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熱情地招手

香港招潮蟹知多少?專欄作者馬屎為你介紹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馬屎

編按:早前我們與資深的生態界slasher馬屎深度談,講到香港的自然保育;他帶我們到大嶼山貝澳實地考察,認識濕地生態。期間親睹幾處泥灘,蟹全部都是蟹的景象,這位綠色和平的專欄作者,亦隨即執筆深入介紹這些招潮蟹。邀請你細閲馬屎的文字,也特別推薦以下短片,希望你可感受到香港自然生態環境的美和豐盛,還有香港自然保育人士的努力。希望你願意與我們一起守護香港的自然生態。

「都冇嘢睇嘅!」不少參加本地生態旅遊的朋友都有這種投訴。

雖然香港已經沒有老虎、「熊人、大笨象」,但明明我們這裏生物多樣性仍然非常豐富, 記錄中,雀鳥就有500多種、蝴蝶250多種、蜻蜓亦有120多種,不是應該隨時隨地總有幾隻在左近,總或會停在路邊給我們打卡的嗎?

首先,不要以為生物沒有禮貌,「叫唔睬,打招呼唔應!」要知道對於野生生物來說, 我們人類才是地球上最恐怖的生物,看見我們而不走的,大都已被自然淘汰。自己縱橫生態界多年,發現唯一見到人類不作鳥獸四散之餘,還會掛著燦爛笑容,呼朋結友出來跟我們打招呼的,就只有招潮蟹。

香港有6種招潮蟹 © Greenpeace / 屈曉彤
香港有6種招潮蟹 © Greenpeace / 屈曉彤

泥灘上的紅彗星

香港三面環海,泥灘數量極多,這些泥灘差不多都能看見不同品種的招潮蟹。擁有鮮紅色甲殼和超大鉗的招潮蟹,是最受大眾歡迎的泥灘明星。

當中體型最大的(成年雄性足有5cm),是弧邊招潮蟹。體大鉗大令牠有能力霸佔最大的空間、最多的食物和最易得到異性歡心。意氣風發的優勢雄蟹,更會將從洞穴掘出來的泥土,堆在洞口上,變成火山,然後站在上面揮動碩大螯肢,熱情地跟我們打招呼。

弧邊招潮蟹的殼上有一條黑色橫紋。© Greenpeace / 屈曉彤
弧邊招潮蟹的殼上有一條黑色橫紋。© Greenpeace / 屈曉彤

貝澳河口泥灘上雖然都有不少弧邊招潮蟹,但奇怪地這裏的西瓜蟹(學名:粗腳綠眼招潮蟹)的數目都非常多,這種同樣有鮮紅螯肢的招潮蟹,體型比湖邊招潮蟹少很多, 但由於背甲長有黑色和藍綠色的西瓜花紋,因而得到大部分愛蟹朋友的歡心。

粗腳綠眼招潮蟹,花名「西瓜蟹」,意思源自牠們背上帶深淺相間的橫紋。© Greenpeace / 屈曉彤
粗腳綠眼招潮蟹,花名「西瓜蟹」,意思源自牠們背上帶深淺相間的橫紋。© Greenpeace / 屈曉彤

泥灘上的管理員

盛夏是招潮蟹的全盛期,牠們隨著退去的潮水而出現,一邊揮動大鉗,耀武揚威, 一邊利用匙羹狀的小鉗,密密將有機質連泥濘送往嘴裏,嘴巴快速開合開合幾下,分離出可以吃的東西之後,把泥濘造成圓珠型的波波,吐出,利用小鉗送走,然後又再送入幾口泥濘。牠們一邊移動一邊處理泥面的有機質, 不消一會,整個泥灘的表面差不多都佈滿細小的泥波波,而大部份的有機質就這樣被處理掉。沒有過量的有機物積聚,便不會有微生物進行厭氧運動,而出現像污水渠那種惡臭味道。

招潮蟹是泥灘上可愛的管理員。© Greenpeace / 屈曉彤
招潮蟹是泥灘上可愛的管理員。© Greenpeace / 屈曉彤

泥灘上的橫行生物

空氣清新,陽光溫暖,海風宜人,細心觀賞那些招潮蟹在專心淨灘的時候,你會發現雌蟹只有兩隻匙羹狀小鉗,她們勤快的將泥濘送到嘴裏,而沿途又受到不同雄性保護,處理有機質的速度比雄性快將近一倍,原來她們才是淨灘的大功臣。

愛藏身石底的雙齒近相手蟹。© Greenpeace / 屈曉彤
愛藏身石底的雙齒近相手蟹。© Greenpeace / 屈曉彤

貝澳泥灘上有紅樹林、草被、較沙質的泥灘和黏黏的泥灘,結果造就這裏的招潮蟹和其他潮間帶蟹類資源極為豐富。 本港有記錄的6種招潮蟹之中,這裏就已經可以見到5種。紅色鉗的,還有鋭齒招潮蟹,而另外兩種分別是蟹鉗全白的清白招潮蟹和蟹鉗上白下黃的北方凹指招潮蟹。牠們都很可愛,只是混在紅色同伴之中,就容易被忽略。

這兩隻北方凹指招潮蟹正在「格鉗」。© Greenpeace / 屈曉彤
這兩隻北方凹指招潮蟹正在「格鉗」。© Greenpeace / 屈曉彤

橫行蟹類體現的和平

招潮蟹不是數量太多了嗎? 這是一般人看到招潮蟹時不期然提出的問題。

其實河囗泥灘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由於雨水充足,山林裡的植物生長迅速,結果落葉枯枝很多。這些有機質被河水帶到下游,在平靜而廣闊的河口地區沉澱積聚, 因而有利各種潮間帶蟹類生長。數目倍增的招潮蟹,除了可以成為如白鷺和水獺一類獵食者的食物、撐起食物鏈之外,又能保證有機質被有效清除,因此,答案是多多益善。

最重要的是,泥灘滿滿的招潮蟹在給我們熱情的打招呼,不就是展現出友情無分物種、國界和種族的和平景象嗎?

熱情地招手的招潮蟹 © Greenpeace / 屈曉彤
熱情地招手的招潮蟹 © Greenpeace / 屈曉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