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南極蝦殺令,企鵝、藍鯨齊當災

作者: 綠色和平
可愛得來帶點笨拙的企鵝游弋南極,看似不亦樂乎,近在咫尺的南冰洋,卻正掀起連場腥風血雨──遠洋漁船大肆捕撈南極磷蝦(antarctic krill),連帶企鵝、藍鯨難逃「蝦殺令」之禍?

南極磷蝦聞所未聞?不妨問問荷李活影星畢彼特與麥迪文!兩人在電影《踢躂小企鵝2》聲演搶鏡的Bill & Will,就是以南極磷蝦為藍本。身長6厘米如萬字夾細小的磷蝦,卻在全球碳循環(carbon cycling)扮演重要角色:科學家指出,牠們的排泄物將碳沉積深海,年均碳儲量高達2,300萬噸,猶勝南美國家玻利維亞的全年碳排放!

其實人類捕撈南極磷蝦的歷史早見於上世紀70年代,本來用以生產魚糧、寵物食品為主,但亞太地區近年掀起「養生」熱潮──磷蝦油、南極蝦青素等營養補充品,標榜來自「純淨、無污染」的南冰洋,並聲稱含有豐富Omega-3脂肪酸,有助維持心血管健康。2015年,磷蝦油的全球市場價值高達兩億美元(約15.6億港元),預期2021年更會翻倍!有見及此,挪威、韓國及中國等遠洋漁船,亦自2010年起擴大捕撈規模。

February 27th, 2018. Antarctic Peninsula, Greenpeace expedition to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an Antarctic protected area with the MY Arctic Sunrise.Krill fishing vessels in the vicinity of Trinity Island.Photo by Daniel Beltrá for Greenpeace
磷蝦捕撈船在南極Trinity Island航行作業。

遠洋捕撈船踩場「爭食」

各種包裝與營銷策略,埋沒了攸關南極安危的真相:磷蝦是南極食物鏈的基石。除了每年從熱帶遷徙前來覓食的藍鯨、座頭鯨等5種鬚鯨,還有信天翁等海鳥、多種海豹,以及阿德利、巴布亞等南極企鵝品種,均以南極磷蝦為主要糧食。

人類捕撈與物種覓食,真可相安無事?綠色和平追蹤多艘於南極海域作業的磷蝦捕撈船、貨船及冷藏船過去5年(2012-2017年)的動向,經深入分析後發表《蝦殺令:南極磷蝦捕撈的秘聞》報告,揭露大量捕撈活動發生在南極洲離岸30公里的「緩衝區」內──這裡既是企鵝、海豹的夏季覓食場所,也是南極魚類的冬季產卵之地;捕撈船此舉變相與南極物種「爭食」,幼魚亦有被兼捕之虞。相關地區亦正與南極海洋委員會今年10月商討、由智利及阿根廷提出「南極半島西部保護區」議案的倡議保護區域重疊,可見其保育價值。

February 28th, 2018. Antarctic Peninsula, Greenpeace expedition to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an Antarctic protected area with the MY Arctic Sunrise.Landing in Hannah Point. Gentoo and Chinstrap Penguin colonies and also some Elephant Seals.Photo by Daniel Beltrá for Greenpeace
有隻企鵝游落水……巴布亞企鵝是進食磷蝦的南極物種之一。

可持續認證……可信賴嗎?

不少磷蝦產品的包裝、宣傳均自詡可持續漁業,包括遵守《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公約》(CCAMLR),或獲得海洋管理委員會(MSC)認證……既然權威「加持」,捕撈又有何不可?公約訂出南極磷蝦「觸發限額」為62萬噸,意指一旦觸及就必須停止捕撈,但磷蝦的生物量(biomass)向來難以預測,各種估算從6,000萬至4.2億噸不等,而現行標準僅奠基於18年前的研究而制訂。

事實上,磷蝦同樣身受氣候變化其害,因冬季海冰消融導致主要食糧浮游植物(phytoplankton)減少,有可能在本世紀末失去20至55%棲息地,進而威脅整個南極食物鏈。另外,若仔細檢閱「觸發限額」分區,涵蓋皇帝企鵝、阿德利企鵝及殺人鯨等棲息地的南極半島西部,其12萬噸限額自2010年首次破頂後多次達到上限,令捕撈作業提早中止;這裡更是升溫及海冰融化最顯著的地區之一,珍貴生態無疑岌岌可危。

Humpback whale in Paradise Bay, Palmer Archipelago on the Antarctic Peninsula. Greenpeace is conducting submarine-based research of the seafloor to identify Vulnerable Marine Ecosystems, which will strengthen the case for the largest protected area on the planet, an Antarctic Ocean Sanctuary.
座頭鯨出沒注意!南極半島一帶,正是磷蝦捕撈船與企鵝、鯨魚「爭食」的地域之一。

生態災難陰霾揮之不去

綠色和平調查亦發現,不少磷蝦捕撈船涉及高風險的漁獲轉載(transshipment)──這種從捕撈船轉移漁獲至另一艘船隻駛回港口卸載的作業模式,不時成為「非法、未通報、未經規範」 (IUU)非法漁業溫床,而轉載期間在海床下錨或拖行,亦容易破壞深海生態。此外,有跡象顯示兩艘曾被揭發工作環境及排污規管未如理想的漁船涉及磷蝦轉載,惟CCAMLR以保密為由拒絕提供相關資訊,令人質疑監管機制透明度。

南極地區漁船事故近年亦時有發生,例如2013年,中國磷蝦捕撈船開欣號在布蘭斯菲爾德海峽起火,被拖離至公海期間沉沒;2014年,韓國拖網漁船Kwang Ja Ho號在距離格林威治島海岸450米處海灣擱淺,當時船上載有約800噸磷蝦,慶幸船員全部獲救。連同海上轉移船用柴油等「無王管」行為,南極時刻籠罩於生態災難陰霾。

February 27th, 2018. Antarctic Peninsula, Greenpeace expedition to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an Antarctic protected area with the MY Arctic Sunrise.Krill fishing vessels in the vicinity of Trinity Island.Photo by Daniel Beltrá for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成員在南極Trinity Island出動橡皮艇,追蹤捕撈磷蝦的漁船作業流程。

'Krill' Me Heal Me:海洋保護區救南極

遠洋漁船正於倡議中的南極海洋保護區範圍頻繁捕撈磷蝦,而對保護區議案有所保留的國家,每每擁有興盛磷蝦捕撈業。作為南極最大漁業,磷蝦捕撈業理應「取之有道」,立即停止在所有已落實及倡議中的南極海洋保護區範圍進行漁業活動,採購商則應停止向建議保護海域內捕撈的漁船採購磷蝦,並履行企業責任,支持成立大規模南極海洋保護區。

天災無情,人禍可免。企鵝與藍鯨已深受氣候變化影響,不應再因人類口腹之欲而承受「搵食艱難」之苦。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正於南冰洋進行11星期科研任務,爭取24個南極海洋委員會成員國及歐盟於10月通過在威德爾海成立面積達18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22,900個香港島的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並支持「南極半島西部保護區」等議案。

至於您我可以做甚麼?其實Omega-3可從日常飲食透過魚類、堅果攝取,亦有亞麻籽油或螺旋藻等營養補充品供選擇,強健體魄毋須犧牲脆弱的南極生態。除了展現消費者力量,亟需您與全球120萬名海洋愛好者以南冰洋為起點,邁向2030年前保護全球30%海洋的目標。

延伸閱讀:《蝦殺令:南極磷蝦捕撈的秘聞》報告(License to Krill: The Little-Known World of Antarctic Fishing)(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