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3 mins

周國賢:黑暗中的光明哲學 —-- 即使世界很糟糕 仍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作者: 綠色和平媒體與推廣主任 Chloe Chan

聽周國賢的作品,你彷彿聽出一個宇宙,那裏隱含他對生活、時代的一套獨有世界觀。或許世界很糟糕,地球很危險,然而一如他在宣傳片中化身的暖男Barista所言:「好多嘢都好Kick,咪Take A Coffee Break」。現實中的他同樣自帶一套光明哲學:「呢個世界係咁大鑊,但我哋一齊去Fix。」

地球消耗總要還:借還系統「走塑」更方便

好幾年慌忙的日子裏,世界面對疫症、遠方經歷戰火、我城親歷離散。深知生活總有些不順遂的時候,大至世界,小至日常,各方面都好「Kick」。周國賢加上一句「我個人都好Kick。」

然後是他燦爛且靦腆的笑容。

對創作者來說,最常遇到的Kick Time大抵是靈感不來,Coffee Break從年輕時便成了他珍貴的喘息時刻,「畢竟精神同身心靈上嘅消耗『總要還』。」說罷他拿起手邊700毫升的不鏽鋼杯,喝了一口咖啡。這是真的咖啡當水在喝。

「啡不離手」的當然還有忙碌的港人,一年消耗近4億個外賣即棄咖啡杯,令地球都「Kick埋一份」。

「我一日飲至少三杯啡,次次用完嗰隻杯又要掉,都覺得唔環保。」原來早在二十多年前,還未有太多人使用重用杯買外賣咖啡,周國賢已有自備重用杯的習慣。偶爾還是會忘了帶杯,如果咖啡店可以借還重用杯,他認為能更方便實踐環保的善念

談到環境議題,少不免會無力,畢竟問題很大,積存很久,改變很小,然而周國賢的想法總讓人驚喜。「千祈唔好有個諗法係,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因為有你一個人咁樣諗,千千萬萬個人咁樣諗,就含淚架啦。」

暗黑中的正能量:「我嘅Positive係話你聽世界係咁大鑊」

周國賢的音樂創作正正提醒世界很壞,仍要相信昏暗時刻,我們還有彼此,也請相信眾人的力量,我們還有改變的可能。細聽他的創作,穿梭於音符與曲詞之間,偶爾會找到地球的控訴、環境的掙扎,還有他對最壞時代的吶喊。如果選擇一首作品,哪首最能代表已崩壞的地球?

「《永遠太遠》會唔會太Dark?」

2010年,創作這首作品的時候,世界充斥2012年的末日恐懼 ,「如果真係世界末日蒞臨會點樣呢?係咪海嘯啊?係咪地震呀?係咪啲大風暴啊?」

《永遠太遠》歌詞提到:

看生態每一天在變差

會否太低估這代價

/

也許要當翻江倒海發生一剎

人類才懂將彼此彊界去拋撇

夠鐘去醒一醒 聽地球哭泣聲

歌詞從環境、氣候變化角度切入,描繪地球末日的景象,確實周國賢認為地球因人類而憤怒,環境資源不能取之太盡,他深信所有事情「總要還」。「好多人話我啲歌Dark,但係其實我啲歌係好Positive嘅。我覺得真正嘅Dark歌係嗰種咒罵,充滿Hateful,但我亦唔係得啲好Positive,今日個天好靚有條彩虹。我嘅Positive係,我有陣時會好赤裸裸話畀你聽,呢個世界係咁大鑊㗎啦。」

從《永遠太遠》的絕望吶喊,蛻變成《塵世美》回歸孩子視角看世間的美,彷彿走過很遠的路然後領悟:黑暗中也會有光、絕望裏也別丟失希望。「世界唔再需要堆砌出嚟嘅嘢。我覺得每個人都開始覺醒緊,大家尋求緊真嘅生活。譬如《塵世美》呢首歌,我覺得我哋而家要做嘅嘢係,唔好再話畀小朋友聽呢個世界好靚,幫佢執晒啲垃圾,唔好畀假嘢佢哋睇,應該要趁佢細個嘅時候話畀佢聽,其實世界有好多問題,我哋係要教佢哋點樣Fix。」那是溫柔的叮嚀:趕快記錄生命的美好,可以的話著手去做改變。

地球人加油:「唔好睇小自己一個小善念」

「We are all lucky to have each other on this planet」在這紛擾世界,周國賢透過音樂喚醒我們,幸運生於這個星球,才能幸運遇上彼此,可否也承諾讓這個星球變成可愛的一個。這次重用杯借還計劃宣傳片裏,借了他經常鼓勵大家的一句話,套用到環境上,「地球人加油」是個怎樣的概念?「唔好睇小自己一個小嘅善念,每一個小嘅善念都會積少成多。」他認為最重要是由自己做起,試著購買外賣時借用重用杯,已經對環境很大幫助。計劃連結社區小店,期望集合每個小的善念,一同為環境、為地球Fix The Problem。

按此了解更多「上環重用杯借還計劃」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