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試聽座頭鯨迷幻「槍聲」!綠色和平首次記錄神秘鯨音

作者: 綠色和平

鯨魚在深海彼此溝通,部份聲音因規律、有序稱為「鯨歌」;而在韻律之間,尚有很多人類Lost in Translation的音節。綠色和平科研團隊早前到訪南非維瑪海山(Vema Seamount),就有幸傾聽一種從未有記錄由座頭鯨(humpback whale)發出「槍聲」般的鯨音,既屬科學界新發現,亦印證訂立《全球海洋公約》保護公海之必要,讓珍貴鯨豚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座頭鯨「槍聲」試聽(1秒)👇


座頭鯨低聲嗚叫「whups」試聽(3秒)👇

2019年,綠色和平船艦展開長達一年、從北極到南極的守護海洋之旅,其中一站來到南非海岸對開約1,000公里、位於大西洋海底的維瑪海山:自1959年為人類所發現後,當地標誌物種如特里斯坦岩蝦(Tristan Rock Lobster)曾遭過度捕撈並瀕臨滅絕,直至有漁業管理組織引入禁止拖網捕撈等措施,情況才有所緩和。但保育政策欠缺劃一標準,令這片獨特生境持續遭漁民廢棄的「幽靈漁具」纏繞。

維瑪海山的標誌物種特里斯坦岩蝦,至今仍受廢棄漁具等危機威脅。 © Richard Barnden / Greenpeace
維瑪海山的標誌物種特里斯坦岩蝦,至今仍受廢棄漁具等危機威脅。 © Richard Barnden / Greenpeace

國際期刊發表研究 意思有待破譯

綠色和平聯同南非斯泰倫博斯(Stellenbosch University)及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科研團隊,在巡航期間透過水底收音儀(moored hydrophones)記錄座頭鯨聲音,結果在11日內錄得超過600段聲帶,其中大部份為低聲嗚叫「whups」,主要功能為母鯨、幼鯨彼此溝通定位。而座頭鯨進食時亦會發出這種聲音,印證維瑪海山是座頭鯨每年展開長達8,000公里遷徙期間的覓食地之一。

綠色和平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在極地曙光號完成座頭鯨聲音研究,並首次發現「槍聲」。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在極地曙光號完成座頭鯨聲音研究,並首次發現「槍聲」。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另外,一種科學家比擬為「槍聲」(gunshots)的短促聲音,更是首次於座頭鯨身上錄得,有關發現最近亦登上國際學術期刊[1]。率領今次項目的綠色和平國際研究實驗室科學家Kirsten Thompson形容:「我們尚未完全理解『槍聲』的意思,但首次於座頭鯨身上錄得該種聲音,證明這些奇妙物種尚有無數值得我們研習的地方。」

守護海洋行動急需你支持!

綠色和平船艦和科研團隊持續出航,進行實地調查與科研,推動在2030年前將全球30%海洋納入保護區!

捐款支持

制訂《全球海洋公約》 護鯨成就可再創

說到座頭鯨,牠們過去大半世紀的遭遇,亦猶如一首從低音飆出激昂節拍的樂曲。1950年代中期,座頭鯨因遭人類商業捕鯨行為無情獵殺,全球一度僅剩約450隻;慶幸在各地領袖合力頒佈並執行商業捕鯨禁令後,座頭鯨數目正穩步回升至接近25,000隻,同時發揮強大儲碳作用,幫助我們攜手減緩氣候危機!

座頭鯨由滅絕邊緣強勢回歸,證明只要全球放下成見、攜手保護環境,我們有能力讓地球生生不息。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座頭鯨由滅絕邊緣強勢回歸,證明只要全球放下成見、攜手保護環境,我們有能力讓地球生生不息。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這正是綠色和平近年積極提倡訂立《全球海洋公約》,邁向「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願景的理由:制訂具約束力的國際條約,有助推動成立與管理海洋保護區,適當地保障公海免受捕魚、採礦、鑽油等破壞性工業活動和其他破壞活動的影響;而成立保護區的復育生態成效,已充份得到科學證明。

雖然3月舉行的全球海洋公約第四輪談判(IGC4)仍未達成共識,綠色和平正積極籌劃不同行動,在6月里斯本聯合國海洋會議8月第五輪公約談判(IGC5)等重大日子,確保各地領袖聆聽超過500萬人支持守護海洋的聲音。邀請你向美麗大海伸出援手,支持綠色和平項目工作,幫助海洋逐步回復健康。

[1]Detection of humpback whale (Megaptera novaeangliae) non-song vocalizations around the Vema Seamount, southeast Atlantic Ocean ; JASA Express Letters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