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6 種海洋生物 認識性別多元的「彩虹海洋」

作者: 綠色和平海洋項目主任 Willie Mackenzie

你認識海洋生物種類有多少?國際綠色和平海洋項目主任 Willie Mackenzie 挑戰你的想像,帶你以平等、多元與共融的角度去欣賞奧妙的海洋生態,遨游「彩虹海洋」。喜愛海洋世界的你,更可留意文末鏈結,下載綠色和平新近推出海洋生物圖鑒,進一步認識環球和本地飽受威脅的海洋生物物種,期望你和更多同路人一起加入成為海洋守護者,關注 8 月 15 日開始聯合國舉行的《全球海洋公約》第五次協商會議(IGC5)

2018 年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於大澳洲灣進行 Making Oil History 之旅,海洋生物學家和水底攝影師 Stefan Andrews 參與記錄一帶水域的海洋生態。©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2018 年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於大澳洲灣進行 Making Oil History 之旅,海洋生物學家和水底攝影師 Stefan Andrews 參與記錄一帶水域的海洋生態。©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自成立以來便一直與彩虹同行,既是我們船艦船身上的標誌,乘載著希望與多元的象徵,更以彩虹命名其中一艘著名船艦——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身為彩虹勇士,綠色和平堅持以實質行動貫徹尊重多元價值,包括支持 LGBTQ+ 運動 (跨性別認同運動),表明了多元、共融、平等一直是綠色和平的中心價值,同時亦使我們更加強大。

不過,多元性別或酷兒現象,其實不僅限於我們人類,海洋生物界也有如同神話般的性別多元。當然,海洋中的複雜、美妙甚至乎華麗之處,遠遠超出我們人類想像,如果海洋生物也有 Facebook 帳戶的話,牠們必然有很多的感情狀況屬於「一言難盡」。

話說回來,性別、性取向或戀愛關係,泛指人類世界的概念,就像仇恨、偏見、恐同等現象,其實不見於動物王國存在,本文以人類角度去探索奇妙的大自然世界,只是讓大家容易連繫,現實中不建議以人類世界對應海洋生物的生存與習性混為一談。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探索海洋生物界裡的多元性別奇觀吧。

雙性戀海馬 熱帶水域水乳交融

在彩虹勇士號「讓石油成為歷史」之旅期間,我們在大澳洲灣袋鼠島金斯科特礁所發現的短頭海馬(Short-head Seahorse, Hippocampus breviceps)©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在彩虹勇士號「讓石油成為歷史」之旅期間,我們在大澳洲灣袋鼠島金斯科特礁所發現的短頭海馬(Short-head Seahorse, Hippocampus breviceps)© Richard Robinson / Greenpeace

人類世界時常強調「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性別分工,誰不知海馬將之通通無視──除了雄性海馬會產卵甚至產下幼崽,而且幾乎所有海馬都是雙性戀者,會與雄性和雌性結成伴侶,只有在較冷的英國水域發現的兩個品種例外。至於在熱帶水域生活的海馬,結伴都不受性別因素所影響,大概是因為牠們的戀愛生活都較熱情如火吧!

女女信天翁 撫養幼鳥矢志不渝

白頂信天翁(white-capped albatross)和幼崽,棲居於新西蘭奧克蘭 South West Cape的繁殖地。 © Greenpeace / Dave Hansford
白頂信天翁(white-capped albatross)和幼崽,棲居於新西蘭奧克蘭 South West Cape的繁殖地。 © Greenpeace / Dave Hansford

在一些信天翁的聚居地,例如夏威夷的瓦胡島(Oahu),多達三分之一的幼崽都是由一對對雌性伴侶養育成人。 儘管牠們「利用」了雄性信天翁使自己懷孕,但由孵化鳥蛋到共同照顧和撫養幼崽的過程,基本上全由一對同性戀人負責。這些雌性伴侶對彼此同樣忠誠,分擔育兒責任,年復年地共同撫養信天翁寶寶,是對在海洋生物界白頭到老的佳偶。

海星雌雄同體 拋開性別界限尋伴侶

地中海 Las Palomas 島海域的紅海星。 © Greenpeace / Roger Grace
地中海 Las Palomas 島海域的紅海星。 © Greenpeace / Roger Grace

海星(Starfish)、海星(sea stars)和海膽,屬於海洋生物中一個成功的大家族,在世界各地的海洋、岩池、海帶森林和海灘中,均留下足跡,但牠們雌雄同體,根本不受性別所限制,同時既是雌性,亦是雄性。雌雄同體,在無脊椎動物中頗為常見,通常仍然需要另一隻動物來進行交配,但牠們顯然不僅僅以性別作為擇偶標準,而是在尋找一些更深刻、更有意義的伴侶特質!

