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印度洋生態之旅,你應該認識的全球最大海草床

作者: 綠色和平

好想去旅行?現實難以實現,不如讓綠色和平邀請你登上「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與我們同行印度洋,開進薩耶迪馬尼亞沙洲(Saya de Malha Bank)海域,探索世界最大的海草床,開拓我們對海洋生態及環境保護,以至應對氣候危機至關重要的認識,一起守護海洋。

綠色和平團隊夥同專家運用海底聲學儀器進行生態觀測。©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團隊夥同專家運用海底聲學儀器進行生態觀測。©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探索印度洋的奇妙海洋生態

印度洋的中心,有這個充滿生命力的隱世水底寶庫,薩耶迪馬尼亞沙洲(Saya de Malha Bank),是印度洋內馬斯克林深海高原(Mascarene Plateau)一座連綿的淺山脊,將北部的塞舌爾群島(Seychelles)與南部的毛里求斯和留尼旺島( Réunion)相連。

沙洲周圍的深水區生態繁茂,滋養抹香鯨、飛魚和吞拿魚等物種,侏儒藍鯨(pygmy blue whales)等奇妙的生物也在該地區繁殖,不過甚少科學家在馬尼亞沙洲觀察其生態,有關這裏的海洋生態研究已經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事。

印度洋中吞拿魚躍出海面,正在捕食。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印度洋中吞拿魚躍出海面,正在捕食。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今年較早時間在薩耶迪馬尼亞沙洲展開工作,與國際科學家團隊一起在該地區以雙管齊下的方式,搜集生物證據,配合視覺和聲學觀測,進行生態調查並繪製野生物種地圖。團隊運用雙筒望遠鏡和水底錄音機,去觀測鯨魚、鯊魚、水鳥、海龜等的蹤跡,還收集水樣本作環境DNA監測。這種新穎的方法,以魚類、鯊魚、鯨魚的皮膚、鱗片、「便便」(排泄物)及其他由身體留下的東西去追踪牠們。

© Greenpeace

按此看綠色和平在印度洋的觀測,點閱薩耶迪馬尼亞沙洲海洋生態地圖

全球最大規模的海草床,就在印度洋馬尼亞沙洲

「極地曙光號」2021年印度洋之旅當中的亮點,而且大家必須認識的,是這裏也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海草床(seagrass meadow)

印度洋薩耶迪馬尼亞沙洲(Saya De Malha Bank) 有全世界最大的海草床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印度洋薩耶迪馬尼亞沙洲(Saya De Malha Bank) 有全世界最大的海草床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印度洋馬尼亞沙洲因為孕育全世界最大的海草床而聞名,發揮著海洋中強大碳匯(carbon sinks)功能。

各地政府視馬尼亞沙洲為具特殊生態及生物意義的地區,這裏的海床由塞舌爾和毛里求斯共同管理,而海草床身處的是國際海域。

在全球範圍內,這片海草床是至關重要的野生動物的覓食和繁衍地,從惹人憐愛的儒艮到威懾的虎鯊豐富多彩的魚類,應有盡有。

5個海草冷知識

海草床(seagrass meadow)分佈於全球大約30萬平方公里的海床,除了南極之外,每一洲皆有海草的身影。

海草床是重要的海洋生態系統。2021年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到印度洋,了解該區的海洋生態,讓公眾及各地政府明白守護海洋的價值。©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海草床是重要的海洋生態系統。2021年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到印度洋,了解該區的海洋生態,讓公眾及各地政府明白守護海洋的價值。©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一般人對於海草的認知不多,甚至跟海帶、海藻搞混,遑論其神奇作用。以下整理出5點冷知識:

1. 海草與海藻的分別

海草與陸地植物一樣開花結果,是地球上唯一一類可完全生活在海水中的被子植物。大約8,000萬至1億年前,由陸地植物演化到適應海洋環境,在植物進化上擁有重要地位,在生物學上被視為高等植物,與低等植物的海藻不同。

2. 地球上最長壽的生物之一

全球有約70種海草。牠們是無性繁殖的,根莖生長緩慢,但在漫長的生命中蔓延到數公里長,其中地中海的波西多尼亞海草(Posidonia oceanica)的壽命可能超過10 萬年,是地球上發現最老的生物之一。

3. 重要的海洋生態系統

海草是許多生物的庇護所、棲息地和養分,從多種微藻類、甲殼類,到瀕危的綠海龜(green sea turtle)、珍稀的海洋哺乳動物「美人魚」儒艮,也是數百種魚類的天然育幼地,共同打造近海食物網的基礎。

4. 海洋淨化神作用

海草的根部會固定海床上的沉積物,而葉片有助於捕集漂浮的物質,淨化海水。2018西班牙馬略卡島海岸曾出現一個個捲有塑膠碎片的海草球,每公斤達1,500件塑膠碎片。據研究,地中海海草床每年收集近9億件塑膠垃圾!

