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國際鯨豚日】為鯊平反 與豚同游 潛水教練愛之深

作者: 綠色和平

我們看海,波光粼粼或浪濤洶湧,皆止於海平面表相。潛水者看海,光影別有洞天,暗湧無所遁形,亦因愛之深而對污染與破壞責之切。開辦潛水學校22年的資深教練區紹堅(Stephen)曾沉浸於無數美麗海洋,卻慨嘆鯨魚、海豚、鯊魚等大型物種愈見稀少,令海水縱然清澈也若有所失。「希望佢哋唔好喺地球消失。如果唔去愛護,可能我哋下一代……」故事後續,還靠你我的行動去解答。

「小丑魚睇落好似成群歡迎你咁,其實係保護緊自己產嘅卵。」Stephen指著課室裡的海報如數家珍,即場來一課海洋生態精讀班。 © Greenpeace

「小丑魚睇落好似成群歡迎你咁,其實係保護緊自己產嘅卵。」Stephen指著課室裡的海報如數家珍,即場來一課海洋生態精讀班。 © Greenpeace

尋珊瑚秘境 香港仲有希望!

「地球佔咗七成面積係海洋,你學潛水,就多咗呢七成去探索。」的確,在香港彈丸之地,所謂隱世美景一旦曝光,總是落得人潮蜂擁而至的下場。而Stephen眼中最美麗的水下景點,你可能未嘗踏足:橋咀、果洲群島、七星排[1]「果洲有好多黑珊瑚、軟珊瑚,落到十幾米深水好靚,令我哋覺得香港仲有希望,珊瑚仲生存到!橋咀岸邊都有好多,雖然咁近西貢市區,估佢唔到有咁靚嘅珊瑚;七星排就喺海中間,遇著天氣好、水流啱,你發覺喺香港好似去咗菲律賓。」

這裡不是甚麼海外潛水勝地,而是香港七星排的珊瑚風貌!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裡不是甚麼海外潛水勝地,而是香港七星排的珊瑚風貌!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好風光彷彿總在他鄉,但根據漁護署數字,香港海域擁有84種造礁珊瑚、26種軟珊瑚及8種黑珊瑚,種類更勝加勒比海,最近更有不少潛水員與海龜、魔鬼魚邂逅,Stephen認為香港輸蝕在水質欠穩,「以前多數都濁,搞到好多人負評『香港邊潛得水架,落到去矇查查,乜都睇唔到』。」近年多了水清日子,卻有另一暗湧威脅生態──塑膠垃圾與俗稱「鬼網」的廢棄漁網。

「前排有同事揸快艇經過西貢碼頭對出,見到有隻海龜浮上水面唞咗好耐氣。我哋懷疑佢吞咗塑膠垃圾,於是喺側邊睇住,驚船啲車葉撞埋去,但佢都係冇沉番落水,唯有撈上嚟通知漁護署,再畀獸醫檢查。」淺水珊瑚的踩踏痕跡、隨水飄至的包裝垃圾,一般人眼不見為淨的破壞,潛水員卻盡收眼底,「好似你去到公園,諗住欣賞好靚嘅花。點知去到佈滿垃圾,啲花又死晒。」

You’re the Apple of my eye: 果洲群島的「海蘋果」,與平日餐桌上的海參同類,但不宜食用。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You're the Apple of my eye: 果洲群島的「海蘋果」,與平日餐桌上的海參同類,但不宜食用。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鯊魚偽‧兇猛 海豚真‧聰敏

說起香港水域的得與失,Stephen提起新聞早前報導屯門現鯊蹤,市民大為緊張甚或恐慌,潛水員普遍卻處之泰然,在菲律賓遇過「成架巴士咁大」的鯨鯊更是難忘回憶。「反而覺得香港冇鯊魚唔係好正常。聽老船家講,香港以前係有鯊魚,其實有番鯊魚係好消息。」電影《大白鯊》血盆大口噬人形象深入民心,現實中他說狹路相逢,勇者往往是人類:究竟誰大誰惡,我們的直覺也許不正確,「東南亞捕捉大型生物太厲害,海豚、鯨魚、鯊魚,愈大型就愈危殆。近年去馬爾代夫母雷公咁遠啲島嶼,諗住好多生物。個海係好靚好清,但冇諗過搵條鯊魚都難。」

