地?』。政府成日講香港唔夠地,但原來咁多土地用嚟收埋廢料,所以要揭番出嚟畀市民見、畀市民知,等大家望番,棕地亂象其實都係關自己事。」

而綠色和平早前率先向傳媒發佈調查結果,上周一(6/9)亦在Facebook Live完成「亂世驚人」研究報告解說會,以及製成故事地圖作公開資料,讓土地公義議題持續曝光:全面規劃並發展棕地,毋須向郊野、海洋開刀。

延伸閱讀:
《此亂棕起:棕地亂象調查報告2021》
《失棕罪》報告背後 研究團隊的辛酸與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