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3 mins

天津大爆炸:被震破的家園

作者: 綠色和平
天津大爆炸事隔半年,中國國務院在農曆新年前兩天公開事故調查報告,指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火災爆炸是「一次特別重大生產安全責任事故」,建議制定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管機制。綠色和平認為是次大爆炸絕非單一事件,中國危險化學品儲存管理制度寬鬆,必須全面改革。劫後餘生,悻存者的內心衝擊與驚恐難以磨滅,綠色和平訪問經歷大爆炸的家庭,了解他們現況。
© Wu Hao / Greenpeace
© Wu Hao / Greenpeace

去年8月12日晚,天津大爆炸劃破長空,原有寧靜不再。爆炸威力之大,其所留痕跡,連外太空也看得見。這一夜,203人喪命,數千人失去家園。

改變生命的看法

© Na Zhou / Greenpeace
© Na Zhou / Greenpeace

爆炸發生當晚,宋先生(化名)正參加公司三天的培訓,只有父親在家。當他聽到爆炸聲響,立即趕回家,幸好父親僅受輕傷。

宋指自己是完美主義者。為了買這間公寓,事前做足研究;例如大樓還在興建時,他查核大樓結構,確保安全無虞。「我再三檢查、再檢查,滿以為這裡是安全的。」雖然他知道附近有存放貨櫃的倉庫,但萬料不到儲存的是大量的危險化學物。「如果知道貨櫃碼頭存放了危險化學物,我們一定採取行動,改變情況。」可是多少事可以重來?

家園被毀,改變了宋對生命的看法:「從前我總是擔心枝微末節的小事,例如擔心旅行時,有誰能替我照顧盆栽?現在,我覺得已經沒有什麼需要照顧了。」

留起一串鎖匙

© Na Zhou / Greenpeace
© Na Zhou / Greenpeace

三代同堂的黃志一家在2013年搬進海港城。「爆炸之前,這裡是平和的鄰里社區,許多年輕人在此組織家庭,青少年晚上打籃球,年長的人在廣場跳舞,小孩也可以到處玩耍。」黃憶述大爆炸前生活點滴。可是如今,曾經充滿活力的社區,頃刻變得如鬼城。

黃的很多鄰居為了能在這裡置業,盡其所能省吃儉用:「許多朋友甚至用了父母親一輩子的積蓄,就是為了搬來這裡。有一些人剛搬來時,家當只剩一張床墊,沒有其他的家具,是之後一件一件慢慢添購。」

黃志拿出一把鑰匙,說要保留這把鑰匙,作為他失去鄰居的某種紀念物。「現在這把鑰匙用不到了,因為用它來開啟的門和鎖,早已消失不見。我還保留著,是因為它象徵了信任。」

未來充滿隱憂

© Na Zhou / Greenpeace
© Na Zhou / Greenpeace

夫婦陳強與方麗(皆為化名)賣了老家並借了錢,終在2013年有了新的家。可是短短兩年後,一場大爆炸,將他的家徹底摧毀。

大爆炸發生前的當晚,方麗和女兒剛好出城,只有陳強在家。第一次爆炸時,震碎的玻璃窗碎片刺進他的左眼。方麗趕到醫院時,他已經失去左眼。雖然大爆炸半年過去,但陳強至今仍猶有餘悸,生怕事件再次發生。「這事件漸漸被人們遺忘時,我們卻無法忘記。」

為了方便方麗上班,他們已搬近市中心。家庭重擔由方麗承擔。夫婦二人得面對充滿不確定的未來。

為兒子負傷逃亡

© Na Zhou / Greenpeace
© Na Zhou / Greenpeace

瑞海儲存化學物的倉庫發生爆炸時,秦英(化名)正在床上熟睡。她的家僅距爆炸地點300多公尺,爆炸的衝擊波,將玻璃窗都震碎,她的大腿滿是玻璃碎片。

第二次爆炸發生時,她正抱著兒子逃離寓所,可是大腿受傷,令她寸步難行,但為了兒子,她拼命的逃。逃到戶外後,幸得鄰居飛飛慌忙找來一輛車,載她求醫。「對我來說,最珍貴是鄰居之間的互相幫忙情誼,現今社會要找到如此緊密的鄰里關係難能可貴,還好我們還擁有這些。」

中國危險化學品管理,必須全面改革

天津大爆炸暴露中國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管的重大漏洞,問責的部門和人數眾多,可見現行《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未能有效執行。單在2010至2014年,中國危險化學品事故已有320宗,釀成2200人死亡。中國危險化學品儲存管理制度,必須全面改革,提高危險化學品資訊及管理的透明度,接受社會監督,才能保障人命財產環境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