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太平洋航海日記】機器直墜4,500米水底 深海採礦「卡關」實錄

作者: 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現正身處太平洋,揭露深海採礦如何威脅充滿未知的珍貴生態,想不到企業船隻竟即席示範一次……礦物資源公司GSR一個重達25公噸的機件在測試期間失靈,直墜水下4,500米,更一度陷在海床。如此「冇王管」的破壞行徑,印證8月聯合國會議制訂全球海洋公約之必要,而綠色和平將為此繼續蒐集科學實證,盼2030年前保護至少30%海洋免於人為侵擾。

在夏威夷深海4,290米發現的小鬼八爪魚(Ghost Octopus),樣貌猶如《鬼馬小靈精》主角Casper,卻因產卵海綿附有企業虎視眈眈的多金屬結核(polymetallic nodules)而未能安枕。
在夏威夷深海4,290米發現的小鬼八爪魚(Ghost Octopus),樣貌猶如《鬼馬小靈精》主角Casper,卻因產卵海綿附有企業虎視眈眈的多金屬結核(polymetallic nodules)而未能安枕。

小教室:深海採礦3大目標與3大迷思

深海採礦是指從深海中開採礦產資源,包括鈷、鎳、錳、銅、鋅、鋰、金銀等珍稀金屬,用來製造科技產品,當中主要目標礦物包括:

  • 海床上的錳結核(manganese nodules);又稱多金屬結核,為海底岩石凝固物
  • 海底熱泉周圍的巨大硫化物(massive sulphides around hydrothermal vents)
  • 海底山側的富鈷結殼(cobalt-rich crusts on the flanks of seamounts)

    1. 發展綠色科技所需的金屬,必須透過深海採礦取得?
      沒有證據指出只有透過深海採礦,我們才能成功發展可再生能源。事實上,全球各地政府和企業正掌控礦物需求和來源,他們應該優先考慮提升資源運用效率、回收及善用電子廢物、延長科技產品壽命、促進循環經濟等途徑,而非無止境開採資源直至耗盡
    2. 你的下一部手機,需要以深海採礦取得的稀有金屬製造而成?
      電子廢物是現時增加最快的廢物種類,我們理應回收及重用稀有金屬,並設計毋須依賴大量稀有金屬的科技產品。而在3月底,BMW、Volvo、Google及Samsung等車廠及科技企業承諾不會使用來自深海採礦的礦物,對這項破壞生態的新興產業投下不信任票
    3. 深海裡沒有生命,深海採礦不會破壞自然生態?
      深海的生物多樣性其實不可思議。從海底熱泉,海底山到深海珊瑚礁,都有意想不到的豐富生態,甚至蘊藏珍貴基因密碼!而且人類目前對海床的認知只有0.0001%,比月球表面更少,科學家卻隨時來不及在重型機械開挖海床、提煉礦物前,認識這片生態寶藏

5次直接行動 阻止深海採礦試驗

綠色和平去年曾發表報告,指出聯合國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ISA)批出了30份深海採礦的勘探合約,涵蓋超過100萬平方公里海床(相當於法國與德國的面積總和),並揭露多張合約均落入少數歐美大型企業手中。而船艦彩虹勇士號今年2月啟航前往太平洋,以連串直接行動阻止深海採礦試驗,成為唯一就此開展獨立調查的組織。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4月5日
2021年4月初,美加電池及金屬資源開發商DeepGreen(現名The Metals Company)正在太平洋進行科學研究,準備開採工作,綠色和平行動者現場懸掛「停止深海採礦」橫額,促請承包商NORI停止破壞海洋。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4月12日
船艦其後繼續監察另一深海採礦企業龍頭Global Sea Mineral Resources(GSR),進行全球首次海底採礦導航機Patania II測試。綠色和平行動者乘坐橡皮艇到GSR僱用的Normand Energy船隻前,以大型風箏方式展開「停止深海採礦!」旗幟,阻止企業破壞海洋。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4月20日
GSR船隻在距離墨西哥西岸約1,000海里的太平洋Clarion Clipperton Zone(CCZ)繼續測試採礦機,打算未來在海床開採礦物圖利,卻無視對環境與民眾的影響,包括太平洋島嶼和沿岸社區的生計。因此綠色和平行動者於海底採礦船船身漆上「RISK!」字樣,向公眾呈現深海採礦風險。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4月28日
綠色和平行動者24小時輪流站崗,以望遠鏡監察GSR的機器試驗(圖),結果4月28日實地見證GSR操控失靈,使重達25噸的機器直墜4,500米水底,更一度陷於海床。據了解,事故原因是電纜損壞,造成接觸不良;事實上,同一機型在2019年曾因通訊和電纜故障而被迫停止試驗。

綠色和平隨即向媒體披露事故,並要求GSR公開交代詳情,最終GSR承認事件,卻拒絕公開事發海底影像。綠色和平海洋項目主任暨深海生物學家Sandra Schoettner博士表示:「一間想從海底挖出金屬的企業,竟將機器沉入海中,何其諷刺。這次操作失敗正正警示深海採礦風險極高,而一部25噸重的採礦機器可在太平洋水底失控,印證海底開採的想法也應就此長埋。」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5月8日
GSR幾經辛苦回收採礦機器後,不但未有汲取教訓,反而轉移陣地重啟試驗。因此行動者再度乘坐橡皮艇駛近GSR船隻,嘗試在採礦機器繫上「停止深海採礦」旗幟,促請企業叫停危險測試。

會議倒數3個月 支持全球海洋公約

除了海上直接行動,綠色和平的國際政策團隊亦持續遊說各地政府停止支持及促成深海採礦,並於今年8月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最後一次協商會議,制訂強而有力的規範條文,確保海洋獲得有效管理與保護屏障。若能順利通過,全球最少30%海洋將有機會免於人為侵擾,包括深海採礦、過度捕撈、海底鑽油等破壞行為,使珍貴生態獲得喘息及復育空間。

綠色和平船員遠征太平洋公海,持續監察採礦企業意圖破壞海洋的一舉一動。©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員遠征太平洋公海,持續監察採礦企業意圖破壞海洋的一舉一動。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兩艘船艦正分別於太平洋和印度洋航行,與行動者及專家團隊為推動海洋保護區作最後衝刺。我們從不接受政府與企業捐助,完全仰賴公眾支持,以捍衛100%公正獨立推展環境工作。邀請你加入守護海洋的力量,追蹤我們的社交媒體並與親友分享最新環保資訊,一起以行動捍衛珍貴而獨特的藍色星球。

延伸閱讀:
【太平洋航海日記】系列文章
解決海洋危機的方法
4幅動畫告訴你:為何海洋健康是平衡氣候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