Stephen最難忘潛點是位於赤道附近、能一睹鯨鯊面貌的加拉帕戈斯群島(Galápagos Islands),即使要長途跋涉取道南美洲抵埗,仍希望來日有緣第三次造訪。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Stephen最難忘潛點是位於赤道附近、能一睹鯨鯊面貌的加拉帕戈斯群島(Galápagos Islands),即使要長途跋涉取道南美洲抵埗,仍希望來日有緣第三次造訪。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果鯊魚兇猛是誤解,海豚聰敏、鯨魚沉穩則是共識。印尼、菲律賓的海豚追逐潛水船前進,他一樣爭相觀賞;南極、北極瞥見鯨魚浮上水面呼吸,畫面同樣震撼,但最深刻一次是在墨西哥潛水,突然有幾條海豚游來視作玩伴:「你覺得人同海洋生物之間,原來當我哋冇建立敵對關係,唔係下下諗住去捕獵佢,而佢又唔覺得我哋係外來侵略者,大家其實相處得好融洽。無奈人類威脅太大,海洋生物見到我哋好多時都係走夾唔唞唞,落荒而逃。」

一次墨西哥潛水之旅期間,海豚突然游上前來作伴,令Stephen驚喜萬分。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一次墨西哥潛水之旅期間,海豚突然游上前來作伴,令Stephen驚喜萬分。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兩場保育「馬拉松」 學員變大學講師

自1998年開辦潛水學校至今,Stephen說潛水集運動、教學、旅遊、攝影於一身,海底風光還是百看不厭,亦因此展開兩場保育「馬拉松」:一場是帶隊出團時,除了倡議無翅婚宴、提供食水減少即棄膠樽等環保基本步,亦在一日兩次下潛之間,鼓勵學員抽出部份午膳時間,接載他們到無人沙灘清理垃圾。「每個禮拜去吓海岸清潔,就好似跑馬拉松咁,需要持久去做。原來客人都好支持,覺得玩之餘亦做到有意義嘅事。」

Stephen與潛水學員定期參與清理「鬼網」及淨灘工作。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Stephen與潛水學員定期參與清理「鬼網」及淨灘工作。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另一場「馬拉松」則是環境教育,包括為本地中學提供獎學金,資助基層學生考獲潛水牌後回饋海洋與社會,持續參與珊瑚普查、海岸清潔及教導殘疾人士潛水;而教授海洋生態旅遊課程十多年,有學員當上潛水教練,甚至成為大學海洋生物講師。「只要不經意滲到啲種籽落去,原來之後都繼續有人做海洋保育。」

Stephen對綠色和平阻止漁船濫捕的直接行動最為深刻:「希望大家睇到啲片,會支持你哋機構,同埋製造輿論壓力,避免捕撈者巧立名目。」他的潛水學校亦以通勝為藍本,並融入海洋保育元素,製作大毛巾與環保袋鼓勵學員自備。 © Greenpeace

Stephen對綠色和平阻止漁船濫捕的直接行動最為深刻:「希望大家睇到啲片,會支持你哋機構,同埋製造輿論壓力,避免捕撈者巧立名目。」他的潛水學校亦以通勝為藍本,並融入海洋保育元素,製作大毛巾與環保袋鼓勵學員自備。 © Greenpeace

「我諗鍾意潛水嘅人,都係鍾意海洋生物。」訪問尾聲,Stephen滑動電話屏幕,即場導航他的水底攝影作品,言談間不時讚嘆「香港可以咁靚」。由欣賞到守護,是從事環境教育的朋友必經之路,也是期望感染更多人同行的金科玉律。

「破壞嚟得好快,但你想佢好呢……珊瑚生長速度好慢,魚群又未必咁快生番。再無止境破壞,我最唔想見到下一代冇人喺香港潛水。」

延伸閱讀:
《30x30 熱「浪」來襲:氣候危機當前,海洋保護刻不容緩》報告(中文版)

[1] 橋咀位於西貢牛尾海,以連島沙洲聞名;果洲群島位處西貢市中心東南約15公里,屬香港地質公園核心保護區;七星排則位於果洲群島以東約9公里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