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在世界公園呼喚:海洋保護區做得到!

作者: 綠色和平
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當《南極條約(馬德里協議書)》於1991年簽訂,確立綠色和平「世界公園」(World Park)之理念,企鵝、海豹哼出童話歌謠,然後就此Happy Ending?面對氣候變化、磷蝦捕撈等威脅步步進逼,我們延續「世界公園」基地26年前的勇氣再次挺身而出,盼讓南極物種從此幸福快樂生活下去。

剎那的烏托邦

Greenpeace activists in peaceful protest, displaying a banner saying “Protect the Antarctic” on the Ukrainian krill trawler 'More Sodruzhestva' in the Bransfield Strait near Greenwich Island, Antarctic, 22nd Marech 2018. Greenpeace is calling for the krill industry to commit to stop fishing in any area being considered by governments for ocean sanctuary status, and to back proposals for marine protection in the Antarctic. Photo: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行動者攔截在南極海域捕撈磷蝦的烏克蘭漁船。

我們熟悉的地緣政治,不外乎明爭暗鬥,但在1959年12月1日,12個派遣科學團隊駐紮南極的國家選擇放下私利,為全人類和平與福祉締結《南極條約》,將南極排除於戰火洗禮、領土紛爭以外。剎那的烏托邦,至80年代卻瀕臨幻滅──研究指出冰下極可能蘊藏豐富石油及礦產,加上鑽探技術逐漸克服極端天氣,政府、企業的貪婪野心正怦然跳動。

有見及此,綠色和平承接由紐西蘭代表提出的「世界公園」雛形──以保護國家公園的標準為南極立約,向全球民眾加以推廣,繼而於1985年正式展開守護南極項目,目標之一是在南極成立科研基地,高峰時期更投放機構過半資金,盼以獨立於各國政府的角色,展示這片對全球污染與氣候變化具指標作用的淨土是屬於大家的。

1987年,綠色和平在南極設立基地,並宣示「世界公園」理念。

設立南極基地,粉碎冷言冷語

從未有非政府組織能在南極設立基地,而在早已「抵壘」的國家眼中,一個環保監察者亦如「不速之客」,更稱不想因此加重緊急救援壓力。經過連月準備,綠色和平的補給船艦於1985年首次出征南極,卻不幸碰上30年一遇的惡劣天氣,最終無法靠岸,一度令人質疑項目的可行性。

A penguin walks amongst trash and debris near the Argentine Esperanza Station on the Antarctic Peninsula. Antarctica's extremely cold and dry weather causes waste to freeze and remain preserved rather than decay.

企鵝翻越垃圾堆,正是綠色和平當年揭露的真實景象。

但在1986年,綠色和平第二次出征,接載4位過冬先鋒──機械工程師、無線電操作員、科學家與醫生的船艦,成功駛至目標駐紮地羅斯島(Ross Island)對開海域,並於翌年夏天(南極1月就是夏天~)以3星期完成組裝:「世界公園」基地正式成立!這個涵蓋基本生活空間、通訊設備、科學實驗室及水耕種植溫室的基地,一方面以科研實證推動各國加強保護南極,同樣重要是「以身作則」的監察與示範作用:各國基地實踐科研理想之餘,勿忘減少衝擊脆弱生態的日常。

7年努力,「世界公園」成真

在1987年至91年駐守期間,「世界公園」基地繼續引入風力發電等環保設施,同時監察各國基地是否嚴格遵守《南極條約》實施的環境管制,並揭露連串弊端,逐漸贏得同儕尊重。最轟動一次是1988年,法國意圖在Dumont d'Urville基地興建飛機升降跑道,但有關工程涉及在企鵝築巢地進行爆破工序,連法國科學家也直斥此舉違反《南極條約》。15位示威者以佔領方式阻止施工,其間一度受工人滋擾,但最終成功逼使飽受輿論壓力的法國當局撤回工程。

Greenpeace blockade of airstrip site at French base Dumont D'Urville, Antarctica. Accession #: 0.89.003.181.03

綠色和平成功促使法國撤回南極基地興建飛機升降跑道工程,讓當地環境免受破壞。

1989年,「Exxon Valdez」運油輪於阿拉斯加觸礁,洩漏1,100萬加侖原油的事故震驚全球,同時戳破油公司宣稱鑽油不會破壞極地生態的謊言。綠色和平聯同全球多個環保團體動員群眾力量,呼籲各國政府為了全人類利益,採取負責任態度守護南極,最終經過7年努力,成功促使39個國家於1991年簽署《南極條約(馬德里協議書)》,確立多項環保措施,包括禁止人類開採礦產最少50年(至2048年)!

「世界公園」基地於1992年完成歷史任務。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時至今日,《南極條約》的修訂條文與南極海洋委員會等保護機制繼續「補完」中,看來比鑽油中門大開的北極尚算幸運,但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綠色和平早前發表《蝦殺令:磷蝦捕撈的秘聞》報告,揭露南極磷蝦捕撈活動已愈來愈接近近岸海域,且十分接近企鵝棲息地和鯨魚的覓食場所。除了將南極食物鏈備受威脅的真相呈現公眾,4位行動者上月底更採取非暴力直接行動,挺身攔截一艘在南極海域捕撈磷蝦的烏克蘭漁船,他們分別登上船錨及船側位置,並高舉「守護南極」橫額,最終成功阻止漁船補給而須中止捕撈作業。

從「世界公園」基地完成歷史任務至今26年,綠色和平一直堅持以科研實證,說明守護南極之必要,2016年曾與您分享南極羅斯海保護區成立的喜悅。如今更需要您我一同踏上這無盡旅途,推動在威德爾海設立全球最大(面積180萬平方公里,相等於22,900個香港島)的南極海洋保護區,讓深受氣候變化之苦的南極物種,毋須額外承受「爭食」壓力,於世界公園無憂暢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