5. 吸碳高手,減緩氣候變化的神隊友

雖然海草床的覆蓋面積不大,僅佔全球海洋不到0.2%,但吸收的二氧化碳卻是每年埋藏於海底總量的10%,據估算,一公頃的海草床,每年可以吸收的二氧化碳量是一公頃陸上森林的15倍!如陸上的草一樣,這些海中植物會進行光合作用,產生化學能量、將二氧化碳埋入海床、製造氧氣。

我們正在快速失去海草床

海草對於海洋的生態以及穩定氣候,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人類本該視之為長久的盟友。然而牠們以每年1.5%全球覆蓋面積的速度消失,與我們失去珊瑚礁和熱帶雨林的情況相若。如今已有30%的海草面積消失,海草逐量遞減是一種警訊,代表我們可能將面臨更大的生態、環境和氣候危機。

為什麼海草床正在消失?以下為幾個主要原因:

  • 船隻將錨拋下海裡,撞壞、剷除海草床。2008至2012年間,西班牙福門特拉島(Formentera)波西多尼亞海草床就因船錨毀壞,減少了44%
  • 化肥及污染物造成海藻增生,擋住陽光照射,影響海草的生長
  • 過度捕撈,大型魚種減少,使食物鏈中層物種吃掉大量小型的食草動物,這些小型生物通常食用
  • 草上的藻類,失去牠們會影響海草生長,造成食物鏈失衡
  • 海洋溫度升高,威脅著海草的適應能力或繁殖能力,而氣候變化加劇了強勁風暴,可能把整片海草連根拔起

守護易危儒艮 繪出「美人魚」傳說

在這個全球最大海草床,除了常見的鯨魚、海豚、海鳥和海龜,有緣的話更可看到「美人魚」儒艮(dugongs)──牠們與海牛(manatees)是僅有的海洋素食者,識別關鍵就在尾巴,儒艮擁有更像鯨類尾鰭的分岔尾巴,比海牛是更強「泳手」,亦因而得名美人魚。

相比鯨魚,牠們與象更似近親,成年儒艮甚至口藏長牙,卻因移動與繁殖速度緩慢,目前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評為易危(vulnerable)

綠色和平守護海洋項目團隊1月起於社交媒體發起#DrawTheOceans挑戰,並在極地曙光號巡航印度洋期間以儒艮為第5個主題,廣邀全球民眾一起參與創作,Instagram帳號至今已突破4,300位追隨者。

#DrawtheOceans「儒艮篇」精選畫作!創作者排名不分先後:Molly Lemon(左起), Tom Cole, Chloe Hall, Katherine Quinn。
#DrawtheOceans「儒艮篇」精選畫作!創作者排名不分先後:Molly Lemon(左起), Tom Cole, Chloe Hall, Katherine Quinn。

我們可以怎麼保護海草床和「美人魚」?

為了確保海洋生態受到足夠保護,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2021年2月前往印度洋,並於馬尼亞沙洲、全球最大規模的海草床進行科學考察,調查當地的生態現況,以爭取聯合國通過《全球海洋公約》,於2030年保護至少 30% 海洋。上文提到沙洲的海床由塞舌爾和毛里求斯共同管理,流過此處的海水皆屬於公海。在全球海洋陷入前所未有的壓力時,這一區也不例外,亟需制定強而有力的政策,確保海洋獲得足夠的保護。

保護 30% 海洋不被人為侵擾,有助於生態修復,不僅是物種豐富的海草床得以留存,遠距離遷徙的物種如鯨魚和海龜,也能擁有安全空間捕食以及哺育下一代。當海洋生態恢復健康,岌岌可危的氣候危機也能獲得緩解。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Mariajo Caballero和Juliana Costa感謝你的支持,請將守護海洋的訊息繼續傳揚開去,為2021年8月全球海洋公約達至保護全球海洋的最大作用。©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Mariajo Caballero和Juliana Costa感謝你的支持,請將守護海洋的訊息繼續傳揚開去,為2021年8月全球海洋公約達至保護全球海洋的最大作用。©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感謝您加入全球超過360 萬的海洋守護者,一起支持綠色和平為海洋發聲,爭取具有野心的保護政策。請將綠色和平的太平洋之旅印度洋之旅的文章訊息與親友分享,讓更多人共同關心海洋現況,讓您我及未來世代皆能看見海洋永續豐饒,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