航海主題心理測驗 《第二人生職業》

您有想像過在海上工作嗎?綠色和平邀請您線上登上船艦彩虹勇士號,完成航海任務心理測驗,為您找出匹配的船隊崗位,並可認識現實中綠色和平的前線船員如何緊守崗位,守護海洋。

捐款支持

瀨魚變性 繼任族群領袖

在日本新潟,一條成熟雄性的亞洲羊頭瀨魚(Asian sheepshead wrasse, Semicossyphus reticulatus)展現繁殖期的色彩。 © Tony Wu / naturepl.com
在日本新潟,一條成熟雄性的亞洲羊頭瀨魚(Asian sheepshead wrasse, Semicossyphus reticulatus)展現繁殖期的色彩。 © Tony Wu / naturepl.com

所有藍頭瀨魚(bluehead wrasse)和羊頭瀨魚 (sheephead wrasse)出生時都是雌性,但牠們分成小組群居生活,每個群體有一個雄性佔主導地位──如果該雄性領袖不幸死亡或消失,那麼最佔主導地位的雌性瀨魚則會改變性別,替代上一任的地位。這個現象被稱為連續雌雄同體(sequential hermaphroditism),因為魚與海星不一樣,不會同時具有兩種性別,牠們只會從一種性別轉變為另一種。

小丑魚改變性別變成雌性首領

生來雄性的小丑魚最高領導都是雌性。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生來雄性的小丑魚最高領導都是雌性。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至於小丑魚亦不甘示弱,牠們生來都是雄性,但和藍頭、羊頭瀨魚一樣,如果出現吸引的「職位空缺」時,牠們也會轉換性別變成雌性。小丑魚和其他海葵魚一起生活在小群體之中,並遵從嚴格的階級制度:一個雌性佔主導位置,繼而是少數雄性出任「高層」。如果雌性領導者消失,排名最高的雄性將轉換性別成為主導雌性,而其餘所有雄性都會獲得晉升──除了長得可愛,也在階級制度下互相競爭,這也許是動畫電影《海底奇兵》沒有告訴你的事。

青春期殺人鯨 組同性男人幫

新西蘭北島附近的殺人鯨。© Robert Marc Lehmann / Greenpeace
新西蘭北島附近的殺人鯨。© Robert Marc Lehmann / Greenpeace

這群優游大海的巨大生物享受沐浴於早戀的甜蜜流水之中。當幼年殺人鯨到達可以離開原生家庭歲數後,牠們會組成季節性的年輕「雄性限定」鯨魚群,在海洋世界自由自在地暢泳。當牠們不忙於覓食或互相講海豚笑話時,便會快樂地享受男與男之間的性愛歡愉。這個年輕雄性鯨魚幫派之中,沒有一個會被排除在外,而且牠們似乎都樂在其中。

我們在海洋世界剛完成了一次快速潛行,其實海洋中的「LGBTQ+ 世界」還包括企鵝、海豚、海豹、魷魚等族群 !現在你可能對一些自己喜歡的動畫電影有不同的看法,或者對一些你最喜歡的動物有了新的尊重。最希望這次的探索,能讓你看到,我們與神話般的海洋生物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共通點。

註:本文原文是國際綠色和平海洋項目主任 Willie Mackenzie 為 2021 年 6 月 Pride Month (同志驕傲月)撰寫的 The Rainbow Ocean: 6 ocean species to celebrate Pride month with

認識海洋生物,保護海洋,你都可以

這些使人訝異的海洋生態,代表著海洋世界尚有很多我們須要學習和珍惜的地方,這也是綠色和平持續守護海洋,呼籲你與更多海洋守護者力撐推動聯合國訂立《全球海洋公約》,邁向 2030 年保護全球 30% 海洋目標的基本動力。

閱讀到此,相信你也是關心海洋、愛護自然生態的一員,誠邀你加入我們海洋守護者的行列!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第五次協商會議(IGC5)於 2022 年 8 月 15 至 26 日舉行,此刻已經進入倒數階段,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團隊會親到會場發聲、竭力推動 2030 年保護最少 30% 全球海洋(30 x 30) 的目標,請密切關注綠色和平為你直擊會議過程。

請支持訂立《全球海洋公約》,與綠色和平及全球海洋守護者推動全球領袖建立有效的海洋保護區與海洋可持續的未來。©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請支持訂立《全球海洋公約》,與綠色和平及全球海洋守護者推動全球領袖建立有效的海洋保護區與海洋可持續的未來。©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以下也有兩個輕鬆入門的方法,讓你可與我們一起守護海洋: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