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微塑膠紛飛 海龜的黃金藻林歷險記

作者: 綠色和平
Microplastic is watching you? 微塑膠直徑小於5毫米,卻如Big Brother無孔不入:南北兩極相繼淪陷,全球最深的瑪里亞納海溝難逃厄運,美國洛磯山脈也下起塑膠雨了。綠色和平守護海洋之旅第三站來到北大西洋的馬尾藻海,舉目一片黃金「海藻森林」,映襯海水份外清澈,初步研究卻發現微塑膠濃度與惡名昭彰的太平洋垃圾帶相若。

棲居馬尾藻海的海洋生物不只與塑膠垃圾為鄰,隨時吞食更多肉眼看不見的微塑膠。©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水手夢魘 生物天堂

輪船、飛機於百慕達三角神秘失蹤,你或多或少有所聽聞,來到部份範圍與之重叠的馬尾藻海(Sargasso Sea)一探虛實,都市傳說也許不無根據:這裡說海不是海,沒有陸地束縛,洋流就是界線,可謂真正be water;輔以無風帶特性,昔日令帆船寸步難行,更添一抹神秘色彩。

一雙翅膀不足讓飛魚翱翔天際,卻也拚命與獵食者周旋到底。©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馬尾藻(Sargassum)近年在美國、墨西哥以至西非海岸大量繁殖(科學界目前推測成因是亞馬遜地區大規模伐林及農業發展,造成過剩養份流入海洋,刺激藻類「暴走」),打擊當地漁業及旅遊業;撇開近岸污名,馬尾藻海卻是孕育獨一無二生物多樣性的天堂。一片片藻林,就是海鰻與魚類的忘憂地;平均較高的海水溫度,亦如暖笠笠被窩擁護海龜產卵。

棱皮龜的蛋僅如高爾夫球大小,成年海龜身型卻如一張雙人床。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捲入塑膠濃湯不「龜」路

傳說海龜是長壽象徵,背負一身斑駁花紋,在浮華塵世自得心安,現實卻有捕獵者張牙舞爪,塑膠污染、氣候變化、棲地消失十面埋伏。全球七個品種海龜當中,玳帽(Hawksbill)及肯氏龜(Kemp’s Ridley)已陷入極危,綠海龜(Green Turtle)被評為瀕危,棱皮龜(Leatherback)、赤蠵龜(Loggerhead)及欖蠵龜(Olive Rildey)同屬易危,只有平背龜(Flatback)屬數據不足;其中棱皮龜及赤蠵龜,均倚重這片由洋流交織而成的馬尾藻林庇蔭成長。

區分膠袋與水母,是海龜一念生死的選擇題。©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同一洋流操作,留住了馬尾藻,也捲入愈來愈多塑膠垃圾。全球每年數以百萬噸塑膠垃圾流入海洋不斷加料,配合洋流翻滾、攪拌,佐以微生物及陽光降解,一鍋鍋「塑膠濃湯」(plastic soups)就此誕生,其中面積相當於1,400個香港的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也許是最為人熟悉的「名菜」。海洋生物一旦誤吞塑膠垃圾或被纏繞,或會窒息、擱淺,無數微塑膠同時經海產進入食物鏈,讓人類自食其「膠」。

團隊利用打撈所得的塑膠纖維與碎片,為馬尾藻海留下地圖標記。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那麼黃金藻林的塑膠污染究竟有多嚴重?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與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科研團隊、五大環流研究中心(5 Gyres Institute)、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合作,並獲百慕達政府協助下,在馬尾藻海一帶海面以Manta Trawls採集樣本,再以紅外線技術分析,初步發現微塑膠濃度與太平洋垃圾帶相若,其中一個樣本含有1,298塊微塑膠,比太平洋垃圾帶更高,而主要垃圾來源為膠樽及即棄包裝。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塑膠項目主任暨海洋生物學家Celia Ojeda也大嘆無奈:「這片藍色汪洋看來無比清澈,微塑膠採集工具Manta Trawls卻道出截然不同的故事。」

全球海洋公約 = 《巴黎協定》海洋版

主演電影《The Fault in Our Stars》、電視劇《Big Little Lies》的美國女星Shailene Woodley,隨「希望號」來到馬尾藻海,並在instagram向400多萬followers傳遞守護海洋訊息。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塑膠污染似是無處不在,海洋吸塵器(The Ocean Cleanup)又告出師不利,如何讓海洋回復生機?事實上,馬尾藻海的危機遠不止此,例如日益頻繁的海路運輸無情「撕破」馬尾藻林,過度捕撈亦令海鰻及藍鰭吞拿魚數量驟降,因此綠色和平除了在全球各地推行「Break Free from Plastic」減塑行動,促使濫發即棄塑膠的企業問責,從生產源頭堵截膠災,同時力爭各國攜手制訂全球海洋公約:一紙具約束力的海洋公約,猶如海洋「免疫系統」的強心針,透過限制人類開發活動抵禦各種破壞與污染,還給自然物種一個喘息空間。

奧斯卡得獎影星Javier Bardem在聯合國會議期間發表演說,分享去年參與「守護南極」之旅的所見所聞。©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聯合國第三次海洋公約會議日前(19日)展開,由於整個協商程序很可能以明年初第四次會議作結,意味各方談判進入白熱化階段,包括首次正式商討公約草擬文本(zero draft),因此綠色和平期望以不同行動、策略,使會議成為全球媒體與網絡焦點。其中去年隨綠色和平到訪南極的奧斯卡得獎影星Javier Bardem繼續領銜「守護海洋大使」一角,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高舉橫額,並於聯合國會議期間發表演說,呼籲政治領袖聆聽全球170萬海洋守護者的訴求,「今次會議的一舉一動,對海洋生物及人類未來舉足輕重。與會各國必須明白,全球正在密切監察他們如何促成全球海洋公約。我們承受不起錯失的代價。」綠色和平團隊同時奔走會議現場,展開一系列政治遊說工作,推動各國領袖以積極、進取態度,促成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邁向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目標。

聯署守護海洋,多你一個其實好多!你的吶喊,正告誡政治領袖不容卸責;你的聲音,讓保育訴求更鏗鏘有聲。但願有朝一日,我們可以無分彼此卸下心防,在健康海洋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